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47、狸猫换太子
    这会儿听赵卓南这样说,不免也有些好奇,那车里当时到底是谁替换了赵玉莹。
  
      “那个女人是谁?”她问道。
  
      “嗨,你肯定猜不到!”赵卓南卖关子。
  
      “猜不到那你就快说!”桑田现在心情也不好,懒得说好话来哄着赵卓南说话,口气凶得好像赵卓南要是再敢多废话一句她就要提着八百米砍刀上去了,吓得那头拿着电话本来还准备跟她逗逗闷子的赵卓南手都抖了一抖。
  
      “好好好,我说我说!”赵卓南赶紧道,“我在车库那里等了四五个时,就在刚才,那个女人冲出来,还穿着那一身黑衣黑裙,而且跑得飞快,我差点儿就跟不上。结果你猜怎么着?”
  
      “我不猜,你丫给我一次性说完!”桑田磨着牙道。
  
      “……”赵卓南被怼得一鼻子灰,倒也不恼,“女人跑出地下车库后,竟然直接就跑向了别墅区里的另一座别墅,而且飞快地掏出钥匙进去了,那座别墅距离赵玉莹的别墅不过两三百米远。”
  
      桑田心里咯噔一声,赵卓南的声音还在继续。
  
      “一开始我还好奇,以为这赵玉莹有钱烧的,为了转移这群狗仔的目光在同一个区里买了第二套别墅呢,结果那黑衣女人进去别墅后就放松了警惕,松了口气就取下了帽子和口罩,嘿,我一瞧,那哪里是赵玉莹啊!”
  
      “你……看到她是谁?”
  
      “我刚才查了一下资料,好像叫温晴,是秦氏集团大公子的夫人,和赵玉莹是邻居,今天你说的哪家蛋糕店也是她开的,我估摸着,估计是你们蹲在蛋糕店外面的时候就被他们发现了,然后赵玉莹向店老板温晴求助,一起想出了这调虎离山,狸猫换太子的伎俩……”
  
      “温晴……”桑田脑子有点乱哄哄的,心不断地往下坠着,那头的赵卓南还在不停地说着,可她已经没心情再听他说下去了,她的目光不自觉地望向她刚才拍到的照片。
  
      照片里,烟头橙黄色略显黯淡的光后,模糊却又清晰的影像里,赵玉莹脸上带着满足又幸福的笑意,看向他身边的男人,这个男人的侧面,缓慢地在和昨天桑田在秦家别墅里见到的男人相重合。
  
      那个看上去对温晴温柔又体贴的男人,那个权城口中对温晴满满不舍和爱恋的男人,这样一个男人,今天竟然会出现在这场和女明星的幽会之中,甚至还极有可能已经成为别的女人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桑田嘴角不由得浮现起一抹冷笑,嘲弄的,讽刺的,如果这一切是真的,她都要开始怀疑人生了,这世界上真还有什么真正的感情吗,真的有所谓专一的好男人吗?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甚至还不愿意放手成全。
  
      景城的那一端,还有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女人,那个他妻子的女人,竟然还在为他们的幽会充当挡箭牌,想想就讽刺,到底是怎么个心狠又不要脸皮的男人,才做得出和情人幽会让自己老婆做掩护的事情来。
  
      桑田想着这一连串,气得胸口都觉得有些疼了。
  
      赵玉莹和那男人的奔驰越野车已经开走十来分钟了,桑田也拍到了照片,虽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却也总算没有白来。
  
      权城发动车子,开始返程。
  
      一路上,两人都异常地沉默,和来时轻松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
  
      出了区,桑田还是没能忍住,拿起手机拨了温晴的电话。
  
      电话响了五六声才被接起来,传来的女声带着微微的踹气声。
  
      “喂,桑田!”
  
      桑田轻轻咬了咬唇,勉力勾起一抹笑意,“温晴,你还好吗?”
  
      这头的温晴,刚刚才将那身黑衣黑裙换下来,穿上了一件浅灰色的毛呢绒大衣,妆容淡雅却不失精致,但还是没能掩下她今天劳累一天的疲惫。
  
      听到桑田这样的招呼方式,不由得微微一愣,有些失笑。
  
      “我很好啊,你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了,有什么事情吗?”温晴下意识地问道,一手举着电话一手伸出去整理自己的衣服,忽而想到了什么,声音微微紧张,“不会是包子和团子有什么事情吧?”她今天事情多,所以包子和团子今天没过去别墅里由她照顾。
  
      “没,包子和团子没事。”桑田赶紧道,有些欲言又止,顿了顿,“也没什么事情,我就是有点事情想向秦律师咨询一下,但我又没有他的电话,所以只好打到你这里来了。”
  
      “哦,原来你是要找漠风,但是漠风现在也不在家,他今天回去老宅了,今天他家有人生日,他回去帮忙庆祝了。我今天本来也要早点过去的,谁知道出了一些意外耽搁到现在。”
  
      说到这个,温晴也有点心虚,她本来和秦漠风约好下午六点半前到秦家大宅的,谁知下午赵玉莹到了蛋糕店后紧跟她说外面有很多记者和狗仔,她被跟踪了。
  
      当时赵玉莹进来的时候,看起来都快急哭了,一个大明星,又怀着身孕,生生被记者和狗仔逼成了那样儿。
  
      温晴不忍心,总不能袖手旁观见死不救,当下便想了办法,两人身高身形都差不多,立马就调换了衣服,温晴跟着赵玉莹的助理出去,上了赵玉莹的专车。
  
      外面跟踪的记者没有过多怀疑,基本都上了勾,跟着保姆车一路跟。
  
      等确认记者们都走光了,赵玉莹才提着蛋糕再从蛋糕店的后门出去了。
  
      进了赵玉莹的别墅后,本来想趁着这群记者不留神的时候回到自己家里,毕竟两家的房子相差不过两三百米,可没想到一直找不到机会。
  
      直到刚才,她实在等不下去了,趁着夜色冒着风险从地下车库出口冲回了家里,所幸没被记者发现跟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