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724章 大明也会炮舰外交
    金瓯营田使司的奏报其实已经过时了。
  
      因为六艘悬挂着日月同辉旗的大明炮舰,这个时候已经一字排开,把湄南河入海口给堵上了。
  
      这六艘大明炮舰,就是载着大明访欧使团的那六条万石大海船,虽然是武装商船,但是船体结构非常坚固,所载的火炮数量也多。每一条万石大鸟船上都有多达24个炮窗,安装了24门6磅青铜大炮。
  
      这样的火力对上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海军是不够瞧的,但是堵住人家暹罗王国最重要的海口却没什么大问题。
  
      另外,还有一艘载重200吨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盖伦船也和这6艘大明万石船在一块儿,没有参加“堵门”,只是友好的在一旁转悠。
  
      这是范.迪门的坐舰,他受大明朝廷的委托,陪同大明使团访欧,这可是个扩大荷兰在欧洲外交舞台上的影响力的好机会!所以范.迪门就向东印度公司要了条200吨的盖伦船。
  
      现在这条船就被大明使团带着一块儿来吓唬暹罗人了!
  
      这可是大明——荷兰联合舰队啊!你们暹罗人怕不怕?
  
      别看暹罗的阿瑜陀耶王朝从对外贸易中获益匪浅,而且还是亚洲第一个对西方人敞开国门的国家,才17世纪就签了一堆条约了,但是这个国家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
  
      对了,此时阿瑜陀耶王朝的军事实力并不太弱,他们的一代雄主纳黎萱大帝过世不过45年。经过纳黎萱重整的萨克迪纳制,目前还运行良好,可以为国家提供足够的贡赋和义务兵。而且通过和西方人的贸易,暹罗国也拥有不少洋枪洋炮。
  
      但是这种和中国的均田制类似的国家授田体制,却没有办法为阿瑜陀耶王朝提供足够水手和工商业者。水手都没几个,还办什么海军啊?
  
      之所以会这样,是上天对暹罗的农民真是相当够意思的,让他们拥有了一个平坦、辽阔、温暖和水资源丰富的国家。而且由于发展的较晚,而且经常被邻国缅甸揍得奄奄一息,所以国家的人口一直不多,因此有足够的土地可以授给贵族和平民。
  
      根据阿瑜陀耶王朝的萨克迪纳制,最卑微的奴隶也能得到5莱,差不多就是12亩的授田!
  
      而平民的授田多达25莱,也就60亩的授田!
  
      这不是一户的授田,而是一个平民的授田,不分男女!
  
      在这样宽松的授田制度下,暹罗人怎么肯出海,怎么肯去从商?而且肯也不许啊!暹罗国的人口太少,土地太多,所以土地不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人口才是!
  
      所以暹罗是没有什么自由民的,无论男女,都必须向所在土地的领主登记,然后领取份地耕种,还要承担相应的税赋和兵役。而且所领的份地不能买卖,如果年老无力耕种就要返还给领主。
  
      因此暹罗国的平民,基本上都是种地的农民(农奴),手工业者大多是奴婢,耕5个莱的地养活自己,还要给领主干手工,这活儿能干得这么样就可想而知了。
  
      至于暹罗国内的商人,则多是外国移民,主要是华人,也有少量印度人、日本人、安南人和西方人。
  
      因为人口太少,而且女多男少(在17世纪,暹罗的男女比例是相当失调的),所以暹罗国向来很欢迎外国的成年男性移民。移民也被当成“平民”,但是却可以享受超国民待遇,只需要纳税,不需要承担兵役或劳役(通常是一年服役6个月),这让他们可以比较自由的活动,因此可以从事商业活动。
  
      所以在许多年后,暹罗国内有钱的除了老牌贵族,就都是外国移民的后代了......
  
