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24、你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
    两人之间就这么僵持着过了一小会儿,最终权城还是忍不住转头去瞧桑田。
  
      桑田的瞌睡早已跑光,正一个人气鼓鼓地坐在一旁的副驾驶位上,手紧紧揪着自己的羽绒服下摆,不断地扯来扯去,仿佛她手里捏着的就是权城的脖子。
  
      权城暗自叹了口气,语气些许软化。
  
      “桑小田,说起来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你能不能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心?”
  
      “为了我好?”桑田哼哼冷笑,“骗我是为了我好,耍我是为了我好,敢情你们做什么都是对的,错的都是别人。不好意思,这样的好我要不起,也不稀罕要,你还是留给别的女人吧!”
  
      “什么别的女人,哪儿还有什么别的女人?你这一天到晚的都在想些什么?”权城眉心蹙起,真恨不得抬手将眼前这女人扔出去。
  
      桑田轻轻一哼,干脆将脸撇开看向车窗外,留给权城一个后脑勺。
  
      权城的目光从桑田的后脑勺向下移,看向她的脚,耐着性子问道。
  
      “你的脚好了吗?”
  
      “……”桑田一愣,低头看向自己的左脚,权城不提她倒是差点忘了,这一提又隐隐感觉到了疼痛。
  
      本来已经好得差不多,结果昨晚一摔,又加重了几分,所幸温晴家的急救药十分有效,她回家后又擦了一些剩下的特效药,这会儿已经好了许多。
  
      好了许多,却也不是全好了,走路还是会有些疼。
  
      可眼下她正生着气,骨子里的倔强不允许她这时露出半分的示弱,于是梗着脖子答。
  
      “不劳您费心,已经好了。”
  
      “好了?”权城的眉头拧得都快成小山丘了,盯着桑田的那只脚看了又看,“桑小田,脚好了你走路还能歪歪扭扭,怕不是以后要变成个瘸子了吧?”
  
      “……”桑田一愕,转头怒骂,“靠,会不会说话,你心里压根就盼着我以后变成瘸子是吧?这样你就觉得如果我和你离婚以后就再也嫁不出去,所以不敢和你离婚,这辈子只能赖着你了是吧?”
  
      权城一愣,瞬即嘴角抿出浅浅的弧度,见桑田的目光正盯着他瞧,赶紧又收起来,想了一想。
  
      “啧啧,桑小田,这回你倒是聪明,这些连我都没想到,你都想到了。”
  
      “我……”桑田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
  
      权城手握着方向盘,目光看向前方,声音微懒,“不过,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婚都结了,也没办法了,我只能自认倒霉了,是个瘸子也只能跟你过了。”
  
      “你!……”桑田气得咬牙,“你还敢说你倒霉?明明就是我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被你骗去领证掉进这万年大坑到现在爬不出来!”
  
      权城将脸转向车窗外,避过桑田的目光,嘴边的笑意依旧藏不住。
  
      窗外纷飞的雪越大越来,绒花一般的雪花在空中交织旋转,渐渐将视野里变成一片白皑皑的苍茫之色。
  
      权城的心情也被这雪之美景给点亮了几分。
  
      他再次转头望向桑田,看着她依旧气鼓鼓地坐在那里和自己的羽绒服较劲。
  
      骨节分明的手从方向盘上下移,越过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之间的缝隙,轻轻拉了拉桑田的袖角。
  
      “喂!”轻轻地一声。
  
      “哼!”桑田将袖子扯回来,一脸愤懑地将脸撇向一边。
  
      那只手又跟了过来,继续扯了扯桑田的衣袖,桑田气鼓鼓地干脆将那只手抬起来,用手掌护着自己的衣袖,嘴里还嘟囔道。
  
      “拉拉扯扯到底想干嘛!?”
  
      拉拉扯扯……权城看着桑田那满脸飞窜的红霞,凌乱的发丝和眼中的波光荡漾,这词这会儿听在他耳朵里简直就是别有一番韵致。
  
      他赶紧收回了那只有些不大受控制的手,将手递到唇边轻轻干咳了一声,以此化解只有他才意识到的尴尬。
  
      对着尴尬气氛,桑田懵然不知,只是奇怪地看了权城一眼。
  
      权城连忙将脸再次撇向车窗外,清了清嗓子。
  
      “桑小田,差不多就得了啊!”
  
      “怎样?你对我做了过分的事情我连气都不能生了?而且我生我的气碍着你什么事儿了?你不过被我揭穿说了几句,就忍不住了?”
  
      “啧,你这个女人真是……”权城默默磨牙,也是怒了,眼睛再次飘向桑田的脚踝,“要不是看你还是个瘸子,怕你成为马路杀手殃及无辜,你以为我愿意放着公司一大堆事情不管在这大冷天儿地跟你跑这大老远地蹲着啊?”
  
      桑田微微一愣,垂下眸子看了看自己的脚,这才意识到权城是因为她的脚伤才有了下午这一出。
  
      “还有,你也不看看我什么身份,现在竟沦落到猫在这里跟你一起当狗仔追在明星屁股后面跑,传出去我还要不要混了?你还好意思对我发脾气?我没跟你生气就不错了。”
  
      这话说得声音低了几分,隐隐还透着股委屈劲儿。
  
      桑田怔忪地听完,愣了几秒后忽然就有点想笑。
  
      权城这么憋屈的时候不多,能让他把憋屈坦露出来更是不容易。
  
      桑田心里的气不由得纾解了一大半,她斜着眼睛偷偷瞄了一眼脸上还带着愤愤然的权城,想放下身段服个软,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性格倔强有时候就是这么别扭。
  
      于是干脆不说话,继续讲脸转向车窗外,呆呆地看着窗外飞舞的雪花。
  
      过了一两分钟,最后绷不住的人还是权城。
  
      他以为桑田不说话就是还在生气,想着自己好不容易放下身段连苦肉计都用上了还是不奏效,不由得伸手捏了捏突突疼的太阳穴,声音里满是无奈。
  
      “好了,桑小田,你自己说,你到底想怎样?”
  
      “……”桑田没说话,也没动,脸依旧看向车窗外,只是一双眼睛不由得因为权城这句问话而滴溜溜地转向身侧。
  
      权城当然是看不到桑田的表情的,于是轻轻叹了口气后,语气不甘又无可奈何。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