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04、意外线索
    温晴一连说了许多顿觉口干舌燥,伸手从桌上取了玻璃杯,将最后一口牛奶喝下,继续道,“只是权城不死心,坚持要找下去,结果找了这么久也没有找到。”
  
      桑田捧着已经快要凉透的玻璃杯,微微低着头,若有所思,耳边是温晴若有似无的叹气声。
  
      “现在好了,这一切都改变了,桑田,你的出现终于让权城清醒了,他终于能接受现实了。”
  
      桑田微微错愕,她也是迟钝,到这会儿才发现温晴原来是当说客的,抬头见到温晴正一脸紧张兮兮地盯着自己看,眼见被发现又赶紧移开目光的紧张样子,桑田不由得笑了。
  
      温晴也跟着笑起来,意识到自己的动机被发现了,尽管有些不好意思,依然硬着头皮坚持将打好的腹稿说完。
  
      “桑田,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既然过去都过去了,你何必跟一个已经不在了的人去计较呢?这世界上从始至终只爱一个女人的男人实在太少了,过去再热烈的感情,也会被时间冲淡,只要现在权城爱的人是你,那就行了……”温晴继续耐着性子劝导。
  
      桑田面带微笑安静地听着,不露声色,不辨可否,垂下的眸子里敛去了情绪的波澜,是啊,她怎么能去和一个死去的人计较呢,她又凭什么去和一个死去的人计较呢?
  
      那个女人带着权城并未彻底逝去的爱离开,又以这样一种决然的方式和这个世界作别,留下一个经受无数苦难却生命力顽强的孩子。
  
      权城每一次看到包子,大概都会想起她的妈妈吧?这也算是一种生命的存续了。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对于权城来说那个曾经求而未得却再也得不到的女人,终将成为他心口的朱砂痣,永远的白月光了。
  
      “桑田,你怎么了?”
  
      温晴的声音打断了桑田的神思,她抬起头来,面色平静,“哦,没什么。温晴,谢谢你,我现在心情已经好多了,你的话我也会认真考虑的。”
  
      听桑田这样说,温晴才卸下包袱一般地松懈了表情。
  
      “哦对了,温晴,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情。”上个话题告一段落,桑田赶紧抓紧时间办另一件正事儿。
  
      “嗯,什么事?”温晴有些意外地看向桑田,不大明白除了包子的事情,她还能有什么事情让桑田打听的。
  
      桑田的目光转向阳台之外,别墅区里路灯点点,夜空青黑一片,依然能在不远处照见赵玉莹那座三层别墅洋楼的影子。
  
      秦漠风和温晴的家距离赵玉莹的别墅距离不足五百米,两家其实可以算做邻居。
  
      “温晴,你和赵玉莹认识吗?”
  
      “你是说的那个演戏很红的演员赵玉莹吗?”
  
      “对,就是她。”
  
      温晴也循着桑田的目光看向那座别墅,在桑田满含着期待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认识啊,就是住在对面的赵玉莹赵小姐嘛!”
  
      “真的吗?”桑田喜出望外,“那你这几天都是在家里带小包子和小团子,没有去上班对吧?”
  
      温晴依然点头,看向桑田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刚才还垂头丧气的桑田怎么忽然就变得兴奋起来了。
  
      “那你这两天有没有在小区里见过她呢?尤其是今天,今天上午。”
  
      赵玉莹怀孕照被拍的新闻引爆微博和网络就是在今天上午,如果今天上午她还出现在小区,就极有可能她还在别墅里,如果这两天都不见人影,很可能是提早收到了风声,离开这里避风头去了。
  
      “没有啊!”温晴摇了摇头,“我不会开车,所以出去小区都是走路出去的,倒是遇见过几次她在小区里散步。可能是职业原因,这位赵小姐的行踪比较神秘,我这种经常待在小区里的人都遇到得很少,这两天完全没遇到过。”
  
      “哦……这样啊……”桑田脸上闪过一丝丝的失望,现在唯一有可能的一点点线索源也断了。
  
      温晴的话还在其实还在继续。
  
      “不过,她倒是很喜欢我店里的蛋糕,还在我的新店里预约了最新品种的蛋糕。”
  
      失望过后的惊喜,桑田眼睛里几乎要冒出星星来。
  
      “温晴,那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取蛋糕?”
  
      “明天下……”温晴后知后觉发现哪里不对,一脸警觉地看向桑田,“桑田,你问这个做什么?你找她有事吗?”
  
      “对,有事。”看来温晴是不怎么上网的人,也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的事情,才会到现在都不知道赵玉莹出事了。
  
      “那你怎么不直接去找她呢?”温晴还在一脸懵中。
  
      “现在找她的人可不止是我。”桑田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别墅,“在她那座别墅下面,现在有成千上百的记者,都在冒着被冻死的危险等着她……”
  
      桑田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温晴听完不由得怔住了。
  
      好半晌过后,才想起来刚才自己好像说错话了,赶紧开口解释,“那个……桑田,我刚才都是乱说的,你别当真。”
  
      桑田了然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她当然不会去戳穿温晴,更不会去做为难温晴的事情。
  
      两人又杂七杂八地聊了一小会儿,温晴从刚才将赵玉莹的事情说漏嘴之后就有些忐忑不安,心不在焉,不到十分钟,两人下了楼。
  
      桑田去到沙发前拿起了自己的背包。
  
      权城正好从阳台外面走进来,带着一身冬日夜里的寒意凛然。
  
      秦漠风刚洗完澡,换上了新的家居服,头发还有些湿意。
  
      温晴看到这样的秦漠风有些讶异,“今天这么早就洗漱了吗?”
  
      “嗯……”秦漠风微微低了头,举起手挡在嘴边干咳了一声,权城的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
  
      “秦律师,温晴,今天不好意思打搅你们了,我现在先回去了。”
  
      温晴没来得及开口回答,两个孩子忽然从玩具房里冲了出来,小包子拽着小短腿冲了过来,抓着桑田的裤腿巴巴地喊着。
  
      “妈咪,你要回去了吗?要回去外婆家里了吗?可是圆圆舍不得你,怎么办?”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