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192、把话说明白
    “权城,你简直不可理喻,这可不……”这可不是你说的算的!
  
      只是桑田后面这句话还没出口,就被人打断了。
  
      “还有,我必须纠正你一点。”
  
      “……”
  
      “我太太……修养不好说,气度是一星半点都没有。”
  
      “……”桑田目瞪口呆不明所以地看着权城,这混蛋不是这个时候还要在她面前说他老婆的坏话吧?简直渣到无可救药。
  
      刚想说点什么,权城再次开口了。
  
      “不但如此,她还是一个脾气火爆,性格也不好,还不把我当回事的女人。”
  
      桑田冲到喉咙里的话瞬间被噎住了,只愣愣地盯着权城瞧着,脸上的表情相当复杂,在短短几秒内迅速变幻,惊讶,不敢相信,怀疑,否定,恼怒,气急败坏,轮番变换后,最后竟还生出些许丧气。
  
      如此丰富的情绪几秒内展露无遗,如果当初桑田不做这什么事务所,而是改行去当演员,说不定还真能拿个什么演技奖。
  
      权城一直都盯着她看着,目光一瞬都没有移开,从审视,到无奈,失笑,最后看到桑田那副样子,只能磨牙,颇有点怒其不争。
  
      于是,他接着道,“最可恨的是,她还很笨,非常笨,就像现在。”
  
      “权城,你到底要说什么?我听不懂听不懂!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给我弯弯绕绕地绕圈子!”桑田一脸烦躁地喊道。
  
      权城英挺的俊眉微微一蹙,“桑小田,你到底是真听不懂还是装听不懂?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很聪明吗?你引以为傲的智商就这么点?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你还好意思去做你那什么事务所?”
  
      “靠,谁跟你一样心机那么重啊,你不把话说明白叫我去猜你还有理了啊?算了,你不想说就不说,我还懒得听了,放开我的脚,拿开你的爪子,我要走了!”
  
      说着,就想将自己的脚丫子从权城手里夺回来,作势要起身走人。
  
      权城自然是不肯放的,一手握着她的脚,一手就伸过去用手臂直接拦抱住桑田作势要起身的细腰,一个用力,直接将人给摔回了沙发。
  
      沙发质量很好,软硬适中的超高级记忆硅胶,摔下去倒也不疼,只是有些狼狈,桑田本来就在刚才的一番折腾后头发有些凌乱,这会儿直接是碎发散了一脸,连眼睛都挡住了,狼狈到不可直视。
  
      “靠,权城,你不达目的还想动手不成?”桑田慌忙抬手去整理自己的头发,一边试图坐起身子,一边怒道,“和我动手,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今天脚受伤了,一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屁滚尿流,跪地求饶!……”
  
      她话还没说完,身子才坐起来半边,眼前一个身影便冲了过来,那只强有力的手臂再次环过她的腰身,微微一用力,便重新将她稳稳当当地扣在了沙发里,动弹不得。
  
      桑田愣了一下,那只手臂环住了她整个腰身,绕了一圈后手掌落在她的小腹上,虽然室内有足够的暖气,但从那手掌传来的温暖依然让桑田觉得有些留恋。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秒,在短暂的怔忪过后,桑田终于想起来要反抗,下意识地伸手就去掰那只手臂。
  
      “你干……”
  
      才出口两个字,眼前一道身影便倾覆了过来,一瞬间,权城那张俊美无俦的俊脸,便到了她的眼前,眼睛对眼睛,鼻尖对鼻尖,呼吸交融,连唇都似乎稍微动一动就会缠绕在一起,惊得桑田后面的话硬是被逼了回去。
  
      反应过来赶紧向后退去,可她每退一点,权城便跟过来一点,最后整个后背都要退得贴到沙发靠背上了,退无可退。
  
      然而她和权城的距离却没有拉开一丁点。
  
      “你要干嘛啊!?”桑田又急又恼,拼命伸长脖子撇开脸,做最后的挣扎。
  
      “嗯?你刚才不是特意提醒我,你受伤了,反抗不了,意思不就是让我主动一点么?”权城说话间喷薄的灼热呼吸,瞬间就落到了桑田的脖颈上,惹得桑田脸上开始发热。
  
      “靠,我哪有!”桑田气急,却又无可奈何,挣扎也挣扎不过,想跑也跑步了,认清自己现在是人家砧板上的鱼肉之后,终于平缓了语调,“你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请你松手。”
  
      “没有那个意思?”权城勾唇一笑,不紧不慢,完全没有丝毫要松开手意思,“没有那个意思,那你脸红什么?”
  
      “我……”桑田急忙回头,正想否认,看到权城尽在咫尺,幽暗的眼睛里似乎闪动着细小的火苗,她在他眼睛里看到那个脸色已经通红的自己,意识到自己准备要说的话实在像是在睁眼说瞎话,顿感无力,心里只恨自己不争气。
  
      权城盯着桑田骤然有些丧气的神情,眼睛里的火光微微黯了黯,顿了顿,终于退开了一点,面色严肃。
  
      “桑田,是不是非要我把话说得够明白,你才能不这么别扭?”
  
      “……”正准备松口气的桑田一听,只觉得这人分明就是在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他一直在胡搅蛮缠,赶都赶不走,现在还说她别扭,刚想分辨几句,权城又说话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把话说明白,但我只说一次,你给我听清楚了。”
  
      “……”
  
      “我这辈子,都只有一个太太。”
  
      “……”桑田愣了愣,然后眨了眨眼,然后持续愣神中。
  
      “还不够明白?”权城十分头疼地捏了捏太阳穴,好看的唇紧紧抿着,那表情仿佛下一刻就要冲上来捏死桑田。
  
      桑田再次眨眨眼,歪了歪脑袋,撇嘴,“不明白。”
  
      权城从抿唇变成了咬牙,这么多年能把他逼疯的人也只有一个桑田了。
  
      顿了半晌,克制住自己想冲上去捏死这个女人的冲动。
  
      “那个人就是你。现在够明白了吗?”这几个字,权城仿佛是嘴里一个一个地蹦出来似的,不情愿又无可奈何,最后很恶狠狠地补上一句,“还要找茬信不信我现在就敲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都是煤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