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644章 割地、赔款、和亲 完
“什么?孙之獬和孔四喜还没投降南朝?”
  
  多尔衮闻言吃了一惊。他这两年见多了贰臣、三臣、四臣,对于汉人对大清的忠心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在他想来,孙之獬、孔四喜如果没有被杀掉,现在应该已经跳槽回大明了。
  
  “没有,没有投降南朝,”金之俊道,“他们俩还是我大清的忠奴!朱慈烺想用他们俩加上索中堂,再加上俘获的正绿旗的家眷交换咱们从曲阜抓到的汉人。”
  
  “哦。”多尔衮点点头,心说:原来是看不上他们俩,想用他们俩换别的人啊!
  
  “那,那就这么着吧!”多尔衮说,“金之俊,你马上回去,去和那个祖可法说说五世大喇嘛的事情吴三桂搁在北京的家眷朕一个不宰,都用来换大喇嘛!想必吴三桂也不敢真的杀了大喇嘛吧?”
  
  吴三桂要真杀了大喇嘛,多尔衮就不操心了!反正大喇嘛会转世的,到时候再找个六世大喇嘛也一样。现在多尔衮就担心大喇嘛找上朱皇帝,朱皇帝特别有钱啊!
  
  而且大喇嘛往前数两任的三世大喇嘛和明朝关系很好,还帮着明朝忽悠蒙古俺答汗,大大缓解了俺答汗和明朝之间的紧张关系,还把俺答汗的蒙古勇士都变成了佛祖的信徒。在万历十五年的时候还被明神宗封为“朵只儿唱”(执金刚),还受邀入京,在前往北京途中圆寂。
  
  有了这层关系,难保五世大喇嘛不被朱皇帝请去南京有了大喇嘛牵线搭桥,朱慈烺说不定就能联络上瓦剌蒙古的盟主国师汗,建立大明瓦剌同盟!
  
  到了那时,大清国可就要面临两线开战的困境了!
  
  想到这里,多尔衮又对金之俊说:“还是把大喇嘛的事儿和朱慈烺说了就说朕去年在曲阜染病,药石无用,怀疑是被外邪所侵,需要大喇嘛念经驱邪。所以明国只要放回大喇嘛,那一切都好商量。”
  
  “皇阿玛,您要答应朱慈烺的要求?”
  
  “皇阿玛,这可不行啊”
  
  “皇阿玛,三思啊!”
  
  何洛会,博尔辉,额克亲这几个多尔衮的心腹见他松了口,都有点急了。割地、赔款可是丧权辱国的事情,不能答应啊!
  
  多尔衮一抬手,“都别说了你们不要得陇又望蜀,当年先帝爷和崇祯议和的时候什么条件?不过是各君其国,以宁远双树铺中间土岭为明国界,以塔山为清国界,以连山为适中之地,进行互市贸易。现在说是咱们割地,可实际上呢?明清两国边界都划在山东、河南了,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何洛会提醒道:“皇阿玛,就怕各旗的主子说话啊!”
  
  “他们说什么?”多尔衮哼哼道,“他们想打下去尽管出兵,朕不拦着,不过朕的正白旗、镶绿旗,阿济格的镶白旗,多铎的正蓝旗不会出兵的。”
  
  听多尔衮怎么一说,何洛会,博尔辉,额克亲都没话讲了,倒是刚才没开口的范文程说话了,“皇阿玛,奴才觉得咱还应该加一条开互市!”
  
  “有互市啊,”多尔衮一愣,“大沽口的海沙岛上不是有个互市?”
  
  “皇阿玛,这个互市对咱们大清国不利。”
  
  “不利?”多尔衮问,“哪儿不利?”
  
