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19、陌生的权城
    桑田中午本来就没吃饱,还被权城莫名其妙一番折腾,心情不好就喜欢吃东西,她顺路走进了一家小饭店,点了一个木桶饭,选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电话响起来,桑田拿起来一看,原来是赵卓南。
  
      “喂!”怒气冲冲。
  
      “呵!桑桑,你这火气嗯真大啊!”隔着电波赵卓南都被吓得将电话挪开了好几公分。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王八蛋!”
  
      “这……”赵卓南挠了挠头,“我干什么了我?”
  
      “赵卓南,我们认识又有三四年了吧,算不得多好的朋友,但好歹也一起工作奋战过,你竟然对我见死不救,亏我看错你了!”
  
      “见死不救?哪有那么严重啊!”赵卓南在电话那头讪讪地笑着,“好歹你跟权城也是夫妻啊,你们夫妻俩的事情,我怎么好插手?我再没有眼力劲也不能这么干啊对不对?不过你放心,要是权城对你很过分,那我就算拼了老命也是要管一管的……”
  
      桑田气呼呼地听着,眼角余光瞄到窗外,忽然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闯入视线,身姿笔挺,大雪天里穿个白衬衫,领带有些歪了,俊逸出众的身姿这会儿因为脚步的匆忙显得有些狼狈。
  
      他正将手机举在耳边,似乎是在打电话,又或者打了电话没人接,不断地放下来又拨回去,从桑田的角度看不到她的表情。
  
      他怎么这么着急,是公司有什么事情么?桑田不禁想着。
  
      “喂,桑田,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赵卓南在电话那头奇怪地问道。
  
      “啊!?”桑田回过神来,“没,没事,你说什么了?”
  
      她这一晃神,转头对外面看过去,发现权城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我说什么?我解释了那么多,你就一个字都没听见去?”那头赵卓南也是无奈了,“桑桑,我可真伤心,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没有价值没,你就这么不重视我,要是换了权城,说一个字你都能记得清清楚楚的。”
  
      “得了吧你,少在我这儿卖惨,我没找你算账就不错了。”桑田看了一眼店里的壁钟,“现在已经十二点了,我们本来约好这个时候要出发的,你现在在哪儿?”
  
      “我?你跟你老公跑了,撇下我一个人,那我总还是要吃饭的吧?所以我现在在跟我女朋友吃饭啊!”
  
      桑田也是无语了,果然对于赵卓南来说什么事儿都比不过泡妞重要,花时间花钱都不在话下,今天那辆甲壳虫一看就不是给他自己买的,那么女性化的车,肯定是给他这个新女友买的了。
  
      “行,那我知道了,我自己去宁安路蹲守吧,你好好约会,拜拜!”反正桑田就没指望过赵卓南,现在人家又正约着会,她也不好意思去打扰人家。
  
      “哎,桑桑,你别生气啊,我不是这个意思。”电话里的赵卓南有点着急,赶紧解释,“我没想过不和你去啊,我这不是在等你呢吗,你跟权城那边怎么样?”
  
      “能怎样?”桑田没好气。
  
      听出桑田心情不大好,赵卓南识相地不再多问。
  
      “那……我们去宁安路汇合?你报个地址给我,我这边马上就吃完了!吃完我就过来!”
  
      话音一落,电话那头传来女人的声音。
  
      “什么?你又要走?今天上午就陪我逛了一会儿就说有事去了,结果陪我吃饭才吃一半又要走,赵卓南,你什么意思啊!?”
  
      显然,新女友不乐意了,而且从口气来看,这位新女友是个不好惹的主儿。
  
      “哎呀,你别这样行不行,我是去工作啊,工作完了我就来陪你了!”
  
      “不行!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是个女人对不对?你跟她什么关系?”
  
      “你别闹,那是我的工作伙伴……”
  
      隔着电话,桑田隐隐约约听到了电话那头两人的吵架对话,虽然不是很清晰,但意思还是能明白,眼看着自己都快要被误会成了赵卓南的小情人了,桑田实在坐不住了。
  
      “赵卓南,你这女朋友嘴可真够厉害的!行了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啊,还是好好陪你这位新女朋友吧,要不然我怕明天去事务所要被人堵!”
  
      说着,不等赵卓南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正要放下手机接着吃饭,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十几个未接来电,瞬间懵了。
  
      打开最近通话,全是刚才她和赵卓南刚才打电话那两分钟之内进来的,同一个号码。
  
      她恍然想起刚才在窗外看到的情景,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
  
      来不及多想,电话又响了。
  
      “喂。”
  
      “喂,桑田,为什么不接电话?”急促带着微微喘息的声音。
  
      “我……”
  
      “你在哪里?”
  
      “在……”桑田顿了顿,虽然对于刚才十几个未接来电有几分歉疚,但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觉得两个人实在没有必要再这么频繁地见面,“我在吃饭。”
  
      “在哪里吃饭?”
  
      “我吃完饭就要去工作了。”后面没说完的潜台词就是,所以你不用来找我了,也不必知道我在哪里吃饭。
  
      “你在哪里?”权城却异常地执着。
  
      桑田觉得他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之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讨厌?
  
      而且他现在说话的语气一点也不像平常,虽然问话很短却听得出气息急促,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桑田甚至从那种迫切中听出那么一丝丝的害怕,完全不像平时一派淡漠冷静的样子。
  
      这样的权城,是完全陌生的。
  
      桑田拧着眉头,将电话拿开盯了两秒,咬了咬牙正要一把掐掉电话。
  
      饭店的推拉门从外面被打开了,冷空气呼呼地灌进来。
  
      桑田坐在离门口很近的窗边,进店后好不容易暖和起来的身体瞬间就被冷气激得一阵瑟缩。
  
      推拉门被推开后没有立马关上,冷风还在不断地冒进来,桑田忍不住奇怪地抬头。
  
      一抬眼间,就见浑身冒着寒气的男人站在门边,覆着微微薄怒的脸上表情很是奇怪,他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