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826章 汉奸瞎了,汉奸聋了
四十余骑着骡子牵着马的骑士,风一般的穿越无边的黑夜,虽说是夜间,但是这些有马不骑,非要骑骡子的骑兵,却还是不能举火暴露行迹。
  
  因为他们是明军的骡子兵,现在已经进入了大清国的地盘!
  
  来自松江府的夏完淳一骡当先,肩背一支八尺马枪,在队伍前面领路,身边还跟着一匹矮胖子河曲马,马背上没有人,缰绳则系在夏完淳胯下骡子的鞍子上,由骡子牵着马在跑。
  
  夏完淳背后还有四十骑,也都和他一样骑骡牵马,不过背着的武器不一样。其中二十骑都背着火枪,枪口一律向上,没有装刺刀。十骑背着弓箭,还有十骑则和夏完淳一样背着长枪。
  
  很显然,这也是一队黑枪骑兵,不过和朔方的黑枪兵不一样,他们装备的是燧发枪。
  
  燧发枪可比火绳枪好使多了!首先就是没有明火了,所以能在大晚上的用燧发枪打黑枪或是打夜袭。要不然火绳点燃后星星点点的一片,敌人只要没睡着马上就能发现了。
  
  其次是燧发枪的装弹速度更快,装弹快,射速就快!而射速快,火力当然就猛了!
  
  第三就是燧发枪不容易走火!火绳枪因为有明火,一不小心就会点着火药池里面的火焰,那就得走火了。在打埋伏的时候走火,那可就要暴露了。
  
  另外,一支抢走火后溅出的火星又容易点燃摆在周边的火枪的火药池,所以火绳枪兵的阵型太密集就容易“走火事故”。因此火绳枪兵的队形一般比较松散,而升级成燧发枪后,就可以肩并肩的排队枪毙了......
  
  原本在南京讲武堂当老师的夏完淳(他父亲是崇祯18年的进士夏允彝,他本也是文士,但是赶上了科举停办的几年,只好由同乡徐尔默推荐进了讲武堂,毕业留校任教)在接触到荷兰进口的燧发枪后,马上就发现了它在军事上的巨大价值!
  
  所以马上打报告申请调职,到了第一火枪骑兵团当了连长——他因为没上过战场,所以官职并不高,只够资格当个连长。
  
  不过夏完淳对自己的军中仕途,还是充满信心的!
  
  因此上面的命令一下,他就立即带领着自己的连队,找了个水浅之处过了运河,渗透到了清国境内,然后将队伍一分为三,开始扫荡清军的哨骑逻卒了。
  
  无论是什么时代的两军对垒,基本上都是从侦查和反侦查开始的!
  
  因为战场总是被“迷雾”所笼罩,再出色的将军,也要依靠侦察兵或是别的什么侦查手段获取的情报来掌握敌情,然后制定出有针对性的作战方案。
  
  如果一方的侦查手段被敌方完全克制,那么就会变成瞎子、聋子......武功再高,力气再大的勇士,一旦瞎了、聋了,也打不着谁了。
  
  而在明清相争的战场上,主要的侦查手段就是骑兵了,探马、哨骑、夜不收什么的,基本都是骑兵。
  
  所以哪一方的骑兵实力强劲,往往就能掌握更多的情报,同时遮住敌人的耳目。
  
  在之前的明军北伐中,清军就依靠巨大的骑兵优势,始终占据着主动。多尔衮能以实力较弱的兵力击败实力更强的明军,还去曲阜倒了孔圣人的斗,还不是靠着骑兵厉害,封住了朱慈烺的视线,同时又掌握了足够多的战场信息?
  
  但是现在,大明这边已经有了对付清军骑兵的办法了!
  
  “停止!”
  
