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06、告别
    “妈咪你真好,谢谢妈咪!”软软糯糯的小奶音,在冬天的雪夜里能将人冰冷的心融化。
  
      这时,房子的门从里面推开了,温晴从里面冲了出来,手里拿着一顶小孩的帽子。
  
      “包子,你的帽子忘记戴了!”温晴急急走过来,将帽子扣在包子的小脑袋瓜上,然后细心地将边缘折叠好,“哎呀,今天怎么乖呀,一点也不挣扎,平时我给你戴帽子你可总是在捣乱啊!”
  
      包子低了低头,抓着桑田的手紧了紧,用大眼睛偷偷瞄了桑田一眼,小小声地争辩,“圆圆没有呀,圆圆很乖的。”
  
      温晴这时候发现包子紧紧抓着桑田的手,不由得笑了。
  
      原来是在妈咪面前装乖巧。
  
      权城牵着团子也从门里走了出来,目光不着痕迹地从包子身上扫到桑田身上,最后在她们小手拉大手顿了一秒,又迅速移开。
  
      秦漠风洗了澡换了衣服不方便再出来送客,温晴将四人送到铁门外,目送他们离去。
  
      权城的车原本是停在了赵玉莹别墅前的空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移到了秦家夫妇门前。
  
      两人一左一右拉开后座车门,团子利落地自己爬上去坐上了安全座椅,包子却拉着桑田的手怎么也不肯放开。
  
      “妈咪,我不要,我要和妈咪一起坐。”包子拽着桑田的手委委屈屈撒娇。
  
      权城替团子扣好安全带,一把将车门关上,板起脸沉着声音道,“包子,你太任性了。”
  
      团子转头看向车窗外的权城,心有疑惑,平时他这个傻妹妹不也是这么爱撒娇的么,基本很少见爸爸这么严肃地训斥,今天怎么有些不一样了?
  
      包子小眉头一蹙,波浪一般地上下来回拧了一圈,越发地委屈,声音里透着小小的哭腔。
  
      “可是圆圆舍不得妈咪呀,还有爹地你好凶,妈咪,我不要爹地了,圆圆要和你去外婆家住,我们不要理爹地了,圆圆以后就是有妈咪没爹地的孩子了,呜呜……”
  
      “……”
  
      权城看着小家伙对着桑田泫然欲泣可怜兮兮地告着他的状,暗暗磨牙,她这还真是有了妈就忘了她这个老子了。
  
      场面尴尬又有些好笑,桑田无语,弯下腰来轻声安抚。
  
      “好了好了,我坐后面,我跟你一起坐,你别哭了,好不好?”
  
      “好!”包子瞬间破涕为笑。
  
      桑田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上当了。
  
      包子已经快速转身,揪着自己的小身子努力地往安全座椅上爬去,桑田想伸手帮一把,没想到小家伙轻车熟路,看上去动作蠢萌笨重却不影响她的效率,在桑田帮忙之前已经自己坐好了。
  
      桑田帮她系好安全带,上了车后座,坐在两个小娃娃之间的位置上。幸好车厢够大,后座上正好塞下她一个大人和两个小孩的安全座椅。
  
      权城默默站在一旁看着,他背对着灯光,脸掩在阴影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两小一大都安顿好了,权城转身回到驾驶座,发动了车子。
  
      黑色宾利在下着细雪的夜里低调前行,路灯下道路上薄薄的一层冰花反射着晶莹的亮光,落在树梢枝头的轻盈绵密的细雪将冬日里的绿叶衬托得格外可爱。
  
      坐在后座的包子全程嘴上没有停歇。
  
      “妈咪,外婆家远吗?”
  
      “有点远。”
  
      “有点远是多远呢?”
  
      “就是……大概十几公里吧!”
  
      “十几公里?那是不是跟去伦敦舅奶奶家一样远?”
  
      “……”
  
      “这里到伦敦舅奶奶家要坐灰机坐一天呢,汽车比灰机还慢哟,那应该要两天吧?”说着兀自开始欣喜,伸长小脑袋对着驾驶座喊道,“爹地,你开慢一点呀,这样圆圆就能和妈咪坐汽车坐三天!”
  
      “……”
  
      权城一头黑线,朝后视镜看了一眼一脸认真的小妮子,“三天,我看你怕是要累死你爹地。”
  
      “……”
  
      “妈咪,我前天买了一条粉红色的裙子哦,你喜欢粉色裙子吗,你喜欢的话我可以借给你穿哟!”
  
      “……”她估计穿不下吧?
  
      “妈咪,我会自己读故事书了哟,等你回家你和我睡吧,我读故事书给你听哄你睡觉觉哟!”
  
      “……”好像反了吧?读故事书哄小孩睡觉是大人的事情吧?
  
      “妈咪,我和哥哥今天早上在家外面堆了小雪人,我会把它放进冰箱里,等你回来来看哟!”
  
      “……”
  
      ……
  
      都是一些小孩子不切实际又无理天真的想法,桑田听得有些心酸。
  
      车内的温馨气氛很快结束了。
  
      车子行驶到小区前停下,桑田打开车门准备下车,小包子再次上演起撒娇耍赖一百一零一式,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学的这么爱撒娇,让人无语又无奈。
  
      桑田好说歹说一番循循善诱之后,包子妥协。
  
      下车之前,桑田忽然有些伤感,摸了摸包子黑色的发顶心,语气温柔,“包子,以后要乖乖听你爹地的话哦!”
  
      小包子嘻嘻一笑,扬起小脸蛋揪着小奶音,“圆圆乖乖,还要听妈咪的话!”
  
      桑田没有接话,转头摸了摸团子的小脑袋,“团子以后也是,好好照顾妹妹,也要好好照顾你自己,知不知道?”
  
      车厢里的灯光有些发暗,照得桑田的脸色不大好看,团子侧转着头,微微扬起小脸,郑重地点了点头。
  
      坐在驾驶座的权城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一双眼紧紧定在后座的桑田身上,看着她和孩子们叮嘱之后沉着声音低低丢下一句“你也保重”之后,推开车门快步离去,权城的目光定在那个背影上很久没有移开。
  
      路灯下桑田的身影被光线拉得老长,没有多余的留恋,没有回头。
  
      她这是在向他和孩子们告别吗?是打算再也不见他们了?
  
      桑田的步子走得很快,像是身后有人在追赶着她似的,她要是走得不够快就会被拉回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快十一点了。
  
      客厅没有开灯,黑黢黢一片,阳台的窗帘也拉上了,桑田在黑暗里觉得心里空荡荡一片。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