      而且由于暹罗国内的女人比男人多很多,所以许多在本国娶不上老婆的单身汉,在暹罗国都能娶上老婆,还能顺带着得到一份产业——暹罗国萨克迪纳制在授田的时候不分男女(田太多了怎么办?),都是25个莱,而且暹罗国这里的女性都很能干活,吃苦耐劳(南洋国家都这样),在种田这方面不比男人差。
  
      对于一个万里迢迢而来,又两手空空的外国移民,在这样一个很容易染上热带病的国家当中,娶一个有点产业又肯干活的当地女人做老婆,简直是上天的恩赐了——一个暹罗老婆等于60亩已经开垦过的土地(种得咋样不说,但肯定不是树林),有一定数量的农具,可以遮风挡雨的住处(可以避免染病),有人照顾(知道怎么避免热带疾病),还有足以果腹的食物。
  
      有了这样的生活条件,移民感染热带疾病或是活活饿死的概率就会大幅下降,而且也很容易站稳脚跟,然后发家致富。
  
      所以对于两手空空的中国移民来说,17世纪的暹罗绝对是最理想的去处,不是之一!
  
      如果不是大明帝国这两年在东南亚的强势吓着了正在搞“文艺复兴”的阿瑜陀耶王朝的巴萨通王,暹罗王国和中华移民的和谐关系还将会长久持续下去。
  
      可是占城被大明、安南联手灭亡,真腊国东部的大片平原被大明的金瓯营田使司强占的情形,让阿瑜陀耶城的君臣感到了恐惧。
  
      因此限制和驱逐大明移民的法令,就从阿瑜陀耶城的宫廷向暹罗王国各地发出了!
  
      ......
  
      在湄南河的入海口附近,一处名叫地内岛村的渔村码头上,一个来自大明本土的新移民这个时候和一个十七八岁,肤色黝黑,但是五官玲珑精致的暹罗女人并肩站着,只是呆呆的看着大河入海口处的大明炮舰。
  
      这个移民就是叶家鑫,他是去年年底的时候,跟着倒霉的姚大桥一起漂到暹罗的洛坤府的。
  
      姚大桥怕了航海,不愿意再离开陆地,所以就变卖了自己从中原带来的耕牛(一部分被宰杀了,但大部分还在),换了点本钱,在洛坤府的宋卡港定居经商。
  
      因为大明实行了“关粮米”制,所以有许多去中国贸易的西洋船只都会在宋卡停留时采购一些稻谷或白米。
  
      这让精明的姚大桥看到了机会,不是种地或贩米,而是贩卖装米的蒲包。他先是花钱请宋卡当地的华侨首领疏通关系,迎娶了一个没有儿子的当地村吏的女儿为妻。然后借着老丈人的关系用从中原带来的铁制农具换取蒲包,再把蒲包卖给宋卡港的华人米商,用换到的钱去购买佛山运来的铁器或是其他什么用品,再去换蒲包。
  
      而叶家鑫不愿意跟着姚大桥做小买卖,所以姚大桥就分了他一些农具,让他随船北上去金瓯,但是在他乘坐的那条徽州人的不靠谱的帆船停靠湄南河口的时候,被一个十七八岁的暹罗少女勾搭了,所以就在地内岛定居,还从当地的领主那里领取了25个莱的耕地,而他的妻子还有25个莱的份地,两人总共有120亩地,还都是水田,叶家鑫还带着不少上海沈钢的优质农具,又用其中一些农具换了耕牛,把分到的50个莱的土地都好生打理起来了。
  
      这暹罗国的授田很松,但是因为男子要服很重的兵役、劳役,女子又没那么大的气力,而且缺乏优质农具,所以土地产出不大,是广种薄收的模式。因此附加在土地上的税赋也不多,对于可以将全部精力都用在种地上的叶家鑫而言,在暹罗种地的买卖实在是太理想了。
  
      可是这门最合他心意的买卖,现在却有可能要做不下去了......因为发给他土地的一个“昭披耶”(暹罗的爵位,差不多是王子)已经让下面的小吏传话,让他收完这一季的稻子就滚蛋,而且不许把已经怀了孕的老婆带走!
  
      不过这事儿并不是最糟糕的——据叶家鑫的暹罗老婆说,驱逐华人这事儿很可能只是随便说说,不会有认真执行的,因为没有人说赖着不走会怎么样?所以最糟糕的事情是暹罗人不一定是认真的,但是隔壁的大明金瓯营田司却当了真,联合荷兰人出兵来问罪了......这是要打仗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种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