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26、目标出现
    桑田怔怔然听完,倒也没怎么惊讶,反正早就料到权城不会答应了,她后面也就是想刺激刺激他,过过嘴瘾罢了,结果这家伙一点就着,直接就上嘴了,还咬人!
  
      简直就是流氓加禽兽!
  
      等等,屁话,以后都不准再说……瞧着权城依旧冷沉难看的脸色,桑田后知后觉,这才意识到真正惹怒权城的,原来是最后那句话,早日找回真爱……
  
      果然在他心里最重的,还是那个女人。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也早跟自己说过这已经不关她的事情,但心里还是闪过隐隐的一丝失落。
  
      不过比起昨天,她现在已经算是能淡定地面对了。
  
      她伸手轻轻去推还扣着她腰身不放的男人,权城却是不松手,紧紧盯着她忽然就变得镇定的脸。
  
      “你又怎么了?”权城问,实在不明白刚才这女人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恨不得上来揍他一拳,这才过了几秒钟,就变得冷静淡漠了。
  
      “没事啊!”桑田笑笑。
  
      “真的没事?”
  
      桑田垂下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纠结,现在显露出的任何对那个女人的情绪有什么意义呢,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反而会让她自己都觉得矫情,没出息。
  
      就像温晴说的,何必跟一个已经不在世了的人去计较,就算要计较,计较得过吗?
  
      估计权城压根就觉得她是大题大作,才会在今天就找了上来。
  
      算了,就这样吧!管他心里有谁,都和她无关。
  
      这么想着,咧嘴一笑,扬起脸没心没肺。
  
      “有事儿啊!”
  
      “嗯!?”权城一脸奇怪又严肃地看着她。
  
      桑田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我想上厕所了。”
  
      “……”
  
      权城也是无语了,冷峻的面容终于慢慢放松下来。
  
      桑田挣扎了一下,想将自己的腰从权城的掌心里抽出来。
  
      “喂,你倒是松开啊,你不松开我怎么去洗手间啊!?”
  
      “你确定你要现在下车去洗手间?”
  
      “……什么鬼,那难道要尿在裤子里?刚才怪我用榴莲弄脏了你的车,现在不怕我尿在你车上了?”
  
      闻言,权城的眼神立马变得嫌弃起来,手上却依然没有松动。
  
      “桑小田,尿啊尿的挂在嘴边,还说得这么坦荡,你还是不是个女人了?”
  
      “切,我是不是女人你不知道?”桑田下意识就回怼了一句。说完才发现不妥,弄得她好像在暗示什么。
  
      果然,权城的脸色又变了,在桑田瞧出端倪前,赶紧转头看向车窗外,声音闷闷地传来。
  
      “是不是女人等我下次检查一下。现在,你确定要跟你继续杠吗?”权城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指了指车窗外。
  
      桑田愣了愣,顺着权城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两个女人正向着温晴的蛋糕店里走去,其中一个全副武装,头戴鸭舌帽,包裹严实到浑身上下只露出一双眼睛,低着头行色匆匆。
  
      今天是工作日,这会儿又是上班时间,路上的行人本就不多,桑田几乎一眼就看到了她们。
  
      一瞬间,她就反应了过来,神情立马变得严肃,抬手将权城放在她腰间的手一把掰开,转身回到副驾驶座上拿起了相机。
  
      等她下意识地举起相机准备按下快门时,才忽然想起了什么,慢慢又将相机放下来。
  
      权城侧头瞧她,看着她一脸欣喜萎靡下去,“干什么?不拍了?”
  
      桑田撇撇嘴,有些遗憾地道,“我答应过温晴,不会做让她为难的事情,我如果现在拍了,到时候曝光的时候她会难堪的,说不定还会失去赵玉莹这个大客户。”
  
      权城挑挑眉头,将手放上方向盘,勾唇一笑,“桑小田,你对旁的人倒是挺讲情义的。”
  
      桑田斜了他一眼,她当然听得懂权城这句话的画外音,不就是想说她对他无情无义呗!这个话题要是继续下去,一天一夜都停不下来,索性便干脆装作听不懂。
  
      “什么讲情义啊,我这叫讲信用懂不懂?而且温晴人真的很不错,秦律师真算是够走运的了,契约结婚碰上这么个好老婆,难怪不想离婚了。”
  
      这时两个女人已经走进了蛋糕店,桑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伸长脖子想看到更多,无奈两人进店之后直接去了后厨,无论桑田怎么努力,都瞧不到半点人影了。
  
      “哎,刚才我没看错吧?应该是赵玉莹吧?你应该也看清楚了吧?”桑田有些不大肯定地问道,像是需要得到权城的再一次确认才能安心。
  
      权城将手从方向盘上收回,抱臂而坐,闲闲散散地看向车窗外。
  
      “那我就不知道了。”
  
      “……”
  
      “你瞪着我也没用啊,你以为我是成天闲的没事干的人,专门盯着娱乐圈的八卦啊?那个什么赵玉莹长什么样子我都没记住,怎么可能隔着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女人认出她来?”
  
      “毛线!权城你丫简直睁眼说瞎话,赵玉莹国民度高到连三岁小孩都认识,你会不认识吗?而且明明你们集团公司旗下一款游戏上个月就是找她代言的,她还去过你们公司的活动,当时新闻通稿里发布的照片你们还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你现在竟然跟我说不认识她?”桑田气得嘴里直哼哼。
  
      权城挑着眉眨了眨眼,想了一想,慢慢道,“好像是有那么回事儿,但见过不代表我就要记她长什么样,这是两码事儿。”
  
      见桑田一脸的不相信,完全一副你在胡说八道的表情,权城只好又道。
  
      “有句话叫美的事物都是相似的,漂亮女人其实长得也都差不多,不过是精致了点,我记不住不是很正常么?当然了,你我还是能记住的。”
  
      说着,瞅了一眼桑田。
  
      桑田愣了愣,眼见权城嘴角隐隐约约的一丝笑意,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靠,你是在说我丑吗?有胆儿就直说,拐弯抹角算什么好汉?”
  
      权城一个没绷住,直接笑了出来,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我又不是要上梁山,做什么好汉?”(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