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23、被识破了
    权城转头瞅她一眼,“明星可不是普通人,走到哪里都会格外谨慎,尤其赵玉莹现在疯子浪尖上,任何公开露面都会更谨慎,你做这行也好几年了,这点相信不用再提醒你。”
  
      桑田沉默了,权城的分析一点也没错,她现在这样出去很可能暴露目标,赵玉莹如果在周围准备出没,看到可疑人物估计就会马上改变计划,不敢再出现。
  
      她放下推门的手,低了低头有些沮丧,却也没有其他办法,眼下这个机会她不能放弃,更加不能因为个人因素影响工作。
  
      “那……只好先借你的车用一下了。”想了想,继续做最后的挣扎,“要不,我跟你租一天也行。”
  
      明码标价,就不存在什么请吃饭回礼之类的事情了,似乎两全其美。
  
      “你以为我缺你那点钱?”明显带着怒意的声音跟了过来。
  
      桑田一愣,转头便见刚才还一脸闲散的权城这会儿已经完全黑了脸,满满的怒气毫不掩饰。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道完了,又惹到他了,怕是接下来又不好说话了。
  
      赶紧扬起脸扯着嘴角讪笑起来,讨好意味明显。
  
      “我,我就是开个玩笑啦,权总怎么可能是那么小气的人呢,呵呵……”
  
      还真是个小气的人,这么小一点事儿就跟她生起气来了,真难伺候,桑田腹诽着。
  
      权城轻轻哼了一声,依然冷着一张脸,傲娇地将头转向车窗外,似乎根本没打算搭理桑田。
  
      桑田碰了一鼻子灰,也不能发作,只好道。
  
      “那就谢谢权总借我车了,权总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吧,那我就不耽误你,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嗯?”权城转过头来,脸色沉沉,声音沉沉,“你是打算把我赶下我自己的车?”
  
      “……”桑田真的觉太阳穴突突地疼,这家伙怎么这么难搞啊!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非得要跟她较劲,故意的吧?
  
      心里气愤不已,面上却不能爆发出来,还要继续保持着笑容。
  
      “没有没有,我这不是怕耽误你的时间嘛,要是影响了你的工作我……”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
  
      “额……”
  
      “公司里能干的人才多了去了,公司一下午少了我,还不会怎么样。”
  
      桑田愣了愣,“你的意思是……”
  
      “你这工作看起来还挺好玩的,正好我今天下午有空,心情也不错,勉为其难陪你做回狗仔吧。”
  
      “……”桑田再次欲哭无泪了,心道明明就是自己赖着不走,还勉为其难?而且她不是狗仔好不好?
  
      两个人坐在车里蹲守了半个小时左右,桑田因为连吃了两顿午饭实在太饱,加上昨晚又被梦惊扰失眠,这会儿已经有点昏昏欲睡。
  
      权城转头瞧见她的脑袋点来点去,最后直接磕在了车玻璃上,疼得龇牙咧嘴,忍不住低声一句,“真是个笨蛋。”
  
      “啊?!”桑田惊醒过来,惺忪迷糊着眼睛转过头来,“你说什么?”
  
      “说你笨。”
  
      “……”
  
      “困了就先睡会儿吧!”
  
      “不行!”桑田直摇头,她睡了等下赵玉莹出来谁跟?总不能真指望权城吧?
  
      权城看穿她的心思,“不出意外,赵玉莹现在还不会出现。”
  
      “嗯?为什么?”桑田有些奇怪,为什么权城说这话的语气这么笃定,就好像提前知道了什么。
  
      权城淡淡瞥她一眼,“我就是知道。”
  
      昨晚桑田上去换衣服的时候,温晴亲口对秦漠风说今天下午两点出门来店里。
  
      像赵玉莹这么重要的客人,如果是在下午两点之前来店里,温晴绝不可能两点之后才出门,否则会显得怠慢不重视。
  
      所以,赵玉莹和温晴约定的时间,必然是在两点之后,且为了确保蛋糕的新鲜度,极有可能温晴去到店里才会开始做蛋糕。
  
      作为一个熟练且技艺精湛的蛋糕师,做出一个精细的蛋糕最少也要两个小时,更复杂的蛋糕可能耗时三个甚至四个小时,以此推算,赵玉莹和温晴约定的时间应该是在四点到六点之间。
  
      现在才下午一点半多一点。
  
      桑田听完,看时间还充裕,心下松了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懒懒打了个呵欠,抱着手臂歪着身子窝在宽敞的座位里,闭上眼睛准备入睡。
  
      瞌睡虫让她的神经反应变慢,闭上眼睛一分钟后,她才恍然发觉自己似乎又被耍了。
  
      她猛地睁开眼睛,弹地坐了起来,一脸愤怒地看向一旁的权城。
  
      权城正伸手将车里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一些,一抬眼便见桑田觉也不睡了,忽然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瞪着他,似乎要找他麻烦。
  
      “怎么了?”权城挑了挑眉,直起身来,歪着头看她。
  
      车里温度升高,桑田又一直穿着她的羽绒服不肯脱,这会儿她的脸已经微微有些红了,像两片淡淡的红霞飘在她的脸颊上。
  
      被辣椒辣红的嘴唇已经恢复了一些,却依旧有些肿胀,生着气微微撅着的样子更是明显。
  
      加上此时因为情绪略微激动,大眼睛里波光粼粼,水光一片,头发也因为刚才窝着睡了一小会儿而弄得有些凌乱。
  
      如果忽略这些原因,整个画面完全可以让人想入非非。
  
      权城的眼神微微一变,忍不住饶有兴味地将目光在她身上流连起来。
  
      桑田没有察觉,愤愤讨伐。
  
      “所以你早就知道赵玉莹不会这么早来了?”
  
      “嗯。”
  
      “所以你眼睁睁看着我傻乎乎地火烧屁股一样赶时间了?”
  
      “……”
  
      “所以你还以赶时间为由不让我回去事务所拿车,然后借车给我让我欠你人情?”
  
      “……”
  
      “权城!”桑田磨牙,怒火中烧,“所以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看我傻乎乎地被你耍得团团转你就开心了对不对?”
  
      被识破了的权城起先有些尴尬,后来见桑田真的生气到出离愤怒了,不由得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他烦躁地转头看向车窗外,心道早知道不那么心软告诉她,就让她这么难受着打瞌睡得了。(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