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10、兴师问罪
    桑田脑子里猛地一炸,这才想起来昨晚她被权城抱走后,接连发生了太多事情,她脑子里一团浆糊之下,竟然把赵卓南这家伙全然忘在脑后了。
  
      耳边赵卓南还在不停地控诉着。
  
      “我喝了那么多酒还得叫了代驾送我回来事务所找人,结果有的人倒是好,跟老情人跑去别人家蹭吃蹭喝去了。要是权城打电话告诉我,指不定我到现在还傻兮兮地在外面到处找人呢!某人可真是没良心,见色忘义也不能不厚道啊!”
  
      桑田有些心虚起来,梗着脖子嘴上依旧不肯服输,“那……那我也没叫你酒后乱性啊,说到底,还不是你自己管不住下半身惹的祸,现在还想把责任推给我算怎么回事儿?”
  
      “还有,什么老情人,什么见色忘义,请你说话注意措辞!”现在说成是陌生人还差不多,想到这里,微微的低落袭上桑田的心头。
  
      “行行行,不是老情人,是老公,行了吧?”
  
      “也不是老公!”桑田忽然意识到什么,“靠,赵卓南,你休息把话题岔开了就想蒙混过关,咱们一码归一码,昨晚的事儿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但是昨晚你跟云朵的事情你必须说清楚,云朵可是从大学开始就是我的好朋友,人家好不容易从生活阴影里走出来,你竟然这么丧心病狂,连她的主意也打!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滥情啊!在外面没玩够还跑来祸害老实人,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今天这事儿你不说清楚咱们没完!”
  
      赵卓南转移话题的策略宣告失败,瞬间一个头两个大,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一早上起来就凌乱不堪的短发,单手叉腰,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平心静气,他怕自己要是不好好解释清楚,今天真会被桑田给打死。
  
      “桑田,咱们现在先不胡搅蛮缠行不行?”
  
      “什么?我胡搅蛮缠?”
  
      “不不不,你没有胡搅蛮缠,是我胡搅蛮缠好不好?”
  
      “……”
  
      “你仔细想想我刚才的话,那番解释到底有没有道理?事情的前因后果哪里有没有破绽?”
  
      “……”
  
      “那你再想想,以我的实力,以我多年来的把妹能力,用得着用酒后乱性这么low的手段去泡妹子吗?”
  
      “滚!”
  
      “哦,我还没说完呢,先不能滚。你再想想,以我一年谈六个女朋友的能力,我用得着冒着被你打死的风险去故意勾引云朵吗?那你再看看我那以前那些个前女友,哪一个会比云朵长得难看比她身材差吗?”
  
      “赵卓南,你别太过分啊!”桑田的拳头又痒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人现在说这话就欠打。
  
      “哎,桑田,你冷静啊,咱们就事论事,我没有其他意思。你先放下成见,用客观的眼光想想我说的话行不行?”
  
      桑田气鼓鼓地放下拳头,静下心来想想,其实赵卓南说得似乎也没错。
  
      他好歹也算个小富二代,长得不说多么丰神俊朗但穿衣打扮出来也还算得上人模狗样,再加上长袖善舞,一张嘴张口就来,追起女人来又舍得下血本,玩浪漫送贵重礼物都不在话下,很容易就把女人哄得喜笑颜开了,所以即便他如此花心,前女友成堆,还是不断有女人涌上来。
  
      有这么多女人可以选,赵卓南这个颜狗自然尽是挑长得漂亮又身材好的。和他那些前女友比起来,鞠云朵确实普通了点儿。
  
      这么说的话,他确实没必要用这种手段去算计鞠云朵。
  
      赵卓南见桑田的表情缓和下来,暗暗松了口气,桑田没好气将自己的拳头从他手里抽出来,赵卓南讪笑着松开了。
  
      “那这件事姑且算是个意外,但是……如果刚才我没听错,你跟云朵还说了什么?”
  
      赵卓南眼皮一跳,不自觉地回退了一小步,脸上的笑意透着谄媚和心虚。
  
      “哪有说什么啊,我什么都没说啊,你听错了。”
  
      “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就说我听错了。”
  
      “……”
  
      “看来你门儿清得很嘛!”桑田磨牙,“两百万啊,赵公子还真是大方,云朵过去三年分到的钱一共都不到两百万吧?你这突然变得如此大方,是想做什么呢?”
  
      “额,这个……”赵卓南又往后面倒退了一步,桑田脸上的笑实在太吓人了。
  
      “想用钱收买云朵,把昨晚的事情掩盖过去,对吧?这招你还真是用得很熟练啊!”
  
      赵卓南想开口为自己说几句话,还没发出声音就被桑田再次打断。
  
      “你给钱就给钱,可你为什么还要让云朵回到蔡基的身边去?你明知道蔡基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还要这么做,就是为了要把昨晚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顺便来个永绝后患吗?”
  
      桑田是真的很生气,比知道昨晚两个人酒后乱性这件事还生气,赵卓南此举无异于是为了撇清自己不惜将鞠云朵推向火坑,就这样鞠云朵还傻乎乎地在幻想着要跟他在一起。
  
      赵卓南再次烦躁地挠了挠头,“桑田,你别这样嘛,我那当时还不是睡迷糊了,一醒来看到云朵在身边被吓到了,脑子里也没多想,怕云朵一时想不开非盯着昨晚那事儿不放,我才跟她那样说的……”
  
      “没睡醒就可以说话不负责任了?被吓到了就可以毫无底线来撇清关系了?”
  
      “哎呀,我的姑奶奶,你干嘛非要说得那么难听呢,好好好,我道歉,我跟你道歉,我不该那么说,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桑田姑奶奶,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我这一回吧!”赵卓南一脸纠结地双手合十开始对桑田作揖讨饶。
  
      桑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你跟我道歉干嘛,我又不是当事人。”
  
      “好好好,我去跟云朵道歉,这就去!”赵卓南说着真的转身就要往外走。
  
      桑田吓得赶紧伸手一把将他拽回来,看了一眼被拉开一道缝隙的门,压低声音一脸紧张地对着赵卓南磨牙。
  
      “去什么去啊,要去也不是现在啊!”
  
      这个时候鞠云朵看到赵卓南这副讨好的模样,还不哭着喊着又要扑到他怀里来。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