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254章 分田分地扎根 上

  大功坊,西花园。
  琴声荡漾,悠扬婉转,让人听得如沐春风,偶尔一个滑音,犹如燕子抄水,溅起点点涟漪。
  一处八角亭中,朱慈烺正和他的几个心腹,一起在听郑森带来的寇白门抚琴。其中吴家两父子都眉头微皱——姓郑的什么意思?为什么带个美女来大功坊?是要献给千岁爷吗?
  就在这两父子为吴三妹能不能继续得宠而操心的时候,琴声嘎然而止,寇白门神色淡淡的,轻轻点头为礼。
  朱慈烺只是轻轻挥手,没有是一句话,便将寇白门打发了。
  寇白门是很漂亮,的确配得上秦淮第一艳,不过并不是朱慈烺的菜。
  看到朱慈烺随便打发了寇白门,吴家父子才松了口气儿,然后爷俩互相对视了一眼,吴三辅笑着说:“千岁爷,您今儿把大家伙都召来,不会就是一起听这小娘子弹曲儿吧?”
  朱慈烺一笑,“你们都是本宫的心腹,以后要多来大功坊走动,大家一起听个曲,听个戏,喝个小酒,总之莫要生疏了。”
  他又向锦衣卫指挥使朱纯杰使了个眼色。朱纯杰笑着摸出了厚厚的一本账册,“千岁爷,这是锦衣卫刚刚整理好的阉党逆贼各家的财产账册,请您过目。”
  “哈哈。”朱慈烺一招手,黄小宝连忙上前,将账册取了,双手递给朱大太子。
  朱慈烺一边翻看,一边问道:“抄到多少座园子?多少现银、现金?多少亩田土?”
  朱纯杰答道:“截止昨日,可以确认的位于应天府境内的园子有128座,其中位于南京城内的有66座。”
  “哈哈哈,”朱慈烺大笑,“在座诸位都有园子了!”
  朱纯杰又说:“抄到的金银总共有2600余万两,其中黄金有100余万两。”
  朱慈烺道:“500万两银子解部,其余都分了!”
  这真是大手笔啊!价值将近3000万两的财富,就这样被朱慈烺分出去了!
  当然了,这3000万两仅仅是南京勋贵、勋臣诸家拥有的“金融类资产”的一部分,还有超过3000万两的债权、股份,都会被装进朱慈烺的口袋。
  朱纯杰接着说:“土地有5000多万亩!其中位于南直隶地面上的土地不下2800万亩,其余多在江西、浙江、福建和湖广。在南直隶的2800万亩中,约800万亩是军屯,400余万亩是私田、赐田,余下的大多数都是隐田。”
  “哈哈,1600万亩的隐田!”朱慈烺笑着,“真是好啊!对了南直隶有多少在册的田土?”
  “有约7740万亩。”朱纯杰回答道。
  “浙江呢?”
  “有约4670万亩。”
  “呵呵,”朱慈烺冷笑了两声,“南直隶都是平原,浙江都是山峦。而且南直隶比浙江省大了一倍半都不止。根底居然只多3100万亩......这还是张居正当政时候清查出来的数目!”
  南直隶相当于后世的江苏、安徽和上海市。虽然此时的江苏省没有后世那么大——苏北有部分土地还沉在海里,没有淤积出来。但是随便怎么算,江苏的耕地肯定比浙江要多!
  至于安徽省,那可是沃野千里的粮食大省,后世安徽省的耕地面积比浙江省多了一倍半都不止。现在由安徽、浙江、上海两省一市土地的南直隶的耕地,居然只比浙江省多了七八成,这隐田和在册田土之比,恐怕一比一都有了!
  “千岁爷,能得到3000余万亩土地就已经很好了!”吴襄笑得都合不拢嘴了,“便是有十万克难新军,有1000万亩就足够了......跟随千岁爷的功臣再赏500万亩也够了。还1500万亩可以归入军屯,一亩收个七斗租子,也能有1000余万石收入啊!”
  好个屁!朱慈烺心里面冷笑:明明有一亿五千万亩土地,账面上就记七千多万,其中还有至少一千几百万亩是不纳税的军屯。余下的六千万亩之中,又有七八成是各种绅田,一样不需要纳税......
  ......
  江水滔滔,东流缓缓。也许是苦命的崇祯皇帝不掌权了,今年江南的气候也比往年湿润了一些,横贯在华夏大地腰部的那条黄金水道长江的水流也显得非常充沛,卷动着翻腾着一直朝海流去。
  在南京应天府境内,长江的南岸,一个穿着红色的箭衣的少年,正带着一大群同样身穿箭衣的壮年在江边策马而行。后面更是簇拥着大队的侍卫。长江南岸都是葱绿的稻田,不少带着斗笠的江南农夫正在田中忙碌,或是锄草,或是施肥,精心伺候着水田中的晚稻。
  江南的水稻大多种两季,分为早稻和晚稻,上等的水田一年出米可达三石之多!明朝的一旦大约相当于后世的一百八九十斤,三石就是五百几十斤。而且是米,不是带壳的稻子。
  对于没有化肥,没有农药的时代,这种产量实在不算低了。
  而明朝在江南的“重税”,以税赋最重的苏州府为例,在税收工作执行的最有力的洪武年间,年入税粮在270万石——280万石,约占全国总数的一成不到。而平均的亩税不到三斗,大约是二斗八升。产米三石,纳粮不到三斗,税率不到一成,能算“重税”吗?
  到了万历年间,虽然经过张居正的一再整顿,苏州的田赋比之洪武年间还是降低了不少,也就在200万石出头。亩税当在二斗上下。产米三石,纳粮二斗,这税算得上重吗?
  当然了,苏州税,江南的税,比起全国其他地方来说,还是非常重的。按照亩税而论,苏州的田税大约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七到八倍!
  从这一点来说,的确是重税了。
  但是中原和西北的旱田,即便在小冰河期之前,亩产(面粉)也达不到一石,通常只有几斗。便是免税,种一亩北方旱田的收入也不可能同一亩江南水田相比。
  从这个角度而论,江南的田税根本不重。
  当然,不重的前提是税赋能够平均落在江南的土地上,而不是大部分土地不交税,由一小部分土地承担全部的税额......而朱慈烺现在看到的郁郁葱葱的水田,原本都是不交税的!因为这些田都是魏国府拥有的土地!
  朱慈烺勒住了缰绳,立马高处,看着富饶的田野,若有所思。他原来的领班侍卫,现在当上新军中军师师帅的王七,策马上前,凑到朱慈烺身边,低声道:“千岁爷,不早了,该回了吧。南京城外还不大太平,还有不少在逃的阉党逆贼为祸。”
  朱慈烺冷笑:“有什么逆贼你的中军师还收拾不了?老七,你不必多言了......今天一定要把这片土地查看完毕。晚了就不回城了,这边有处徐家的别院,睡一晚便是了。”
  “千岁爷,这种不甚要紧的事情,您何必亲自过问?”
  “不甚要紧?”朱慈烺看了他一眼,“再要紧的事情还有吗?”
  有啊!
  王七心说:您还有大位要篡,还有鞑子要防,还有东林党要拉拢,还有左良玉要对付......
  朱慈烺淡淡地道:“这里的土地,很快就要分配给中师的中下级官兵......卫士、武士、校尉、小旗等四级的土地,都会分在这一带。其中卫士分50亩,武士分70亩,校尉分100亩,小旗分150亩。总共要分出去大约60万亩水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