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45、不自觉地在意
    权城转头看向一旁背着身子背对着他似乎在扒拉车窗玻璃的桑田,不知怎么的,心情就无比畅快起来。
  
      包子还在那头哼哼唧唧,“爹地,今天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必须老实告诉圆圆哦!”
  
      “什么?”权城不甚在意地回。
  
      “就是,爹地,刚才是不是你在放屁呀?你不怕被妈咪听到吗?妈咪是不会喜欢放屁那么大声的男孩子的!”就像她也有点儿不大喜欢今天对着她放屁的朋友,因为一想起他就觉得是臭臭的味道。
  
      包子好心提醒她爹地,她可不想因为这样把她妈咪给吓跑了。
  
      权城绷着的嘴角没忍住,差点笑出来,稳了稳声音才继续道,“你觉得你爹地会干这么丢人的事儿吗?”
  
      “咦,难道不是爹地你吗?”这头的包子一边啃着一个狮子头一边拧着眉头满脸疑惑,她应该没听错才对呀,明明就是和今天那个奇怪朋友发出的声音一模一样的。
  
      可不是爹地还能是谁呢?包子陷入了沉思。
  
      一直窝在一边扒拉着车窗怨念无比的桑田终于转过头来,眼神努力带着凶狠瞪着权城,满满的威胁意味明显。
  
      权城挑了挑眉,默然表示自己很无辜,干咳了一声,连忙对电话里还在兀自思索的包子道。
  
      “好了,包子,好好吃你的饭,别纠结这些了。爹地会晚一些回来,你们要早点睡觉,不要让我回来之后还看到你们没睡。”
  
      说着,挂了电话。
  
      桑田总算松了口气,准备继续去怨念地扒拉窗户,刚转身忽然又觉得不对劲儿,又转回头来瞪着权城。
  
      “你刚才为什么要否认?”
  
      权城一脸懵,“屁又不是我放的,难道我还要承认不成?”
  
      “……”桑田磨牙的同时,再次垂下头,恨不得要将头垂到地下去。
  
      “别再低头了,再低头都要把胸部压成飞机场了。”那他可就亏了。
  
      头上传来了“好心”的温馨提示。
  
      桑田怒目而视,直接忽略掉他的话,“那你不会直接不回答呀,你说不是你,现在就你和我两个人,不就是说那个人是我吗?”
  
      权城心说,可不就是你吗?可瞧着桑田那悲愤到不能自已的模样,忽然又有些不忍心了。
  
      刚才他听见那一声,真也是惊到了,虽然这场景不是没发生过,当初她也是羞愤得要死,好面子又倔强,差点儿就要因为这事儿要和他闹分手了,觉得再见他太丢脸了,真直接将他晾在一边整整一个星期,一个星期没见他一次。
  
      好不容易哄回来,条件是要当做那事儿没发生过,并且不许再提。
  
      权城哪敢再提啊,就算不分手要再晾他个把星期半个月的,他也禁不住啊!
  
      于是,真的信守承诺再没提过。
  
      所以刚才,他是真惊到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她竟然还是这样,一面觉得好笑一面回想起从前,想笑又不敢真的笑出来,憋出内伤也只能忍着。
  
      看着和当初如出一辙的反应,也为了避免这次再引发什么无辜惨案让他被迁怒,于是,他决定干脆直接就装聋作哑了。
  
      “什么啊,什么那个人不是你?”他有些疑惑地拧着眉头看着桑田,说得跟真的似的,“刚才不就是你肚子饿了响了一下吗?还有其他的吗?”
  
      桑田直接愣住,看向权城的目光有些不可置信,她刚才看权城憋笑的表情,还以为他全都知道了,就知道刚才是她在放屁所以要嘲笑她。
  
      难道,他一直以为是她肚子饿了发出的声音?
  
      是她……自己多想了?
  
      可就连包子都听出来,说像是她那个什么同学放屁的声音了,权城这么大的一个人,平时又那么精明,会连肚子饿还是放屁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吗?
  
      看着桑田脸上神色变幻,一面说服自己权城说的是真的一面又有些怀疑纠结,权城连忙又道。
  
      “你是不是怕包子误会?包子那就是白天遇到个奇怪的同学,心里有阴影了,听着有点像就觉得是了,孩子家家,你跟她较真个什么劲儿,难道你还真要生她的气啊?”
  
      “我……”桑田说不出话来,权城的重点已经在劝她不要生气了,好像是真不知道?
  
      “好了好了,她个屁娃,这档子事儿在她那里能记多久啊,说不定今晚睡一觉醒来就忘了。”
  
      “那要是……”桑田还有点不放心,却又有点说不出口。
  
      “你想说的是她要是没忘?要是没忘,哪天她要是再提起,我好好跟她说一下不就行了,看把你紧张得!”
  
      被权城看出了紧张情绪,桑田略有些心虚,连忙让自己显得镇静一些,整理了表情重新好好坐直了身体。
  
      “我,我哪有紧张啊!?”梗着脖子嘴硬,对,不是紧张,只是有些心虚罢了。
  
      权城也不纠结,顿了两秒,径自道,“你就这么在意自己在包子心里的形象啊?”甚至都不急着跟他解释,反而一直在担心记挂着包子是不是“误会”她了。
  
      “我……”桑田自己也愣了片刻,是啊,她为什么要这么在意自己在一个奶娃心里的形象呢,她自己也不大明白,不过她这会儿又有多余的时间细想,赶紧脑子里飞快地转动着,想着先应付了眼前权城这直白又犀利的问话才是。
  
      “我在包子那里好歹也是个长辈吧,总得以身作则,不能让她觉得不靠谱,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权城没有立刻接话,只是侧着头饶有兴味地盯着她的侧脸瞧,心里的放松更加放大起来。其实他刚才问话的重点不在于到底是为什么,而是桑田是不是真的在意包子,现在她忙着解释原因,却没有发现自己并没有否认这一点,说明在她的潜意识里也是默认了。
  
      更意想不到的是,在她后来的解释里,她理所当然地以长辈自居,什么长辈?那只能是一个身份,就是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