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30、桑小田,别怕
    权城的口气如此笃定,桑田的眉头越皱越紧。
  
      她的目光转向他们跟了一路,此时距离他们不到三十米的奔驰保姆车。
  
      从之前各种报道的综合数据里可以得出完全肯定的结论,这辆以赵玉莹名字首字母zyy为开头车牌的车。
  
      并且,最后上车的两个人无论身形还是衣着打扮,都与赵玉莹流传出来的诸多路人偶遇照风格一致。
  
      如果赵玉莹不在车里面,那刚才上车的人又会是谁呢?
  
      带着一连串疑问的桑田,看着保姆车在眼前时隐时现,不时有其他追踪的车超车而过,奔驰保姆车明显有所察觉,开始不断地变幻速度和变道,意图摆脱身后的跟踪。
  
      此刻,权城放慢速度并尽量隐蔽起来,是为了不让狗仔发现他们而将他们视作众矢之的,这可是头条大新闻,谁拍到第一条谁就是最大的赢家,所有同行都是竞争对手,尤其是冲锋陷阵的。
  
      之后的几分钟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只是又出现了两三辆跟踪的车辆,权城和桑田的沃尔沃被甩在了最后头。
  
      桑田的视野里已经没了奔驰保姆车的踪影,她不免开始有些着急。
  
      “权城,这样会不会有问题?我们要不要稍微加快点速度,至少不能保姆车脱离视线啊!”
  
      权城睨她一眼,没有接话,只是眼中的沉冷镇静透出来的强势笃定让人不敢再开口辩驳。
  
      桑田被他这一眼看得心里七上八下,后面的问话直接给咽了回去,正郁闷的时候,只听得耳边一声闷响划过。
  
      她下意识地捂住耳朵,转头朝着声音方向看去,在距离他们不足一百米的地方,一辆面包车和一辆suv相撞在了一起,面包车的左翼整扇车门被撞瘪了下去,车底还在不断地冒着白烟,桑尼suv的车头也凹陷了。
  
      桑尼suv的身后,是一道长长的轮胎划痕,在白色的雪上格外明显而触目惊心。
  
      顿时,道路上掀起了一阵骚乱,事故周围车辆的人从车里下来,人声开始喧嚣,不断有喇叭鸣笛声响起,被堵住的车辆迅速拥挤成一片,现场陷入混乱。
  
      事发路段五百米处正好有一座公立医院,事发后不到两分钟后,救护车赶到,救护人员从两辆车里抬出了五六个满头是血的男人,尤其是被撞的面包车里的三个伤者,已经陷入了昏迷。
  
      桑田一脸震惊地半天没回过神,因为她发现那两辆相撞的车,都是刚才一起跟踪赵玉莹的车,并且被撞的那辆面包车就是走在最前面的。
  
      如果刚才权城紧追不舍,怕是现在被撞到的就是他们了,此刻头破血流生死未卜地被抬入医院里的人,恐怕就是她和权城了。
  
      一想到那个画面,想到权城因为她陷入生死未卜的局面,桑田的心不自觉地就揪扯起来。
  
      她眼前有些恍惚,呼吸急促地深吸了两口气,咽了咽口水。
  
      权城递过来一个眼神,眉头轻皱,“桑小田,你怎么了?”
  
      说着,腾出一只手抽出一张纸递给她。
  
      桑田垂着眸子摇了摇头,伸出去接纸巾的那只手还在微微颤抖,手刚托起纸巾,还没来得及覆上额头擦擦冷汗,就因为颤抖掉落了。
  
      权城刚想出声调侃桑田几句,亏得还是当过两年警察的人,又做了好几年追着人跑的工作,到了如今还是这般胆小。
  
      话还没出口,一转头间就见桑田闷着头,浓密的眼睫毛变得根根分明,似乎在压抑隐忍着什么。
  
      瞬间,权城的目光一凝,长臂一伸不由分说将桑田整个地拉了过去,将她抱了起来。
  
      感受到怀里的女人不可抑制的颤抖,权城的眉心越拧越紧,一手抱着她一手抓着她的一只手腕,声音轻却带着沉冷的强势。
  
      “桑小田,别怕,被撞的人不是你。”
  
      桑田没动,只是任由着他抱着,眼前恍惚出一片火光,手上不由自主地揪紧了权城的衬衣袖口。
  
      她摇了摇头,紧紧抿着唇,抬起晶亮的眸子看了权城一眼,马上又低了下去。
  
      就这么一眼,权城好似就明白了什么。
  
      他眼中闪过一抹讶异,不由得笑了,两只大手都伸了过来,将桑田抓着他袖口的手也握在了手里,紧紧地包住。
  
      “放心,我也不会那么容易死的。我要是死了,你可是要当寡妇的,我怎么舍得死?”
  
      桑田猛然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被权城识破了,脸上一热,此时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她的身体已经不再颤抖了。
  
      她连忙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掌心里挣脱出来,一边起身回到副驾驶位上,一边嘴里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你别自作多情了,我跟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还这么年轻,寡妇我才不当呢!”
  
      话音未落,手又被人从身后轻轻一扯,轻易便将她重新扯回到了男人腿上,耳边传来男人轻轻的一声嗤笑,喷薄的热气晕染在她的脖颈上,带出一片细碎的微痒来,惊得她心里都像是飘了一片羽毛似的,若有似无地飘来荡去。
  
      “你不当寡妇,那你要是去找谁去?”带着调侃又分明有些醋味儿的问话。
  
      桑田转头想说什么,一转眼就看到权城盯着她的那双幽深的眼睛里,仿若有着星辰大海一般灿烂又深沉的时候,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颇有些蔫声蔫气地回了一句。
  
      “没啊,我为什么要去找别的男人啊,我自己一个人就不能过了吗?”
  
      权城明显松了口气,将头搁在桑田的肩上,叹道。
  
      “行了,冲你这句话,我怎么也不能让你当寡妇不是?放心吧,我没事,也不会让你有事。”
  
      两人正说着话,后面响起了喇叭鸣笛声。
  
      桑田转头一看,道路已经疏通了,拥堵的车辆开始重新缓缓前行,他们前面的车辆已经走出十几米了,后面的车辆不断地按着喇叭催促着,桑田赶紧蹦起来闪身回到了自己的副驾驶位上。
  
      车子重新启动,汇入汹涌的车流之中。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