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骗婚总裁,娇宠迷糊小妻 > 255、消失的宴会
再说温晴接完桑田的电话,收拾完自己火急火燎就要往秦家老宅赶。
  
  才出了门,就又有电话打来。
  
  她摸起电话看了一眼,是秦家的住宅电话。
  
  “喂,刘管家。”
  
  “喂,少夫人。”
  
  “不好意思刘管家,我今天碰到一些突发状况,所以会来得晚一些,麻烦您先帮我和爸妈说一声抱歉,我会尽快赶过来的。”温晴以为刘管家是来催她的,连忙道。
  
  “少夫人……”那边顿了一下,似乎欲言又止。
  
  温晴察觉到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停下了脚步,不由得正色问道,“怎么了,管家?”
  
  “少夫人,不好意思,这边出了些意外,今天的生日宴取消了,所以您暂时先不用过来了。”
  
  “取消了?”温晴一脸惊讶。
  
  今天是她的小叔子,也就是秦漠风的弟弟秦漠林的生日,据温晴所知,她婆婆祝丽华为了这次的生日宴可是准备了很长时间了。
  
  自从秦漠风决心去了律师,甚至为了获得职业追求自由妥协婚姻娶了她之后,秦家就逐渐对秦漠风死了心,也就不盼着他还能回去继承秦氏的家业了。
  
  于是,所有的希望就到了老二秦漠林的身上。
  
  秦漠林早年在国外留学读书,生性不羁,懒散好玩,从不肯花心思好好读书,但仗着自己一副好皮囊,在外这几年没少招惹女人,经常把秦家二老气得七窍生烟,所以一开始两个长辈基本没把家业希望寄托在这个小儿子身上,一心指着长子秦漠风。
  
  没想到,却被秦漠风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如此一来,老二接班自然被提上日程。
  
  幸亏,秦漠林好玩是好玩,但总归是继承了秦家的好基因,不怎么花心思在学业上,也经常能考出不错的分数,倒也算不上荒废学业。
  
  去年,在国外留学的秦漠林毕业回国,秦老爷子便开始带着他在公司接触业务,明眼人一看自然明白其中用意,这是准备重新培养接班人了。
  
  一时之间,秦漠林在景城风头倍出,形象也从一个纨绔大少爷,变成了一个年轻有为的富豪二代,瞬间也成了景城少女们茶余饭后肖想的对象之一。
  
  对于儿子的转变,祝丽华可是高兴坏了,有一种再次扬眉吐气的感觉。
  
  于是,对于小儿子这个回国后的第一个生日,她是格外重视,花费重金准备晚上办一场派对,请了不少景城的名流去参加。
  
  要不是为了赵玉莹的事情,权城其实也是要去的,但在兄弟的弟弟和老婆之间,权总还是毅然选择了媳妇儿。
  
  这样一场派对,公公秦家老爷子也是乐见其成,庆祝生日只是一个幌子,更重要的是把秦漠林正式介绍给景城的政商名流,让他正式融入圈子,婆婆祝丽华一方面是爱子心切,但温晴更加知道,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通过这样的形式,修复和秦家老爷子之间的感情。
  
  毕竟上次闹出那样的不愉快,一向争强好胜的祝丽华竟然跑到了自己儿子家里诉苦哭闹,可是这把年纪了,又是这样的豪门身份,又怎么可能真的因此说离婚就离婚呢?
  
  女人就是容易心软,顾忌太多,一心软就成为弱势。
  
  这么重要的一场宴会,竟然说取消就取消了?
  
  温晴心中很是不解,正想开口多问两句,对面的刘管家便忙不迭地挂断了电话。
  
  她只好又折返回到家中,脱下外套,将里面那件刚刚才换上的淡紫色蕾丝晚礼服换下,穿上家居服,又把化好不到五分钟的精致妆容卸掉。
  
  一边做着这些,一边脑子里不断地想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换完衣服卸完妆,翻了一下手机,浏览了一下网页,也没有看到秦家关于今晚这场宴会的半点新闻。
  
  更令她费解的是,秦漠风今天下午就赶去秦家大宅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没有给过她一个电话,连微信消息都没有。
  
  翻着空空如也的通话记录,温晴的心微微沉了沉,下意识地翻出了秦漠风的电话,刚刚按下拨号键,恍然又像是醒悟过来一般,急忙挂断。
  
  他们不过是为了各自利益凑到一起搭伙的假夫妻,她有什么资格去过问他的行踪呢?这样做只会让对方更加轻视了自己。
  
  再说,今天这样的事他不告诉她,或许在他看来就是没有必要的,又或者他有什么想隐瞒的事情,她又何必去揭穿他,徒增尴尬。
  
  这么想着,刚才的微微的失落也迅速散去,她站起身来,往厨房走。
  
  不管发生了什么,饭总是要吃的,她这一天给她忙得,跟无间道似的,中午吃了块蛋糕之后到现在快八点了,什么都还没吃。
  
  从冰箱里翻出一包新鲜虾仁,还有一包甜玉米粒,又找出半个菠萝,准备做一个菠萝炒饭。
  
  十分钟后,一碗热腾腾香喷喷,带着酸甜气息的菠萝炒饭便上桌了。
  
  温晴抱着一只大碗吃得津津有味,瞬间觉得一个人吃饭真是太好了,终于不用费那么多脑细胞去想着要做什么菜了。
  
  吃完之后,什么也不干了,平时例行的打扫也免了,甚至连碗筷都没洗,就直接上了楼到了卧室。
  
  给自己泡了一杯热乎乎的奶茶,端到卧室小阳台的小茶几上放上,躺上小躺椅,抿上一口奶茶,眼前的阳台窗外是细细的雪花,安静地纷飞着,阳台里是绿意一片中姹紫嫣红的小花儿,醇香的奶茶香味氤氲在周身,这种整个人放松的感觉,让她忍不住伸了个懒腰。
  
  一杯茶喝了一半,困意袭来,她随手在自己身上盖了一床小毯子,翻了个身,眯起了眼睛,耳边似乎还有从不远处传来的人声,越来越模糊……
  
  再次醒来,温晴是被吵醒的,确切来说是被电话吵醒的。
  
  是个陌生号码,她微微凝眉,却还是伸手接了起来。
  
  “喂。”
  
  “喂,是温晴吗?”是个女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