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上武皇 > 第八百零二章:提审黑衣人
陆阳提到被擒的黑衣人,太初殿三位长老,以及公冶明德、公冶成安,五人的眼睛几乎同时一亮。
  
  如果能撬开被擒黑衣人的嘴巴,那探查之事,自然会变得简单许多,风险也会随之大大降低,而这件事情的关键,在这一刻都系在那黑衣人的身上。
  
  “将那被擒的黑衣人带进来……”
  
  大长老常怀一声大喝,紧接着,大厅的门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之声。
  
  不多时,十数道身影,押着一个身穿黑衣之人,出现在了大厅的门口之处,骆融与晋飞也在这十数人之中。
  
  身穿黑衣之人,五花大绑,被骆融与晋飞推搡着押入大厅之中。
  
  “你们好好把守此处院落,这期间不许任何人进入。”
  
  随着大长老常怀的一声吩咐,出现在门口处的十数道人影,口中称是,随即各自散去。
  
  陆阳看着坐在地上的黑衣人,冷冷一笑,随即道:“清晨之时,将你大张旗鼓的押到我这里,相信城中有很多人都见到了,就是不知这很多人之中,是否有你们黑衣楼之人的存在,而你早已经没有了退路,我劝你还是将你所有知道的全部讲出,也许你会因此而保住性命。”
  
  陆阳手指轻轻的敲击着座椅的扶手,眼神玩味的盯着坐在地上的黑衣人,淡淡的开口说道。
  
  “小崽子,没想到真的是你,屡次三番破坏我们黑衣楼的大事,而这一次,你再也不会再像以前那般好运气了……”
  
  坐在地上的黑衣人将头抬起,眼神森寒的看向陆阳,显然,他在被押入大厅内的瞬间,便已经认出了陆阳的容貌。
  
  “兔崽子,敢威胁我小师弟,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看是你的嘴硬,还是我们的拳头硬……”
  
  将黑衣人押入大厅内的骆融与晋飞二人,听到黑衣人的威胁之言,不由得火冒三丈。
  
  “啪啪”
  
  骆融与晋飞二人,对于地上的黑衣人没有丝毫的客气,抬起手毫不留情的扇了黑衣人十数个嘴巴。
  
  十数个大嘴巴扇完,黑衣人的嘴角,已经有着鲜血流出,但是,其眼神之中的阴毒,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加的浓郁起来。
  
  “我真是不懂,黑衣楼到底给了你们何种好处,让你们这么死心塌地的效忠,你身为人类修士,却要做魔族的走狗,你心中难道没有一丝的愧疚?云岚大陆乃是生你养你的土地,你为什么要助纣为虐,破坏云岚本有的祥和?”
  
  陆阳的目光冷冷的盯着坐在地上的黑衣人,他很想通过这一番问话,试探眼前的黑衣人,到底还有没有良知存在于内心之中。
  
  “陆阳,你少拿这些话来标榜自己,口口声声为了守护云岚大陆的平和,在我看来你们这些人就是伪君子,你难道没有私心?不想站在云岚的最巅峰?成为受众人敬仰的大人物?难道你们不想称霸云岚?”
  
  一系列的反问,自黑衣人口中脱口而出,此刻的黑衣人,倒是颇有些理直气壮。
  
  “哈哈哈,问得好,梦想人人皆有,但是完成梦想的途经,你我却是不同,我们是光明正大的完成自己的梦想,而你们则是踏着他人的尸身来达到你们的目的,自古以来邪恶永远战胜不了正义,我们要守护的便是云岚的正义。”
  
  陆阳面对黑衣人的反问,没有丝毫的语塞,语气之中颇有一番大义凛然的味道。
  
  “哈哈,封了我的修为,将我捆绑在此,你们无非就是想从我口中套出我们这一行中州东域的目的以及部署,不好意思,我不会让你们得逞,你就算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一个字。”
  
  黑衣人冷冷一笑,眼神阴狠的盯着陆阳,在其心中早已经打定主意,不会将他所知道的秘密,透露出半个字。
  
  “兔崽子,到这个时候,你还敢嘴硬……”
  
  “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副贼骨头,到底有多硬……”
  
  骆融与晋飞二人留在大厅之内,显然担当了施刑人的角色,他二人正欲再扇黑衣人一顿嘴巴之时,却被陆阳摆手制止。
  
  “我觉得你的忠心放错了地方,你觉得你对于黑衣楼的忠心,黑衣楼会感激你?我觉得不会,黑衣楼不但不会感激你,而且他们还会让你生不如死,你们的计划,我大体已经猜到了一些,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听我来分析分析……”
  
  陆阳制止了骆融与晋飞之后,随即,自信的开口问道。
  
  黑衣人眼中带着轻蔑与不屑之色,看了看陆阳,随之冷哼一声,沉默不语。
  
  “首先,你们黑衣楼得到了幽冥谷中上古皇级魔王‘布隆’的魔魂,你们黑衣楼的圣主一心想让布隆重临云岚大陆,之后的鬼泣涧就是令布隆魔魂完美化的契机,可惜到最后你们没能如愿,而那夏侯亦枫也死在了我的手中。”
  
  “想让布隆重临云岚大陆,便需要一副完美的身体,而我自然是你们黑衣楼上佳的人选,然而,很可惜,你们的意图我早已经猜到,所以鬼泣涧之中你们没能如愿。”
  
  “退而求其次,死掉的夏侯亦枫身体,便成为了你们的选择,虽然,夏侯亦枫的身体不及我,但是,夏侯亦枫的身体与其他人相比,却是最合适的。”
  
  “而夏侯亦枫的身体、骨骼、经脉与我相比,确实不够强韧,显然,他那具没有灵魂的躯体,承受不了上古皇级魔王布隆的所有黑魔之力,就算布隆的魔魂侵入夏侯亦枫的身体之中,那具不成材的身体,也会被黑魔之力所撑爆。”
  
  “所以,你们黑衣楼的圣主,打起了初代魔皇骨的主意,如果我没猜错,你们黑衣楼的圣主,是想为夏侯亦枫那具不成材的身躯换骨,致使夏侯亦枫的身体,可以达到容纳布隆魔魂的强韧程度。”
  
  “黑衣楼圣主甘愿冒着对初代魔皇不敬的罪责,也要完成此事,无非就是想利用初代魔皇骨,令那布隆突破云岚的桎梏,达到极上境,因为只有突破云岚大陆的桎梏,才有希望打开云岚大陆的壁障,到那时,你们黑衣楼便可以重新将魔族迎回云岚大陆,我说的对与不对?”
  
  陆阳目不转睛的盯着黑衣人的表情,仔细的看着黑衣人表情之上的变化。
  
  陆阳之所以与黑衣人讲这么多,原因很简单,陆阳想从黑衣人的表情之上,看到其心中的心理变化,从而找到一丝契机,一丝可以突破其心理防线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