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18、真的生气了
    桑田知道自己这么说很不要脸,可她暂时想不到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能让权城不再纠缠这个问题,看着权城忽而变得有些怪异的眼神,低了低头,捏着嗓子继续反抗解释。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这话不是之前你自己说的吗?我可没有乱说。”
  
      权城嘴角忍不住抿出一个细微的弧度,像是怕被发现,赶紧又迅速收回,重新板起脸来。
  
      权城收回手,抱臂而站,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噙着的那抹笑里带着些许玩味和戏谑。
  
      “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但前提是你是我太太,五分钟前是谁还吵着闹着非要我跟她去民政局办离婚的,那态度可叫一个坚决,我想我的记忆没有出现问题吧?”
  
      桑田皱皱鼻子,“可现在至少咱们还是婚内,弄脏车也是刚才发生的,所以赔钱这种事情,根本不存在的,不过一码归一码,婚以后还是要离的……”
  
      权城刚刚阴转多云的脸色又黑下来,歪着嘴角笑的样子透着满满的邪肆和明显的怒意。
  
      “行啊,要离婚是吧,反正你最怕的就是欠钱,你信不信,离婚以后我还是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欠下我一辈子都还不完的钱。”
  
      桑田目瞪口呆。
  
      权城得意一笑,转身就走。
  
      桑田足足愣了两三秒,气得抬手指着那个得意洋洋趾高气扬的背影,愣是半天没说出话来。
  
      权城走出了十来米,见没人跟上来,转过头去,才发现桑田依旧怒冲冲地朝着相反的方向大步走远了。
  
      看着那满是倔强,完全不知妥协的背影,权城磨了磨牙,赌气一般转身继续走自己的。
  
      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过头去,见桑田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忍不住低低爆出一句粗口,“靠!”
  
      生气归生气,脚下却还是不听使唤一般地迈开长腿朝着桑田的方向追了上去。
  
      他这辈子,等的最多最执着的,怕就是桑田的回头了,可却从未等到过一次。
  
      隔着几步远都能闻到桑田身上的火气,权城长臂一伸拉住了她。
  
      桑田对他翻了个白眼,一甩手继续往前走,并且脚步越来越快。
  
      权城无奈,只能继续追。
  
      两个人就像是赛跑一样,你追我跑,你快我也快,在马路边的人行路上一直追出去足有一百米远。
  
      权城本来就长得打眼,这会儿下雪天还穿个白衬衫,映得整个人越发显得眉目俊美,丰神俊朗,在马路边上这么一来一回,越加招摇,吸引的目光也越来越多,最后那些目光从权城身上转移到了桑田身上,竟变成了各种不解和嫌弃,就差直接明说她不配了。
  
      桑田被这些眼看看得越发生气,停下脚步,不耐烦地转过身去,抿着唇一脸的嫌弃和不高兴。
  
      “你能不能别再跟着我!?”
  
      “不能。”
  
      “……”
  
      反抗无效,桑田气鼓鼓地翻了个白眼,“无赖!”
  
      转身继续走。
  
      又是折腾了两三百米,到了一个岔路口,出租车来往比较多,桑田停下来伸手拦车。
  
      权城双手往西裤口袋里一扣,闲闲散散大摇大摆地站在她旁边,脸上写着生人勿近。
  
      结果只要有出租车在桑田前面停下,桑田还没上车,司机师傅一瞧权城的脸色,立马吓得开车就跑。
  
      有手机铃声响起,桑田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手机,结果拿起来一看,才发现不是自己的手机在响。
  
      她一低头,才发觉自己竟然捧着权城的西服外套走了这么一路,他的手机在西服口袋里铃声大作。
  
      身后的身影倾覆过来,权城微微弯下腰身,就着桑田的手从西服口袋里取出手机。
  
      “喂。”
  
      “……”
  
      “嗯,我知道了,我暂时不回公司,这件事你们先找莫助理处理。具体的等我回去后再开会讨论。”
  
      ……
  
      权城一个电话打了将近一分钟。
  
      趁他打电话的时候,桑田将西服外套扔回到他自己手上。
  
      权城瞧了她一眼,面不改色,之后竟然直接将西服外套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桑田愕然,如果没记错,那件应该是意大利某奢侈品牌的手工定做款,价格不菲,这家伙竟然直接把衣服给扔了……扔了……
  
      权城挂了电话,不急不忙地将手机送回西裤口袋里,看也没看桑田一眼,凉凉漠漠丢过来几个字。
  
      “西服外套,三十万,你欠我的债务,再加一笔。”
  
      “……”
  
      桑田紧紧抿着唇,忽然就笑了,笑意里透着一股冷意,比这化雪的天气还要冷上几分。
  
      “几百万的车弄脏了就可以直接不要了,几十万的西服弄脏也可以直接扔进垃圾桶……权城,像你这种人,根本不会理解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有多么不易,我们一开始就是错的,因为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桑田说完转身就走。
  
      刚才两个人更像是在赌气闹腾,而现在桑田是真的生气了。
  
      桑田这个人就是这样,如果她还愿意跟你闹,愿意跟你赌气,那证明其实并没有多大的事情,过一阵也就好了,但如果她用冰冷的语气说着狠话,连跟你赌气都不愿意再花费力气,那才说明是真的惹怒她了。
  
      权城恍惚了一下,眼看着桑田渐渐要没入人群的身影,几年前那个下午的影像与此刻重叠,他的心忽然就像被击碎了一片,缓缓沉了下去。
  
      过了十来秒,像是才反应过来,他拔腿去追。
  
      已经到了中午时分,上班族的吃饭时间到了,许多人从周围的办公大厦里走出来,人群变得汹涌,桑田的身影在人潮中恍惚了几下,瞬间消失了。
  
      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权城有些透不过气来,曾经那个下午他也如今天一般拼了命地追出去,却再也没有追回来。
  
      上班族时间紧迫,行色匆匆,没有太多人注意到他,就算注意到了也很快被人群冲开。
  
      权城在人群里兜兜转转,渐渐变得气喘吁吁,嘴里不断呼出的白气交错着冰冷的空气一起冲击到肺里,让他的整个胸腔都是疼的。(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