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68、你该不会是想掐死我吧?
    杨新阳从唐曼婷的公寓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多。
  
      他在公寓里吃饱喝足,在唐曼婷的温柔乡里颠鸾倒凤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回去杨家别墅后要做的事情。
  
      开着车一路疾驰,夜色在窗外飞速流过。
  
      在距离别墅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与一辆毫不起眼的大众车擦肩而过,杨新阳丝毫没留意。
  
      坐在大众车里的赵卓南,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从后视镜里看着杨新阳那辆有些熟悉的车牌,心里一阵紧张。
  
      此时的杨家别墅里,佣人们正要关门,想着今晚男主人必定又是如往常一般不会回来过夜了。
  
      他们一边坐着事情,一边讨论着八卦。
  
      “你说,先生怎么最近总是不回来睡啊?”一个女仆有些好奇地问。
  
      “工作忙呗!咱们先生要打理这么大一家公司,肯定有很多事情啊!”一个男佣人接话。
  
      “工作再忙也得回家啊,该不会是……在外面也有人了吧?”
  
      “你别乱说,先生一看就是个正经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什么跟什么啊?那你觉得太太看起来就不是正经人吗?太太可打小就是名媛千金,还不是把男人都带回家里来了!”
  
      “说来也奇怪,今晚好像也来了一个男的,但好像不是上次那个男人了哎,上次那个帅多了,这次这个帅还是帅的,但比上次那个就显得有点普通了。”
  
      “胡说什么啊,今晚哪有来什么男人,你是不是眼花了?”
  
      “没有吗?”说话的女佣人挠了挠头。
  
      “你们都不要命了?主人家的事情也敢议论!?”
  
      大门开锁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是一阵汽车的鸣笛声。
  
      众人一脸紧张地看向门外,但见一辆豪车已经开了进来,停下手里的动作,赶紧闭了口。
  
      杨新阳下了车,脸色很不好看,佣人们热情招呼他,他却只是冷着脸让他们去睡,连鞋都没换,径直上了三楼的卧室。
  
      他一步一步踏在台阶的地毯上,锃亮的皮鞋一尘不染,丝毫不像是在外工作了一整天,倒像是刚出门时被人擦过的样子。
  
      “咔哒”一声,他推开卧室门,里面一片幽黑,走廊夜灯昏暗的光线从打开的门缝隙间射进来,照到了床上。
  
      床上的被子有一处隆起,似乎有清浅的呼吸让被面微微起伏,开门的声响并没有对床上睡着的人产生任何影响。
  
      杨新阳松开门把手,他背对着走廊的夜灯,一室幽暗覆在他的脸上,让人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他没有关门,放轻了动作朝着床的方向走去。
  
      厚厚的地毯消弭了他皮鞋的脚步声,他像一只心怀叵测的猫一般慢慢靠近着。
  
      到了近前,借着走廊里斜斜射进来的幽光,他看见床上睡着的女人,长长的睫毛在眼下覆着一层暗影,嘴巴紧紧抿着,连同眉头都是紧拧着,被子裹得老高,遮住了半张脸,只留下鼻子和眼睛在外面。
  
      连睡着都是一副防备的姿态。
  
      杨新阳靠着床坐下来,低头瞧着女人的脸,明明很熟悉,却又觉得那样地陌生。
  
      他脑海里忽然浮现起今天上午看的视频里,她一脸魅惑地坐在床上,光着大腿伸腿去勾那个男人的腰……
  
      心里再次像是被堵住了,那股无名的怒火再次汹涌而来。
  
      缓缓伸出一只手,轻轻将被子拉下一些,女人的脸尽数露出,连带着细嫩的脖颈。
  
      他揪扯着眉目,将那只手慢慢放上了女人的脖颈,停顿了几秒,缓缓收紧……
  
      女人的呼吸急促了几分,像是感受到了呼吸困难,喉咙里嘤咛出一声细碎的声音。
  
      杨新阳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手一抖,正要松手撤回来的时候,女人的眼睛睁开了。
  
      四目相对。
  
      杨新阳忘了动作,手还放在女人的脖子上,只是没有再用力,女人就这么直视着他,眼睛里有着惊恐,慢慢地,这惊恐变成了冷嘲。
  
      “新阳,你在做什么?你该不会是想掐死我吧?”她道,声音因为刚醒来有些微微的哑,却盖不住声音里的讽刺和挑衅。
  
      杨新阳咬牙,狠狠瞪了王丹萍一眼,然后还是松开了手,迅速站起身来。
  
      他的身影挡住了所有的光线,像是一道厚重的阴影,压在王丹萍的身上。
  
      “你以为我有那么无聊?”
  
      王丹萍明显松了口气,快速坐起身来。
  
      “没有就好。”
  
      杨新阳撇头看了她一眼,王丹萍穿着真丝睡衣,外面是一件披挂,里面却是穿了一件同款的真丝吊带,正是那个视频里穿的那一件。
  
      他的手紧了紧,还没开口,王丹萍开口了。
  
      “你今天这么早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是的,夜里十一点回来,对于现在的杨新阳来说,已经是很早了。王丹萍更习惯于他不回来过夜。
  
      “这是我自己的家,没事我就不能回来?”
  
      王丹萍笑笑,伸手开了床头灯,房间里终于不再是一片幽黑,接着,她将一只脚伸到了床下,低头开始找拖鞋。
  
      “我就随口一问,你那么紧张做什么?”
  
      杨新阳一低头,就瞥见了她伸出被子外的细白脚腕,和顺着脚腕绵延往上的光洁皮肤……连带着她微微一低头见,从领口露出的清浅锁骨,在床头灯下泛着盈盈的象牙白。
  
      身下一紧,喉头一动,他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反射性地朝着女人而去。
  
      “啊……你干嘛!?”王丹萍惊得大叫一声,身子往床后退,却被人捉了手腕和脚踝给拉了回来。
  
      睡衣披挂从肩头被拉下,露出了她细致的肩胛骨,杨新阳低头就啃了上去,动作毫不留情,嘴里的话也是狠的。
  
      “随口一问?杨太太,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还是我的老婆,你对自己丈夫的事情就那么漠不关心?”
  
      王丹萍又惊又慌,用力地推着他,声音有一丝颤意。
  
      “杨新阳,你冷静点儿,有话好好说……啊……”
  
      伴随着男人的啃噬还在向下,王丹萍又惊叫了一声,挣扎越发剧烈。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热度网文或rdww444等你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