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27、我这种纯情少女
    瞧着桑田气闷闷的样子,权城收了笑,“行了,到底是不是赵玉莹,你等那女人出来自己再仔细瞅瞅不就行了么。这人进去了总是要出来的,最多不过是再多等等。”
  
      说的也是,既然进去了肯定是要出来的,顶多不过两三个小时的事情,她最多也就是再等等了,反正她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
  
      这么想着,心里终于放松了一点,将相机重新放回背包里,重整姿势歪在副驾驶座里。
  
      桑田本来睡意深浓,可经过方才的一番瞌睡虫早已被折腾得跑光了,再说现在这会儿她也不能睡,要不然怎么蹲人呢。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权城时不时看向车窗外的雪景,时而又转过头来无意地扫过桑田,桑田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也是四处转着。
  
      就这么坐了一小会儿,便觉得不大自在起来。
  
      一开始还好,经历过几次眼神相碰又迅速移开之后的尴尬之后,配合着车厢里温暖到让人冒汗的空气,安静的氛围里慢慢蒸腾出一股若有似无的暧昧气氛来。
  
      权城的手指放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着,有一下没一下,疏解着心里如春虫苏醒一般的原一始冲动。
  
      他感觉身上也开始出汗了,伸手准备脱下自己的西服外套。
  
      “你干嘛!?”耳边传来桑田紧张兮兮的声音。
  
      权城一回头,便见桑田一脸惊觉地看着她,那模样仿佛权城下一秒就会冲向她做出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来。
  
      他眉心一动,唇边掠过一丝笑意,目光深深地瞧着桑田,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下。
  
      眼见权城已经将西服外套脱了下来,桑田不由得往车门方向瑟缩了一下。
  
      权城斜斜睨着她,“你在想什么?”
  
      “……你,你干嘛忽然脱衣服!?”桑田答非所问,满脸紧张。
  
      权城笑意加深,眼带戏谑,“你该不会以为我脱衣服是为了要和你怎样吧?”
  
      “……不是吗?”桑田有点怔怔的。
  
      权城无奈地摇了摇头,“就算我想做点什么,可现在是在车上,桑小田,我怎么感觉你脑子里成天就想着这些事儿?”
  
      被戳穿且无情揭露的桑田,本来就红着的脸越发地红了,红到仿佛要滴出血来,她又想起刚才两人亲密接触时脑海里不自觉浮现的画面,不觉低了低头,眼睛都不敢再看权城了。
  
      她连忙坐直了身子,将羽绒服拉到最高,用来挡住自己红得很不自然的脸色。
  
      感受到权城的目光还没从她身上挪开,恍惚还透露出些许嘲笑来,桑田心里郁闷又气愤,硬着头皮闷声道。
  
      “车上怎么了,某些人连在洗手间都干过这事儿呢,现在装得一派正人君子,早干嘛去了?”
  
      闻言,权城转过身来,将手臂搁在车背椅上,侧着头盯着低着头的桑田瞅,歪着嘴角笑得魅惑众生。
  
      “看来你还念念不忘了,莫非……现在还想来个车一震?”
  
      桑田听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不由得神经一震,满脸不可思议加嫌弃地转头看向权城,此刻权城脸上的笑意看不出是认真,还是在故意使坏。
  
      怕权城来真的,桑田瞬间就蔫了,又将自己的身子往下挪了挪,藏进羽绒服里,闷声道。
  
      “谁念念不忘了,那种事情,是个人都不会那么容易忘记好吗?何况是我这种纯情少女。”
  
      “纯情少女?”权城挑挑眉,笑意扩大,“桑小田,你说这话还不害臊,也不瞧瞧自己多少岁的人了?还有,你也就这副外表看起来纯情了点儿,在那事儿上头,你可一点都不纯情,我还不知道你?”
  
      嘴上是这样说,可权城歪着头瞧着桑田那一脸红霞,和她眼中颤颤巍巍的娇羞,心里却在想着,如果不是知道她早已是孩子的妈妈,或许他还真就信了她这个纯情少女。
  
      桑田脸更红了,对于权城随口就将那种事情挂在嘴边的态度,在心里表示了严重鄙视,翻了个白眼,撇撇嘴。
  
      “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权城的神情微微凝滞,瞬即恢复后,坐正身子,修长的手指扶上方向盘。
  
      “那你到底是不是想来次车一震?”
  
      “……”
  
      “如果你想,我倒也不介意配合你一下。”
  
      “……”
  
      “没想到啊,纯情少女喜欢玩这么重口味儿的。”
  
      权城说着,伸手就要去捞人。
  
      桑田吓得大惊失色,赶紧一把推开作势要来抱她的权城,一脸惊悚大喊。
  
      “靠,权城,你丫变态是不是?”
  
      两个人正吵吵闹闹的时候,权城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了起来,目光看向车窗外。
  
      桑田顺着他的目光方向看过去,两个女人从温晴的店里走出来,其中一个头戴鸭舌帽低着头,一身黑衣,包裹严实,从头到脚只露出一双眼睛,另一个手里提着一个巨大的蛋糕。
  
      正是刚才走进去的两个女人。
  
      桑田不由得愣了愣,刚才进去的时候没看清,这会儿她才发现,其中一个女人的肚子微微凸起,即使是藏在大了两三个号的宽松羽绒服里也掩藏不住,很明显,是已经怀孕了,并且怀孕的月份已经不小了,估计最好有五个月了。
  
      之前在微博和新闻里流传的偷拍图都是高糊,只能看清一个影子,大冬天又穿得厚,臃肿一些在所难免,这也成了赵玉莹粉丝和其他吃瓜路人辩驳的主要理由。
  
      可真的肉眼看到真人的时候,就明显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什么衣服显得臃肿,简直就是在骗鬼。
  
      权城瞧她一眼,“现在不需要我帮你确认是不是赵玉莹了吧?”
  
      “不用了。”桑田毫不犹豫地回答,怀孕的事实在摆在眼前了,还能说是其他人不成?
  
      权城忽地嗤笑了一声。
  
      桑田一脸奇怪,“你笑什么?还不赶紧开车准备追上去啊?”
  
      权城不紧不慢地将手从方向盘上收回来,声音慵懒闲散,“桑小田,平时你看着挺机灵,实际上……有时候说你傻吧,你还真是傻。”
  
      “……”(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