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28、不如我们打个赌
    瞧着桑田还是一脸懵,权城无奈叹口气,只好继续解释道。
  
      “你觉得赵玉莹会蠢到露个肚子出来从正门大摇大摆地出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桑田愣了愣,似乎还是有些不大明白。
  
      “可明明刚才那女人肚子就是怀孕了啊,而且就是刚才我们看到一起进去的那两个女人,最重要的一点是,和网上流传的路人偶遇照片是吻合的。”
  
      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着刚才的女人就是赵玉莹,几乎没有任何疑问。
  
      权城眯了眯眼,声音深沉凉漠。
  
      “这才是最奇怪的点。”
  
      “……”
  
      “所有都完全吻合,才是最大的破绽。”
  
      桑田一脸懵,尔后不觉笑了,带着一丝无奈,“哎,权总,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看《名侦探柯南》啊?”
  
      权城脸上闪过一抹讶异,转头看向桑田,没有说话,神情略微复杂。
  
      “看来是了,难怪你会想那么多,有时候事情其实就是那么简单,想太多反而变得复杂容易被误导。”桑田的语气变得语重心长,颇有耐心劝导的意味,“我知道,商场的尔虞我诈你见识的太多,让你防备心很重,又老喜欢看柯南,难免在这种时候思维会跳跃,但是现在其实就是明摆着的事实啊,你……”
  
      “所以说,你不相信我?”权城审视地看着桑田。
  
      桑田抿了抿唇,咽了咽口水,“我知道我我这么说你会生气,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啊,我总不能为了讨好你装聋作哑啊,这件事对于我和我们事务所可都是很重要的。”
  
      “行了,不就是八百万嘛!”权城将手搭向方向盘,恢复成一脸淡漠目视前方。
  
      “是啊,八百万可是比王丹萍那个案子钱还多,所以我绝对不能……”桑田下意识地回了一半,忽而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什么,惊讶地转头看向权城那张完美的侧颜,“你怎么知道这个案子价值八百万?”
  
      权城手指轻轻敲着方向盘,“在景城,我想知道却不能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多。”
  
      “你……你监视我?”桑田想不出其他原因。
  
      权城横了她一眼,一脸鄙夷,“桑小田,你以为我花钱养人就是为了做监视你这种无聊的事情吗?”
  
      “那……”桑田微微细想了一下,拍了拍大腿,低声磨牙,“赵卓南,你个狗腿子!”
  
      看赵卓南见着权城那狗腿的模样,她早该想到的,也不知道那厮除了这件事,还给权城这边透露了些什么关于她的消息。
  
      余光里,权城的表情没有分毫变化,“事成后你能拿到四百万,加上之前案子的两三百万,七八百万,桑小田,你用这么多钱,是想做什么呢?”
  
      桑田心里咯噔一下,不由得狠狠跳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心虚,旋即咧嘴一笑。
  
      “什么做什么啊,我就是赚钱啊,有钱赚为什么不赚,谁还能怕钱多不成?你看看你自己,身家也千亿了,还不是每天忙着赚钱,还小气吧啦的,这么有钱还能跟我这种穷鬼斤斤计较叫我赔车又赔西服的……”
  
      权城透着冷光的眼神横了过来,桑田察觉,赶紧住了嘴,继续咧嘴笑道。
  
      “我就是打个比方,没有人会嫌钱多的。”
  
      权城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转回头看向两个走到停车场准备上车的两个女人。
  
      “桑小田,不如我们打个赌。”
  
      “打赌?什么鬼?”桑田有点懵,顺着权城的目光也看了过去,心里一急正准备让权城直接追上去,耳边传来权城笃定的声音。
  
      “你不是不相信我吗?那我们就赌赌,今天谁的判断是对的,如果你赢了,那八百万我付给你们,如果我赢了……”
  
      桑田一开始听到权城说道他要赔八百万做赌注,不由得心里还在高兴,这会儿听到权城开始说她的赌注,猛地有些紧张起来,见权城忽然停住了,绷着一张脸紧张地看向权城,咽了咽口水。
  
      “如果你赢了,你想要什么?别问我要八百万啊,我可没那么多钱,就算把我卖了也不值那么多钱。”
  
      权城勾起唇角轻轻一笑,“你倒是还有些自知之明。”
  
      “……”眼看着那两个女人上的车已经发动了,桑田急了,“到底什么,你倒是说啊!要是现在想不出来,就路上慢慢想,现在先跟我追上他们。”
  
      “那你是答应了?”权城侧头问道。
  
      “答应什么啊?我都不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放心,我要的肯定是你付得起的。”
  
      “那行行行,我答应我答应,你先给我跟上他们。”桑田记得都快从座位上跳起来了,如果她的脚没事,她都想把权城给推开自己来开车了。
  
      待她话音一落,她人还没反应过来,车已经直接冲出去了,震得她半坐起来的身子重新被安全带给拉回了座位,羽绒服的大帽子也被掀翻盖住了她的头脸,别提多狼狈了。
  
      桑田赶紧从帽子里钻出来,顾不得自己此刻的形象,眼睛紧紧盯着前方。
  
      这辆黑色沃尔沃外表看着平平无奇,车的性能却十分出色,无论上坡下坡还是拐弯绕道,都表现完美,典型的低调实用。
  
      权城的车技也是了得,比之桑田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为了不被发现还经常成功躲在其他车后面隐蔽的同时,还能与追踪的奔驰保姆车一直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桑田不由得心里稍稍放松,笑道,“权总不但具有生意头脑,车技跟踪技术更是了得啊,天生具备狗仔天赋。”
  
      权城嘴角抽抽,目不斜视,语气懒散,“不好意思,这应该叫做天赋异禀,做什么都能做好,不像有些人,做了好几年都还是那么笨。”
  
      “……”
  
      桑田撇撇嘴,看在这会儿权城在帮忙她的份儿上,决定不跟这小气的家伙计较。
  
      就这样跟了七八分钟,权城的眉心动了动,忽然就将车速降了下来。
  
      眼看着赵玉莹坐着的奔驰保姆车踪影时隐时现,好像随时就要跟丢了,桑田急了。(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