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115、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看起来根本不需要人照顾。”
  
      “这是表面现象,透过现象看本质,初中老师教过的。”
  
      “毛线,是高中!”
  
      “嗯,是高中。”
  
      “……”
  
      “现在本质就是我生病了,你答应要照顾我的。”
  
      “……”桑田彻底无言。
  
      但也不能放弃抵抗。
  
      “那等你换完衣服我再进来吧!”说着就去拉门把手。
  
      “不行。”
  
      “……”
  
      “要是我等下换衣服就晕倒了呢?”
  
      “……”桑田磨牙霍霍,“权总放心,别说晕倒了,您现在看上去简直就能上山打老虎。”
  
      她还真就不信了他的邪!
  
      本想着权城肯定又要给她怼回来,结果身后却忽然安静了起来,没了半分声响。
  
      桑田握着门把,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
  
      见到权城已经将衬衫脱下,一手攥着衬衫,一手单手扣在西裤口袋里,正一脸兴致盎然地盯着她瞧。
  
      看到他那副孟浪模样,桑田赶紧收回了目光,重新转回头去背对着他,心还是忍不住砰砰狠跳了几下。
  
      权城低低笑了一声,“就跟你说的一样,又不是没见过,还这么怕看到我不穿衣服的样子?”
  
      “谁说我怕了?”桑田梗着脖子辩驳。
  
      “不怕,那是什么?”
  
      “我是,我只是,不想看罢了。谁乐意看。”
  
      “那……你是害羞?”
  
      “……”
  
      “还是……你怕你控制不住自己对我的渴望,怕你自己扑倒我……”
  
      “喂!”
  
      这么难堪的心思被戳破了,桑田又羞又恼,实在听不下去了,一个转身赶紧打断他。
  
      为了显得自己心里没鬼,睁大着眼睛,强迫自己看向权城光着的上半身。
  
      “权总你未免对自己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
  
      说是这样说着,也给自己打了预防针,可心脏的频率节奏还是有点乱。
  
      古代有红颜祸水之说,权城要是生在古代,估计也称之为男色倾城了。
  
      短暂的被美色所惑,也不能怪她不是?
  
      权城笑着点点头,将衬衫往桑田身上扔过来,“既然这样,那还回避个什么?”
  
      桑田下意识地抬手接住,衬衫上,权城身上独有的淡淡气息扑鼻而来,更加将她心里的那股躁动激起了一层浪涛。
  
      短暂失神,再抬起头时,竟看到权城正在解皮带……
  
      她瞪大了眼睛,呼吸有些急促起来,眼看着权城要把裤子褪下来,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
  
      “权城!”
  
      权城抬起眸子瞧向她。
  
      桑田有些难堪,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脸估计已经红得要滴出血来。
  
      权城是什么人,估计早就看出来了,不然他也不会直接点明了来说。他现在这样跟她较劲,就是料定了他不会承认,既然不承认那就受着。
  
      桑田深吸一口气,像是给自己鼓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镇定。
  
      “没错,你说对了。”
  
      “嗯?”
  
      “我的确,就是怕我控制不住自己。”
  
      “……”
  
      既然他料定她不会承认来拿捏她,那她就反其道而行,见招总得拆招,要不然以后怎么过得下去,还不被人给吃定了。
  
      权城果然有些意外,不过一秒过后,唇角那抹笑意更深,眼睛也肆无忌惮起来,带着明显的挑逗意味,语气更是轻佻放浪。
  
      “我不介意。”他道。
  
      这家伙,果然什么时候都忘不了那事儿,虽然刚才因为她的坚持已经答应不碰她,但并不代表心里真的没有想法。
  
      男人啊,果然都一个德性。
  
      “我介意。”
  
      “……”
  
      权城拧着眉,对于自己再一次被嫌弃感到不满。
  
      桑田直视着他的眼睛,满脸真诚。
  
      “如果你今天没生病没感冒,我真的就办了你了,反正也不是没干过。”
  
      “……”
  
      权城脸上的笑意彻底消失,桑田虽然向来大大咧咧,不同于普通女孩子那般矜持扭捏,可前两次也都是被动,何曾这么露骨?
  
      而且,他是权城,几乎所有事情,只要他想,他都可以操控。怎么可能容忍一个女人,在床事上的态度这么肆无忌惮,甚至是要凌驾在他之上了。
  
      “桑小田!”他语声凌厉,“你……”
  
      “你听我说完!”不等他说完,桑田打断他。
  
      “……”
  
      “但是你今天感冒了,要是真的做,你肯定要把感冒传染给我的!”
  
      “……”
  
      “我可不想感冒!”
  
      沉默,窗外的雨声仿佛更加清晰了,噼里啪啦地敲击着玻璃,都在树叶上的声音都听得见了。
  
      两人对峙着,中间只有雨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没有要退让的意思。
  
      就这么僵持了大概一分钟,权城有些无奈,咬着牙垂了垂头。
  
      “所以你刚才说的介意,是介意我感冒了?”
  
      “对啊。”
  
      “桑小田,你是在嫌弃我?”
  
      “对啊。”
  
      “……”
  
      “谁让你感冒了。”
  
      “……”
  
      被人这么坦诚地说嫌弃,权城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
  
      这次轮到权城默默磨牙,低头又抬眸,瞧着眼前女人认真的样子,反复几次,最后却只能无可奈何。
  
      “那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说什么?说什么办了我,这是你一个女人该对男人说的话么?”
  
      “怎么就不能了?男女平等,男人能对女人说,女人怎么就不能对男人说了?”
  
      桑田这不是在无理取闹,而是认真严肃地在和权城表明自己的观点,这一刻的她,看似心血来潮,实际上是在为之后婚姻生活中自己的地位争取。
  
      权城帅气,多金,身材脸蛋皮相财富样样都有,有时候甚至体贴入微,可这并不能否认他也有缺点。
  
      他霸道又腹黑,毒舌又偏执,甚至有些大男子主义,从刚才他说的,他给的东西,让桑田不要轻易退还就可以可见一斑,并且从这一个月的相处来看,也的确如此。
  
      相对其他女孩子而言,桑田要独立得多,从小到大都是,从她自己决定要考警官院校开始,就连老妈罗秀丹都只能给参考意见。
  
      就算是和权城这样的人结了婚,她也从不认为自己是权城的附属品,现在不是,未来也不会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