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116、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
    所以桑田不会放弃现在的工作,也不会因此改变太多的自己。
  
      这样性格的两个人,必定是会需要磨合的。
  
      赶早不如赶巧,既然如此,便从眼前开始,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关系开始。
  
      权城一时无言,眼神颇有些复杂地看着她。
  
      过了半晌,桑田以为他肯定又要说一大堆的大道理来说服他的时候,权城却转过身去,丢了几个字过来。
  
      “桑小田,很好,你很好,翅膀真是越来越硬了。”
  
      “……”
  
      “我可以容忍你骑在我身上,但这些话,你只能对我一个人说,不能有第二个男人。知道吗?”
  
      这么容易就妥协了?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的婚姻生活里,桑田的地位和话语权会进一步提高?
  
      桑田心里有一点欣喜,可回头一琢磨,权城那句话哪里不对啊?
  
      似乎想到了什么,老脸再次微微一热。
  
      “……什么叫你可以容忍我骑在你身上?”
  
      权城回头,抿唇一笑,“就是你想的那样。”
  
      “靠!”
  
      真是个无时无刻不在耍流氓的家伙!
  
      就在她喊完的那一刻,权城手上的皮带一松,西裤顺着他修长的腿滑落,桑田眼睁睁地看着他光溜溜地站在自己面前。
  
      “你……”真是个变态!
  
      当然,这次她没有骂出口,她要淡定。
  
      “哦,忘了告诉你,我还有个癖好。”
  
      “……”
  
      权城回头看她一眼,那眼神邪魅无比。
  
      “那就是,我喜欢裸睡,你以后想扑倒我的冲动,可能随时会有。”
  
      “……”
  
      此刻的桑田真想一拳头打在这无赖俊美无俦的俊脸上!
  
      权城终于躺下,桑田心里松了口气,总想着他能快点睡着,她也好偷着去隔壁打个盹儿。
  
      这都快凌晨两点了,再不睡天都要亮了。
  
      可权城却依然很精神。
  
      “你倒是说说,那天你为什么忽然生气了?”他问。
  
      他指的是,那天两个人一起去秦家大宅,明明进去之前还好好好的,等他一出来,桑田就变了脸,和他大吵一架,拂袖而去。
  
      说起来,桑田还有点生气。
  
      “没什么。”
  
      “没什么你撂下我就走?没什么你这么好几天不理我?”
  
      桑田气鼓鼓地瞧他一眼,语气倒是依然镇定。
  
      “那行,你既然问了,我就说。我去之前不知道你竟然是去通风报信的,人家夫妻两个的事情,你去掺和个什么劲儿?”
  
      “漠风是我最好的哥们,我这叫帮忙,不叫掺和。”
  
      “人家夫妻两个要离婚,肯定有非要离婚的理由,你这样利用长辈的压力去阻止他们,他们也不见得能过下去,反而让对方更痛苦。”
  
      权城拧了眉,看着桑田。
  
      桑田确实好打抱不平,这可能是源于她曾经的职业,让她有了一种这样的本能。
  
      可这件事情上,她打抱不平的角度实在有些清奇,按照正常的思路,她不但不应该反对,更应该支持权城去阻止秦漠风和温晴离婚的。
  
      可现在她却反其道而行之,甚至不惜因此和权城吵架。
  
      而她的解释,听起来确实是像那么回事,可仔细一想,却有不尽然,或者说,这只是表面。
  
      “桑田,你坦白说,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桑田看向他,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权城紧盯着她,那眼神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在告诉她,别想蒙混过去。
  
      桑田这个人,在很多大事上有自己的坚持和想法,但平时的生活里,面对权城这样威压,也是扛不住的。
  
      她叹了口气,有些怏怏然。
  
      “是,我是有私心。”
  
      “私心?”权城不大明白。
  
      桑田瞧他一眼,带着满满的嫌弃,他这种人当然不会明白。
  
      她顿了顿,在心里整理了一下腹稿,才接着往下说。
  
      “我认为,离婚是两个人的事情,如果真的走到要离婚那一步,肯定是有原因的。外人的阻止和干涉,反而是对他们的不尊重。”
  
      “你这是在帮着温晴?你在帮她抱不平?”
  
      额……被看穿了吗?桑田不说话,算是默认。
  
      “你觉得温晴真的想离婚?”
  
      “她难道不想离婚吗?”不想离婚干嘛坚持?桑田看一眼权城,觉得他的问题很奇怪。
  
      权城抬手捏了捏额角,有丝无奈。
  
      “你知道他们之间的前因后果吗?你知道温晴到底为什么想要离婚吗?”
  
      桑田摇了摇头。
  
      那天她陪着权城去了秦家大宅,权城把她安置在会客厅,让人给了她一杯暖呼呼的焦糖巧克力热饮之后,就独自去会见了秦夫人。
  
      她本来还不知道他去见秦夫人是要做什么,所以她捧着焦糖巧克力的时候心里还是欢欢喜喜的,毕竟刚从外面冰寒地冻里过来。
  
      后来,一个管家打扮的男人进来,两人开始唠嗑,桑田才无意中得知,权城竟然是来插手人家夫妻间的事情,还知道他此行是来通风报信,让老人家出面去阻止人家离婚的。
  
      秦漠风她那天下午见过,他和权城的交情她看得清清清,他偏帮兄弟,对秦漠风有义,却是对同样作为当事人,以及弱势女方温晴的不仁。
  
      而在她看来,温晴要离婚,必定有她不得不离的原因,只是她不知道这原因具体是什么。
  
      所以,当时她就非常生气。
  
      不出几分钟,办完事情的权城出来,便看到了怒气冲冲的桑田,捧着以及喝光见了底的杯子冲他磨牙。
  
      两人大吵一架,桑田转身就走,说什么都不肯坐权城的车回去。
  
      所以当权城今天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桑田有些茫然。
  
      “那……我怎么会知道?”她道,有丝不可察觉的不安和心虚,但面上依然嘴硬,“我虽然不知道,但女方如果要离婚,必定是男人做了什么对不起女方的事情了。”
  
      语气肯定,却也自大,心里明白没有十足的根据。
  
      权城眉头拧成了串字,不满太明显,桑田不安地挪动着屁股,闪避着他的眼神,却没看到权城忽然伸出来的手。
  
      “啊!……”
  
      猝不及防,权城竟然伸手直接捏住了她的左脸。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