  夏完淳这时大喊了一声,同时勒住了胯下一匹驴骡(驴骡比马骡易得,所以明军骡子兵多数都配驴骡)的缰绳。
  
  跟着他的骡子兵们看见他停了下来,也纷纷勒住缰绳。其中装备火枪的骡子兵还将胯下的骡子和牵着的战马交给同伴,自己则下马持枪,展开了警戒队形。
  
  三个班长和一个排长都到了夏完淳跟前,等候他的命令。
  
  夏完淳抬起马鞭,指着前方有火光透出的一处村庄,对四个手下说:“那个村子看着有点意思......房子很密,好像还有碉楼,大晚上的还点了那么多火把灯笼,多半有清军的骑兵队在里面!咱们打一下看看!”
  
  “连长,”燧发枪班的班长马上请战,“交给属下吧!属下有20支燧发枪,那村子里的清军不过百,一波就能赶出去了。”
  
  他可不是吹牛,山东这里的清军不是那种特别能打的八旗老满洲,20支燧发枪打偷袭还怕赢不了上百绿旗兵?
  
  夏完淳点点头,对弓骑兵班的班长说:“弓骑兵负责掩护,如果燧发枪兵撤出来,你们就射箭。”
  
  “喏!”
  
  夏完淳又对自己带来的这个骡子兵排的排长说:“你统一指挥燧发枪兵和弓骑兵,我带枪骑兵绕到另一边打埋伏。”
  
  “喏!”骡子兵排的排长拱了供手,接过了命令。
  
  夏完淳的布署说不上多高明,但是这种小股部队在敌后进行夜袭的战斗,是极其考验部队士气的。
  
  老派的明军,别说吃不饱饭的普通兵丁,就连家丁也未必愿意执行这种把脑袋挂上裤腰带的玩命任务。
  
  但是现在的明军“骡子骑兵”却敢这么去干!
  
  因为这支部队不仅待遇优厚,而且还经过了长期的严格训练,最重要的是还配置大量从讲武堂毕业的军官。
  
  战斗力和士气,在如今的明军当中都算是非常高的,根本不是今天晚上在小张屯内休息的孙延基带领的一百余搜粮骑兵能比的。
  
  孙延基也是孙龙的儿子,是孙延龄的哥哥,因为是丫头生的,所以在孙家的地位不高,也就干点打杂跑腿的事儿。
  
  而对目前驻守安平堡垒的孙龙来说,最要紧的还是搞到足够的钱粮。有钱有粮才能有兵啊!
  
  有兵,才能守住安平堡垒!
  
  守住了,才有本钱去和大明那边讨价还价......两手空空可不行,怎么都得给他和他的兄弟留个十万亩土地过日子的。
  
  大家兄弟一场,打死打伤那么多年,可不能让他们老来无靠,去江南讨饭!
  
  而孙延基也挺乐意执行这种抢粮抢钱任务的,一来可以捞一点装自己兜里;二来还能有小美人陪睡......可比在安平城堡里面快活自在。
  
  今天晚上,孙大公子就又当了一回新郎官,正在操劳的时候,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噼噼啪啪的声音,好像是哪儿放鞭炮呢?
  
  这是什么好事儿?难道是自己的便宜老丈人在放鞭炮?不对,这是火铳吧?
  
  孙延基刚想到不对,咣当一声,房门就被人撞开了,把他和那小姑娘都吓了一跳,就在小姑娘的尖叫声中,孙大公子回头看去,就见着一个衣衫不整,满脸仓惶的大叔,瞪着眼珠子在看自己......
  
  “豹头李,咋了?”孙延基已经知道出事儿了。
  
  “大公子,明军打来了,明军打过来了!”
  
  仿佛是为了证明他的话,又是一阵清脆的排枪声音传来。
  
  啪啪啪......
  
  “大公子,”那豹头李抖着声道,“起码有30支火铳在齐射,刚才已经齐射过一轮了......至少有60支火铳轮着打啊!加上长枪兵、刀牌兵,起码有200人!比咱们多一倍啊!”
  
  “快,快召集兄弟!”孙延基已经慌张起来了,“咱们和他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