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700章 大明朝,小学生
摆在乾清宫西暖阁里的是朱皇帝的家宴,就是一大家子在西暖阁二楼的一间厅堂内摆几桌,红红火火的吃上一顿。
  
  今天是三月初三,明朝的时候是个节日,叫上巳节,在宋朝以前是个举行“祓除畔浴”活动的重要节日。就是结伴去水边沐浴,以清除不祥。不过这个风俗到了宋朝以后就逐渐式微男男女女的聚在水边沐浴什么的,看着就很多人欲,一点都不天理,当然是不允许的!
  
  到了朱元璋开创大明后,上巳节的活动就改成了“春游”。而朱慈烺这两年忙于政务、军务,也没心思去南京城外一日游,所以就改用中国人民最朴实的过节方式聚餐了!
  
  帝王之家的聚餐并不是摆张圆台面,一大家子围在一块儿没大没小的吃东西,而是分而食之。摆了一圈案几,也不是一人一小桌,而是三三两两的落座。朱慈烺和吴三妹一桌,崇祯上皇和他的胡爱妃一桌,周皇后和老张皇后一席。还有些小孩子要么和亲妈一起,要么和奶妈一块儿坐着。那些太小的孩子就不上桌了,大人的饭食也不合适他们吃啊。
  
  上皇六子朱慈炋则和他亲妈魏妃(上皇妃子)一起,在紧挨着崇祯上皇的位置上摆了张案几。六岁的小胖子一向热爱美食,开席之后就蒙着头吃个不停,也不挑食,一道道端上来的食物就没一样漏过的小胖子正欢快的时候,让他心碎的坏消息就传来了。
  
  “父皇,该给六弟开蒙了吧?”朱慈烺也是热爱美食的,但是他不敢多吃这年头要得个三高啥的,连药都没有,只能干等着驾崩啊!所以有了个七八分饱,就放下筷子,和崇祯皇帝说话了。
  
  谈话的内容是小胖子朱慈炋的教育问题要念书了,再也不能愉快的吃喝玩乐了!
  
  “开蒙啊?”崇祯皇帝笑了笑,“找个内侍先教着就是了小春哥儿是寻常的皇子,将来不过坐享富贵而已。”
  
  朱慈炋其实是上皇子,但是崇祯认为他出生的时候自己还是皇帝,所以应该让他享受皇子待遇。不过他也不觉得这小胖子能有什么大出息他已经有了朱慈炯、朱慈照了,就不指望朱慈炋了,混混日子算了。
  
  “是啊,六哥不过是富贵闲人而已。”吴三妹并不是在帮崇祯说话,而是在帮朱慈炋说话。
  
  在她看来,小胖子一生下来就已经达到财务自由的顶级退休自由!生下来就可以退休了,还努力什么呀?只要认得几个字,然后吃吃喝喝就行了。
  
  “什么叫富贵闲人?”朱慈烺一笑,“小福,你愿意当个整天吃喝玩乐,无所事事的废物王爷吗?”
  
  正将一块烤得酥酥脆脆的鸭子皮往嘴里塞的小胖子听到大哥的提问,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回答,连忙看着大嫂吴三妹胖子只是看着憨厚,其实还是蛮机灵的,知道大嫂疼自己。
  
  吴三妹轻轻点头,都是“小福王”了,不当废物你当什么呀?
  
  小胖子欢快地说:“愿意,臣弟愿意!”
  
  还挺机灵的!朱慈烺心说:没看出来啊!你这小胖子深藏不露才六岁就已经知道装傻,长大了还了得?
  
  一定要好好教育!
  
  “父皇,”朱慈烺笑着对崇祯道,“你看看那么小就不知道上进,不好好教育不行啊!以后长大了能干什么?”
  
  干什么?崇祯皇帝心说:干王爷啊!郡王你总要给一个吧?一个王府,5000亩土地,几万两银子的赏你也要赖掉?
  
