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663章 发债喽,快来买啊!
再次进入东湖离宫时,吴三桂已经是正式的平西军节度使了!
  
  虽然是重兵在握,大权在手的一方节度,可是吴三桂却一点也感觉不出自己身上有什么王霸之气依旧是心事重重,满脑子都是这么借债,怎么还债,上哪儿去找银子填补亏空,又怎么一文一文的从平西军浩大的日常开销中抠出钱来!
  
  不得不说,这个“有限责任藩”的藩主,那是一点都不好当。
  
  得自负盈亏,得苦心经营,得上下左右应付妥当,稍有不慎就是藩毁人亡!
  
  他今儿再来东湖宫也不为别的,还是为了找钱补窟窿在离开西安前,他就和自己幕僚一起扒拉过算盘了,这藩主不好当啊!
  
  吴三桂的辖区不小,在册的耕地大约有2000万亩,下面的330个千户占了约一半平均一个千户占田30万亩。余下的一半是国公府(现在是节度使司)直辖地。
  
  说是直辖,其实大多是有主的,公府(节度使司)也就有权征个税。可那是陕西,还想征多少税?整年下不了几场雨的旱地是没有多少收成的,一千万亩也不见得能收到一千万石面粉,十税一也就是一百万石
  
  另外,还有一些城市、税关可以收点商税。不过陕西的商业并不发达,而且商业中心也不在吴三桂的地盘上,而是在榆林。
  
  榆林是草原和农耕区交汇的地方,比较容易形成商业中心。而且和草原做买卖也能产生厚利虽然用火器交换草原的良马看着有点“不正确”,但是真能赚到钱啊!
  
  在得到了陕甘之后,大明朝廷看着好像不是很缺马了。但是战马的供应依旧短缺陕甘的马种也是草原种,也就是接近自然原生态的马种。当然是高矮胖瘦啥样子都有,就跟人类差不多。其中能够充当战马的草原马,就相当于人类中的身长力大的壮士。不说百里挑一,那也是十里挑一或二十里挑一的。
  
  也就是说,要获得足够的良马,就必须要有二十倍、三十倍数量的马群。而甘陕农耕区的马匹保有数量还是不足,以二十选一的标准,选出的战马连平西、朔方两藩都不一定能满足,哪儿还有余力供应东南明军?
  
  现在东南明军陆军的人数已经奔60万而去了即便有一部分是驻防分镇,不上一线的军队,但还是能编成至少160个步兵团(40万人)。
  
  可要想在5年后,将这160个团编组成具有强大野战能力的40个模范师,朱慈烺至少要拿出40个骑兵营和40个师级炮兵团。这就需要装备将近1000门3磅炮和五万匹战马(挽马)。火炮好办,因为青铜炮非常耐用,用上几十年都不大会损坏。所以无非就是一年铸造200门,一个月铸造十六七门。
  
  可五万匹马如果以草原马为主(那么大的数量,也不可能都是折耳马),就必须有至少几十万匹的马群才能支撑这个数目!
  
  哪怕拥有甘陕,也不可能养那么多马
  
  所以朔方军的“枪换马”的生意是可以赚到许多钱的!
  
  而吴三桂的平西军因为之前扣留五世大喇嘛的事情同强大的和硕特部闹翻了。所以平西军不敢像朔方军那样收拾河套草原上的蒙古人立威不立威是不能好好做买卖的!而要立威又有可能引发同和硕特蒙古的长期战争!
  
  所以平西军的草原贸易不大好开展
  
  因此吴三桂和自己的幕僚扒拉了好一阵算盘珠子,发现也就是一百多万的年入。
  
  心事重重的吴三桂跟着引路的太监在东湖宫内转悠了半天,最后才在一座气象俨然的宅子前停了下来。
  
  引路的内侍是个非常粗壮的太监,应该是净军出身的“克难太监”,穿着大珰的蟒袍,带着吴三桂一路过来,嘴角都撇着,一副骄横的模样儿。不过回头和吴三桂说话的时候,却还是笑得跟一朵花儿似的:“公爷,这里是皇后娘娘居住的永宁宫。”
  
  原来今天要见妹子了!
  
  吴三桂放松了一下心情,然后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宫门。说不上气派,但是却非常精致,有点像豪门权贵的园子这位洪兴天子仿佛不大喜欢摆皇家威风啊!
  
  永宁宫门这里有守候的侍卫,看见吴三桂来了就有一人跑进去通报。不一会儿就传来了传唤的声音:“传平西大将军,平西军节度使,凉国公觐见!”
  
  吴三桂整了整衣襟,迈步进了永宁宫,然后跟着那名大珰一路到了一处采光相当不错的殿阁当中。殿阁不大,也就相当于权贵人家待客的厅堂。不过却建造得很高,四周都有窗户,现在天气不是很凉,所以都敞开了,好让阳光射进去。
  
  朱慈烺和吴三桂就在殿阁中坐着,朱皇帝坐在一张案几后面,吴三妹则坐在他身边。案几上摊开了一些纸张,也不知道是什么?吴三桂进去的时候,朱慈烺和吴三妹都在看。
  
  “长伯,不用跪了,快过来。”
  
  “二哥,快来看。”
  
  朱慈烺和吴三妹居然没有一点架子,热情的招呼吴三桂上前去看什么。
  
  吴三桂也不客气,迈步就上去,凑到了案几边上,这才发现案几上摆了许多张好像是宝钞一样的印刷品。
  
  “这是平西藩债长伯,你看印得怎么样?”
  
  藩债的债票啊!
  
  吴三桂心中就是一叹。
  
  朱慈烺又道:“都是100两面值的,票息6两一年,可以转让每一张都要有海商银行或者盐商银行用印,持有债券也记名,理论上也只能在两行的分行内完成交易过户。长伯,你看怎么样?还满意吧?”
  
  满意什么呀吴三桂一点都不满意!
  
  因为他怎么算,都不可能还得清这些阎王账!
  
  “陛下,臣只怕连藩债的利息都还不是,您要不还是另请高明吧”
  
  吴三桂一开口,就把朱慈烺给逗乐了。这位历史上因为康熙皇帝削他的藩,都举兵造反了!
  
  现在就被几百万藩债逼得要辞职,这变化也太大了吧?
  
  “财政赤字是正常的,”朱慈烺笑着一摆手,“让朝廷直接接手,赤字只会更大现在一镇自治,勉励维持,总还是可以把亏空降到最低的。长伯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放手去做就是了,朝廷是支持你的!
  
  平西一军,你可终身掌控,节度使一职,还可以传给应熊!”
  
  还要传给吴应熊啊!吴三桂心想:这藩,什么时候才能撤了?
  
  朱慈烺又道:“长伯,平西军节度使将要世袭一事,你千万别泄露出去,要不债票就发不出去了盐商行、海商行已经做好方案了,马上要发行的新一期债票,总共发行300万两面值,年息最多给到面值的一成。不仅要汉口发,还要去南京、上海、泉州、广州发行。
  
  为了让这一期债票顺利发放,咱们一定要让人家相信平西军三四年后一定撤藩。所以朝廷稍后会虚置一个陕西巡抚衙门,还会设立一个总督川陕军务衙门。陕西巡抚会由王永吉出任,而总督川陕军门给你当!到时候朝廷还会以用兵四川为名,给平西、朔方两镇发放一笔补贴银子。有这些消息,第一期老债一定会涨,新债就容易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