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46、拍到那个男人了!
    桑田能打心底里在意包子,与权城最想看到的。
  
      两个人正各怀心思地斗着嘴,忽然,不远处的车库方向有了动静,桑田连忙瞪大眼睛,并将相机架起来严阵以待。
  
      车库的闸门缓缓拉开,从车库里射出来的光线透过森林的枝叶洒落在雪地上,让雪地变得影影绰绰。
  
      当闸门全面拉起,两束过于明亮的光线闪烁起来,原来是车头灯亮起,桑田被猝不及防照得眼睛眯起,赶紧调整了相机的曝光度。
  
      一辆体型庞大的奔驰越野车从车库里慢慢行驶了出来。
  
      也许是位置找得太好,也许是对于这个地方的隐蔽性过于自信,奔驰越野车里的人对于这边停着一辆车并且有人在拍摄一无所知,甚至在拐弯后加速汽车之前,将车窗打开了一半,从里面扔出一个烟头。
  
      正对着**忧愁想着拍不到车里情况的桑田,立马抓住这个机会,趁着这不过三秒钟的时间,咔擦咔擦一连拍了几十张。
  
      只要有几张能用就行了!
  
      奔驰越野车在雪夜里疾驰而去,带起一阵奔腾呼啸声响,在这寂静的山林里显得越发清晰,远去。
  
      周围重新变得安静下来。
  
      虽然位置够好,但没有专业设备,又已经入了夜,靠肉眼是不可能看清楚车库距离位置的情况的,所以权城一直不动声色地瞧着桑田忙活着。
  
      桑田有些兴奋地放下相机,翻看刚才那两三秒拍下的照片。
  
      大部分都是过于模糊,只看得到车里坐着两个人,完全无法分辨车里人的面目。
  
      但中间有几张,因为烟头没有完全熄灭,残余的亮橙色光芒闪烁之间,竟将车里人的样子照得清晰了许多。
  
      而且其中还有两三张,坐在副驾驶座的女人似乎回过头来对着扔着烟头的男人说话,残余烟头的光亮配合着桑田相机的亮度,模糊之下基本辨认出那就是这次跟踪事件的主角——赵玉莹。
  
      桑田更兴奋了,看来这次是赌赢了,赵玉莹真的在这里而不在她自己的别墅里!
  
      带着这样的兴奋和希望,赶紧又往下翻了几张,当翻到其中一张时,瞬间愣住了。
  
      她脸上兴奋的笑意凝滞了片刻,然后缓缓消失,眼神中的兴奋也随之变成了震惊和不可置信,再慢慢变成了疑惑和不解。
  
      权城本来没怎么留意这边,对于到底谁才是赵玉莹的幽会对象,以及谁才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他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他冰天雪地里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是为了眼前这个女人口中很重要的事情。
  
      看着桑田那越来越兴奋的样子,他当然猜到是拍到了,刚想提起他们之间赌约的事情,让桑田愿赌服输跟她谈谈输给他的条件时,眼风就扫到她骤变的脸色,他忍不住拧了眉头,不明白刚才还一脸兴奋,怎么这会儿就这样儿了。
  
      “怎么了?”他沉着声音问了一句。
  
      桑田没有接话,转头看向他,清澈明眸里藏不住的疑惑瞬间又变成了翻江倒海的怒意。
  
      权城不由得看得心里一紧,怎么都拍到了还这么不高兴?而且似乎这不高兴,还跟他有关似的,他又做错了什么惹到她了?
  
      带着这样的疑惑,权城连忙侧过身子,就着桑田的手稍稍拿过她手里的相机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照片,不由得也是微微一怔。
  
      不过一瞬间,不等桑田开口,他已经坐直了身体,正襟危坐面露严肃,眉目之间再没了方才事不关己的轻松淡然,凉漠着声音道。
  
      “这张照片你先不要拿去曝光,也不要拿去和那些粉丝交差,暂时保密,我来处理。”
  
      “你处理?”桑田笑了,带着微微的讽刺,“你想怎么处理?”
  
      这件事情本来不关权城的事情,可现在他却说他来处理,如果不是他也认识并确定照片里人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会这么说?
  
      权城脸色微恻,却不打算说太多,“这个你先不用管,最多一天,明天我就会告诉你下一步怎么走。”
  
      桑田绷紧唇角,没有接话,其实她就知道这张照片被权城看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车厢里的空气再次变得凝滞起来,谁也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各心事地坐在位置上安静地思考出神着。
  
      手机铃声响起来,打破了这份安静。
  
      这次不是权城的手机了,而是桑田的。
  
      她拿起来看了看,屏幕上闪着赵卓南的名字。
  
      “喂。”
  
      “喂,桑田,你那边蹲到了吗?”一上来,赵卓南就急急忙忙地问道。
  
      桑田神情微顿,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权城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虚还是真的在认真想心事,权城将头望向车窗外的如墨夜色,根本对她的这种眼神置若罔闻。
  
      确实是蹲到了,可有人不让她说啊,她能怎么办?
  
      心里很有些不爽,却不能发作,又不能直接说出来,只能转移话题。
  
      “你那边呢?”
  
      “我这边?”赵卓南嗤了一声,颇有些失望和不忿,“别说了,这边一大帮子的记者加上我,几十号人大雪天的在这儿蹲了一个下午加半个晚上了,这次可是很多狗仔们亲眼看到赵玉莹坐着她自己的保姆车进去了的,都以为这次铁定不会错,结果你猜怎么着?”
  
      桑田心中也是微微惊讶,虽然心里非常清楚赵卓南在那别墅外肯定是要空手而归的,可听赵卓南这口气,似乎有些不寻常。
  
      “怎么着?”她顺着问了下去。
  
      “你不知道,我是守在别墅的车库出口,知道赵玉莹就算在别墅里头也不可能从蹲了一堆记者的正门或者后门出来,就守在那儿了。没想到,里面还真出来个女人,黑衣黑裙,包裹严实,跟你先前描述的一样。”
  
      桑田眼珠子微微转动,这会儿也才想起白天跟了一路的奔驰保姆车,当时要不是权城坚持,她也真以为那个女人就是赵玉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