  “就算封了郡王,也不能只吃不做啊!”朱慈烺道,“现在国事艰难,朝廷财力有限,没有余力养那么多王爷和宗子。所以亲王、郡王只有赐田,没有固定的俸禄。如果不能出仕,将来就要受穷了。”
  
  听到朱慈烺说什么“财力有限”,崇祯就在心里哼哼了几声:分明就是抠门,还哭什么穷大明历代皇帝中就数你最有钱了,可是连王爷的俸禄都不肯发,都抠得不像话了!
  
  朱慈烺又道:“好在藩禁之法已经废止,皇子皇孙都可以出仕做官,三哥儿、四哥儿都当了方镇节度,五哥儿和六哥儿也得好好教养,说不定也能成为国家栋梁。”
  
  上皇五子,重庆郡王朱慈焕也在西暖阁的饭厅里面,他在角落里面眯着,一人一个小桌子,上面放着几盆张皇后和周皇后吃剩下的菜朱慈焕有“造反”的嫌疑,而且也没皇嫂把他当儿子宠,而且他也懂点事儿了,知道大事不妙,整天疑神疑鬼的,害怕食物中毒。
  
  所以到了朱慈烺这里赴宴时也不敢放开了吃喝,看着就可怜。所以周皇后、张皇后就把她们吃剩的赏给朱慈焕了。
  
  现在听到朱皇帝说好好教育自己,将来好当栋梁,连忙放下筷子,一拱手道:“皇兄说的是,小弟一定好好念书,将来一准考个进士。”
  
  还考进士?朱慈烺心说:将来要考大学!如果考不上,你就只能回家当个废物王爷了!
  
  “好!有志气!”朱慈烺翘起大拇哥,“这才是我大明的好郡王!”
  
  他又对崇祯道:“父皇,不如咱们就趁今天聚在一起的机会,商量一下皇子、上皇子、王子、公主和郡主们读书的事儿吧!”
  
  “怎么还有公主和郡主?”吴三妹愣了愣。
  
  “不仅有公主郡主,公、侯、伯、子、男,以及在京居住的四品以上官员的子女,都要入学上进!”朱慈烺道,“这事儿关系到我大明的长治久安,一定不能疏忽敷衍。”
  
  崇祯上皇看儿子说话的表情异常严肃,有点不解:“皇儿,读书习字的事情,是各家各户自己的事儿,咱们不好多管吧?”
  
  “父皇差矣!”朱慈烺连连摇头,“我朝之所以会有甲申之难(现在指放弃北京迁都南下),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太祖皇帝当年忽视了皇子和贵胄子女求学之事!”
  
  崇祯上皇点点头,心说:朕也是没把你教好一点都不知道规矩,动不动就批评太祖高皇帝!
  
  朱慈烺接着说:“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大计莫如树木;国家大计莫如树人本朝起于草莽,太祖起于微末,以旷世之天才而扫八荒,建大明。但是皇子、皇孙,贵胄子弟,生于安乐,又无天纵,如果不严加教导,何以成才?太祖所开之基,由志少才疏之辈继承,如何能延续大明盛世?”
  
  崇祯心说:你这逆子的话把大明列祖列宗都给损了还二十五孝子呢!简直是古往今来第一逆子!
  
  朱大孝子叹了口气:“幸亏天佑大明,才有了朕这样堪比太祖高皇帝的旷世之才出来力挽狂澜!但是朕一人之力,终究有限,也不可能长生不死。如果不趁现在为大明养育人才,将来国朝何以为继?天下又要交给何人呢?”
  
  崇祯上皇冷着脸,“皇儿,你打算怎么替大明养育人才?”
  
  “办学!”朱慈烺道,“可以效法先贤,办学育才,而办学育才要从娃娃抓起,所以就先开一个小学,然后再开中学和大学贵胄子女都要入学,等学堂办大了,再招收平民子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