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44、放了屁就跑
    桑田倒是也没有不耐烦,时而还会附和一声,每当这时,包子就在电话那头傻呵呵地乐。
  
      “奥,妈咪,我想不想跟哥哥说话呀?”不等桑田回答,包子又马上道,“妈咪,你等一下下,我去把电话给哥哥哦!”
  
      桑田愣了愣,团子吗?想起昨天那个乖巧到让人心疼,早熟到让人忽视的孩子。
  
      和包子的天生话痨属性不同,团子是另一个极端,话少得可怜,桑田不禁有些担心起等下接了电话之后该说点什么。
  
      还没想好,电话那头就又响起原来那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这回带了一点的心翼翼。
  
      “妈咪,哥哥害羞了,不肯来接电话……”
  
      桑田心下也是松了口气,正想说没关系之类的话,包子又开始自顾自地兀自说起来。
  
      “但是妈咪你不要伤心,哥哥也是喜欢妈妈咪,想见到妈咪的,昨天还问我是不是舍不得妈咪走呢!只是哥哥一直都是这样的,他脸皮可薄了!”包子说着,丝毫没意识到这不就是变相在说自己脸皮厚吗?缠着她妈咪说个没完没了的,桑田不由得抿着唇笑,包子还在继续安慰她。
  
      “所以妈咪,你不要伤心,也不要怪哥哥哦,哥哥不是故意的!”
  
      兴许是急了,这么一长串的话这次她说得都不带停顿的,语气也是像极了把这头的桑田当做孩子一般诱惑着。
  
      桑田不由得笑起来。
  
      “好,我当然不会怪他,你在家可要照顾好你哥哥哦!”
  
      “嘻嘻,好呀!哥哥,妈咪让我照顾你哦,你可要听话哦!”这话,家伙的声音了些,明显就是对着一旁的团子说的。
  
      桑田几乎可以想象,团子一头的黑线看着她这个傻妹妹。
  
      两人又一起聊了十来分钟,团子像是永远有着说不完的话似的,将白天去选幼儿园,在那里遇到了什么老师,遇到了什么同学,哪个老师漂亮温柔,哪个老师凶巴巴很吓人,哪个同学很有趣,哪个同学很奇怪之类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桑田。
  
      这么琐碎又幼稚的事情,桑田竟然也听得津津有味。
  
      正当两人聊得正欢的时候,忽然空气里响起了一声怪异的响声。
  
      “咕……”
  
      突兀又清晰,一瞬间,整个车厢都安静了下来,连带着电话里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权城微微错愕地转过头来,桑田反应过来,心中先是一惊,与权城的眼神在空中相撞,分辨出他的错愕和惊讶之后,赶紧转过身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然后脑子里转得飞快,两三秒的时间里脑海里就闪过无数的想法,最后还是决定主动聊个话题,转移旁边这个男人,还有电话里这个屁娃的注意力。
  
      刚想开口,电话里奶声奶气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妈咪,好像有个奇怪的声音耶……”
  
      “……”
  
      桑田握着电话的手轻轻一颤,讪讪一笑,“是吗?哈哈,有吗?”
  
      一边说着一边偷偷拿眼睛瞧权城,然后分明在权城那诡异的嘴角边发现了一丝满满嘲讽的笑意,心中又是愤怒又是羞愧。
  
      没等她羞愧完,奶音再次自顾自地说起来。
  
      “有呀,好像……好像……好像我今天见到的一个奇怪的朋友,他一见我就放了一个屁,就跟刚才的声音一模一样呢!”家伙一脸懵懂无知,天真无邪的抱怨还在继续,“妈咪你不知道呀,他真是好坏的,对着我放完屁就跑了,可臭臭了!”
  
      这个奇怪的朋友名叫陈蛋蛋,今年快五岁了,是包子今天去看的国际双语幼儿园里遇到的一个相当调皮的孩子,平时在大班里那算是个霸王,今天第一次见着长得粉雕玉琢一只的包子,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变得斯文起来,站在那儿变天没说话,只是不断地挪着步子靠近过去。
  
      一开始,包子还没发现他的存在,等她发现的时候,一回头看过去,见到个一样长着大眼睛的陈蛋蛋,友好地绽放出露出白牙的甜甜笑容来,结果那家伙不知怎么的,脸竟然开始变红起来,然后大煞风景地猛地崩出个屁来,原本就很红的脸瞬间通红得像个熟的快要烂掉的了红苹果一般,不等包子反应过来捂住鼻子,一转身,一溜烟就跑掉了。
  
      剩下包子呆在那里风中凌乱,过了两秒才慢半拍地抬起两只胖手连忙捂住嘴巴鼻子,淡淡的眉毛也拧成了麻花儿。
  
      当然这些桑田自然是不知道的,包子还没来得及告诉她。
  
      脸红的不止陈蛋蛋一个,还有这会儿的桑田。
  
      如果说刚才桑田还只是羞愧,这会儿就已经要羞愧难当到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了,脸上都是火辣辣一片。
  
      “啊,是吗,哈哈!”她心虚地打着哈哈,“包子,你还是赶紧吃饭吧,再不吃饭都要凉了,今天就先这样哈。”
  
      说着就要将电话递回给权城,但是包子在那头似乎还是有些不舍,赶紧揪着在桑田将电话递回去之前巴巴地问了一句。
  
      “那妈咪,圆圆,明天可以打电话给你吗?”
  
      桑田微微一怔,过了两秒,才道,“当然可以。”
  
      “真的吗?”家伙很是高兴。
  
      “当然了。”
  
      “那我还是打爹地的电话就能找到你吗?”
  
      桑田转眼瞅了瞅权城,摇了摇头,“不,你打我的吧!待会儿我让你爹地把我的电话给你。”
  
      “太好了,妈咪你真好!”家伙嘴上抹了蜜一般,在电话那头欢呼雀跃地庆祝着。
  
      还在羞窘之中的桑田赶紧将电话递还了回去。
  
      权城接过电话时脸上的表情明显已经有些不对,但开口对着电话说话时候的声音还是稳稳的,听不出丝毫情绪变化。
  
      “包子,该好好吃饭了,明天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不准是吃饭时间,听到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