  范文程道:“对海防不利,一来海沙岛就在大沽口附近,明国的锦衣卫可以伪装成海商自由出入,窥视大沽口附近的防御;二来互市放在大沽口外,咱们的九大皇商都不用出海,在家门口坐着就把钱赚了,而明国的海商却不远万里而来,久而久之,明国在海上的力量就越来越强,而咱们就连出个海都困难了。”
  
  “那互市该放在哪儿?”多尔衮问。
  
  “放在蓬莱外海的沙门岛上,”范文程说,“互市由两国派员共管,咱大清这边许九大皇商上岛开设商馆,明国那头也出九家商馆,另外再许英吉利人和朝鲜人各开一所商馆,总共二十家商馆。至于沙门到到大沽口的航线,只许九大皇商经营。”
  
  多尔衮想了想,也觉得范文程说的有点道理,“也行啊就这么着了!范文程,这回你跟着金之俊一块儿走一趟登州。如果朱慈烺答应咱们加上去的条件,那就跟他商量签字画押的事儿吧!”
  
  “什么?多尔衮在曲阜中了邪,要大喇嘛去念经?行啊,行啊只要吴三桂肯放人就行。”
  
  “那本使就替皇阿玛谢过大明皇帝了”
  
  “开沙门岛互市?沙门岛太小了,怎么摆得开互市?不过开在旅顺口吧旅顺口地方大,海港也好,冬天不上冻,夏天又能防台风。把互市搁在那儿才能安心做买卖啊!至于英吉利和朝鲜商馆,呵呵,既然旅顺开了互市,那就是万国皆可前来贸易,英吉利人和朝鲜人自然也在万国之列了。”
  
  “改在旅顺口也行,只要贵国不觉得麻烦就成”
  
  丹崖山,蓬莱行宫。朱大皇帝正在和范文程商议着被后世称为《明清登州条约》的细节,用后世的话说,这份条约对朱慈烺和多尔衮这两位,都是有利的。
  
  所以谈得也就非常顺利了,才几个回合,就已经基本达成了一致。
  
  对于多尔衮加出来的两条,朱皇帝也没太计较大喇嘛是吴三桂要用来换取家眷性命的,人也不在朱慈烺手里。而且朱慈烺也没打算同和硕特汗国联手,如果是准葛尔汗国,他许会动心,和硕特汗国那点实力还是算了吧。老老实实在西藏、青海呆着吧!
  
  至于把海沙岛互市挪到旅顺口,对朱慈烺更没坏处了。金州发展的快一些,大明在辽东的根基就能扎得稳一些!
  
  谈完了公事儿,就该谈一下私事儿了。
  
  朱皇帝笑吟吟地问:“范文程,多尔衮说了什么时候把格格送来吗?”
  
  “格格还小,”范文程笑着,“今年才十一岁可还没到能出阁的年纪。”
  
  “知道,知道,”朱慈烺笑着,“朕知道东莪还小,也不急着和她完婚,但是我朝有不少繁文缛节,东莪都得一一学习。而且东南的水土大异北方,又流行天花。东莪得慢慢适应,朕还要安排郎中给她种痘。
  
  所以就想请她尽快搬到登州来居住,这座蓬莱宫,就是朕为了东莪所建造的。另外,朕还命人在应天府江北的老山为东莪修建避暑宫,好热东莪避开南京夏日的暑气。等老山避暑宫修好了,就让东莪从登州南下,入住避暑宫。”
  
  浦口老山是淮阳山脉的余脉,山势不高,但是植被茂密,拥有大片的林海,又地处江北,自然没有长江南岸的南京城那么热。朱慈烺让人在老山修建离宫其实也不是为了东莪格格,而是为他自己找个清净些的去处。
  
  他本来看上了钟山,但是因为钟山被朱元璋占了,而且以后崇祯皇帝还有朱慈烺自己都得“长住”在那里,怎么都有点不吉利,所以就改在老山修建离宫。
  
  另外,朱慈烺还打算把老山一带圈起来作为皇家猎场和马场在折耳马的繁殖饲养上了轨道之后,朱慈烺就准备利用老山猎场,将养马游猎的生活方式带给大明的新贵族。
  
  只有贵族们一块儿来养折耳马,折耳马的数量才能真正得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