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上武皇 > 第三百五十四章:跋扈的圣域弟子
    上官灵儿对于陆阳的提议,并没有反对,她的眼神之中也有着一丝火热之色闪动。
  
      就在这时,一道熟悉女子声音,语气兴奋的响起:“灵儿姑娘,你们也来了,我就猜到你们收到消息就会赶过来。”
  
      陆阳与上官灵儿一愣,循声望去,只见齐雅、石太农、龙飞白、石子轩四人,正满脸兴奋的向着自己的方向而来。
  
      陆阳与上官灵儿相视一笑,随即,迎上前去。
  
      “我们也是到了黑狱城,才知道这边的消息,这才赶过来,你们到多久了?”陆阳与上官灵儿来到齐雅近前,神色兴奋的说道。
  
      “我们也是昨日才到此地,你们来得正是时候,看到广场之上的打斗了吧,他们所争的便是通往青原山脉深处的密道。”齐雅神色兴奋的开口。
  
      “我们刚才在人群之中,听到有这种议论,就是不知这消息是否准确。”上官灵儿听到齐雅也说起密道之事,这才相信了几分。
  
      “你们来时见到青原山脉之中弥漫浓重的雾气了吧,听说,雾气之中伸手不见五指,而且,听说这雾气很怪,就连神识的探查也被隔绝了,如果冒失的进入迷雾之中,百分之百会迷失在其中,所以这处密道是唯一能进入青原山脉深处的通道。”
  
      齐雅偏过头看向广场处,此时,广场之上的打斗还在继续,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你也是圣域弟子,这通道那云岚圣域的弟子也不让你进入吗?”对于云岚圣域弟子的做法,陆阳颇为反感。
  
      “那白衫男子叫赵牧阳,云岚圣域关域主的亲传弟子,此人一向跋扈,从不把别人放在眼中,我自然也被他排斥在外。”
  
      齐雅冷冷一笑,对于这个云岚圣域弟子赵牧阳同样没有好感,只不过同为圣域弟子,她不好与之翻脸罢了。
  
      正在这时,广场之上的打斗已经分出了胜负,那名紫阳宗的紫袍男子,不敌那叫做赵牧阳的白衫男子,被其打的吐血而失去了战斗力。
  
      “小小的紫阳宗也敢和云岚圣域叫板,真是活的不耐烦了,给你们三息时间从我眼前消失,不然杀无赦。”
  
      那名叫做赵牧阳的云岚圣域弟子,朗声怒喝道,眼神之中有着极度的蔑视之色。
  
      紫阳宗的十余名弟子见紫袍男子大败吐血,震惊与愤怒之余,抬着那名紫袍男子,相继离去。
  
      “我们怎么办?看来那叫做赵牧阳的云岚圣域弟子很是厉害,我们要放弃吗?”石太农眼中显露出不甘的神色。
  
      “先不急,我们看看情况,我与灵儿这次前来,就是为了探查青原城毁城的原因,城毁异象出,看来这异象应该与毁城有着莫大的关联,放弃不可能,我们再看看有没有其他办法。”
  
      陆阳的目光看向站立在广场之上叫做赵牧阳的白衫男子,只见他的表情极为得意,那副神态,显然,这密道被他吃定了。
  
      “他霸占这密道,必然有所图,如果是钱财能解决的话,我们倒是可以给他一些,你们稍等,我上前去询问一番。”陆阳说完,迈大步向着广场的位置走去。
  
      陆阳分开众人,来至广场的最前方,随即,向着白衫男子抱了抱拳,道:“这位兄台,我是五行金院的弟子,敢问一声,如何才能进入这处密道之中,可有什么条件?”
  
      “五行金院?莫说你是五行金院的弟子,就是你们总院弟子前来,也别想进入通道之内。”赵牧阳说完哈哈大笑,语气之中狂妄至极。
  
      陆阳眉头一皱,听这赵牧阳的狂妄之言,还真如齐雅所说,此人还真是飞扬跋扈,显然,他的所图并不是钱财。
  
      正在这时,广场之上的另一位白衫男子走到赵牧阳的身旁,向其耳语了几句,随即,向着陆阳冷冷一笑。
  
      “听说你们五行金院出了一位叫做陆阳的弟子,据说此人厉害非凡,灭了北州的幽冥宗与北州第一世家方家,如果你们五行金院的弟子想进入密道也不难,叫那个陆阳来求我,也许到那时,我可以网开一面。”
  
      赵牧阳说完冷哼一声,显然,刚才那与其耳语之人所说的言语,定是与陆阳有着极大的关系,所以,这赵牧阳才有此番言语。
  
      “在下便是陆阳,请问,你需要我怎么求你呢?”
  
      陆阳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叫做赵牧阳的白衫男子,在听到赵牧阳此番话出口之时,陆阳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愤怒。
  
      赵牧阳听完一愣,上下打量了一番陆阳之后,表情又随之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原来你就是陆阳,看来你也没有三头六臂嘛,传言之中你有着妖孽一般的修炼天赋,在我的认知里,妖孽都是长着三头六臂的怪物,你样貌如此的普通,怎么配和妖孽相提并论?”
  
      赵牧阳说完又是一阵大笑,他言语之中的讥讽嘲笑之意,顿时引起在场一部分人的哄笑之声。
  
      “这位兄台,你就是云岚圣域的弟子赵牧阳吧,都说圣域弟子乃人中龙凤,怎么今日一见,你和人中之龙有着天壤之别呢,你这圣域弟子可真叫我大开了眼界。”
  
      伴随着此番言语之声,上官灵儿的身影出现在陆阳的身旁,显然,上官灵儿被赵牧阳嘲讽陆阳之言所激怒,她讲出的话语同样言辞犀利。
  
      “哪来的野丫头,敢对圣域弟子口出不逊,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刚才那向着赵牧阳耳语之人,听完上官灵儿所言,眼露怒意,随即踏前一步,点指上官灵儿的鼻子,喝骂之声脱口而出。
  
      陆阳听完那白衣男子之言,眼中顿时有寒芒闪现,随即看向那白衣男子,冷声道:“你,给她道歉……”
  
      “呸,你们让我道歉?你们也……”
  
      白衣男子没等将话说完,他便觉得自己的脖颈被一只大手掐住,接下来所要说的话,被他硬生生的吞到了肚子里。
  
      这个掐住白衣男子脖颈之人,正是陆阳,白衣男子没想到这个陆阳竟然敢对他出手,而且,如此近的距离,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有所不及。
  
      “我说让你给她道歉,你是聋了吗?”
  
      白衣男子的脖颈被陆阳死死掐住,双脚缓缓的离开了地面,此刻,陆阳的双目之中,有着犹如刀锋一般的寒芒闪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