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21、只要我愿意,我们就可以
    桑田是真心实意地劝解。
  
      “叫你助理打包好饭菜送去你办公室,你现在回去吃应该还来得及,也不会耽误下午的工作。”
  
      可权城似乎偏要故意和她作对,她话音一落,权城就拿起了筷子,开始一脸严肃又紧张地吃起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街边小店木桶饭。
  
      这顿饭,桑田吃得真是如坐针毡,毫无心情去品尝饭菜的味道,总是不由自主地去观察权城,看着他从一脸视死如归到渐渐吃得镇定自若,到最后将一碗木桶饭吃了个精光后,一边用纸巾擦着唇一边一脸得色地瞧着她。
  
      桑田心里那叫一个郁闷啊,她就不懂了,不就吃了个木桶饭吗,这有什么好值得得意的吗?
  
      她扯起嘴角皮笑肉不笑,心里只想赶紧把眼前这只阴阳怪气死缠烂打的家伙送走。
  
      “恭喜权总解锁新成就。好了,饭我也请了,您也吃完了,我也要去工作了,那您也请回吧!”桑田说着就要起身。
  
      “等等。”
  
      “怎么?”桑田顿住动作,不明所以。
  
      权城收起脸色的得色,将纸巾丢入一旁的垃圾篓,指了指面前空去的木桶碗,用一种严肃又淡漠的声音说着接下来让桑田摸不着头脑的话。
  
      “你看,我吃完了。”
  
      “……”
  
      “桑小田,你能吃的,我也能吃,你所经历的生活,我也可以去经历,只要我愿意。”
  
      “你到底要说什么?”桑田真觉得脑仁儿疼,今天的权城简直就像是从疯人院跑出来的。
  
      权城看向桑田的眼神瞬间变得笃定。
  
      “我要说的是,只要我愿意,我们就可以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如果你觉得我的世界太过于高高在上,没关系,我可以去你的世界,和你一起过你想要的生活。”
  
      桑田彻底呆住了,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
  
      这一刻,小店里所有的人来人往,纷纷攘攘,都在瞬间变得模糊起来,周遭的所有影像和声音都凝聚到了权城眼中的那一抹光亮之中,和他眼中那一个小小的她。
  
      这种感觉奇怪又陌生,就好像世界上的其他人都不存在了,只剩下她和权城,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又快又重,看着权城这张脸也不再觉得只是俊美,还有其他奇怪的东西牵引着她移不开眼。
  
      “不好意思……”直到一个女声传来,打断了桑田的思绪。
  
      桑田赶紧收回目光,转头看向站在一旁满脸不好意思的女服务生。
  
      “不好意思,请问二位,谁买一下单呢?”
  
      “奥……我……我买单。”桑田连忙掏出手机扫了微信支付码付款。
  
      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脸上热辣辣的,她看了一眼空去的碗中剩下的几片辣椒,心道肯定是这辣椒太辣了。
  
      权城双手抱臂,抿着唇移开目光,脸色也有些不大自然。
  
      等桑田付完钱,权城率先起身,转身就往店外走,桑田没多想,连忙跟在他后面走了出去。
  
      走到一半,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走啊?
  
      懊恼着停下了脚步,犹豫着是要跟权城打个招呼再离开,还是就这样直接转身走掉算了。
  
      正犹豫间,前面的权城脚步也停了,他半侧过身子,用一半棱角分明的俊逸侧脸斜睨着她。
  
      桑田见他已经发现了她,便只好蹭着步子挪上去。
  
      “那个……我真的要去工作了,那我就……”
  
      “你要去哪儿?”
  
      “宁安路。”
  
      “怎么去?”
  
      桑田转眼看向路边,想了一想,“先打车回去事务所,再从事务所开车过去啊!”
  
      眼下她又没开车过来,权城的车也让小侯开走了,除了这样还能怎样?
  
      “你不赶时间?”
  
      “赶啊!”桑田回答得没好气,如果不是权城忽然出现,她这会儿已经到宁安路了。
  
      权城抬起手腕,将手上的表递到桑田面前。
  
      桑田惊了一跳,“都十二点半了吗?”
  
      她脑子里飞快过了一遍,按最快的速度,从这里打车回事务所需要二十分钟,从事务所开车到宁安路最少也要二十分钟,这一来一去,最少是四十分钟之后,那时候已经一点多了。
  
      桑田火急火燎的时候,权城一脸淡漠地站在一旁,手还扣在西裤口袋里,闲闲散散地看着她。
  
      “这还不赖你!”桑田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
  
      “赖我?”权城却是听见了,“你要不再车上胡闹,这会儿我已经把你送到了。”
  
      “……”
  
      桑田正想接着怼回去,一辆沃尔沃停在了路边,一个男人手捧着一件西装外套从驾驶座走了出来,直直朝着权城而来。
  
      “老板,您的衣服。”小侯将衣服恭恭敬敬地递给了权城。
  
      桑田一愣,那件衣服,不就是刚才权城扔进垃圾桶那件么?不是已经扔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她扯起嘴角笑了笑,“原来你有两件一模一样的西服外套啊!”
  
      权城斜斜睨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小侯在一旁连忙解释道,“太太,不是的,这还是刚才那件,老板叫我拿去洗好了烘干送过来的。”
  
      “……”桑田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权城,这意思是说,权城把垃圾桶里的衣服捡回来了?然后拿去洗了还打算接着穿?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他这种人干出来的事情?
  
      见桑田目光怪异,权城将脸别向一旁,不让她看到他拧着眉头一脸别扭难受的模样。
  
      桑田对小侯有些抱歉,虽然不是她直接造成的,可当时她如果不跟权城较劲,权城也不会把衣服丢进垃圾桶里了,小侯也就不用做出去垃圾桶捡衣服这种事了。
  
      “不好意思啊,小侯,不但让你洗了送过来,还让你去垃圾桶里捡衣……”
  
      “好了!”
  
      桑田说到一半的话被权城迅速打断。
  
      “小侯,你先回去吧,有事我会再叫你。”权城一边说着一边脸色怪异地从小侯手里将衣服拿过来穿上。
  
      小侯有点懵,太太刚才说的是去垃圾桶捡衣服吧?他没有做过啊!谁去垃圾桶捡衣服了?(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