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抢救大明朝 > 第843章 顺治大战史可法 下
“大帅,咱们手头有两个师小三万人可以调用,军粮可以支撑10日左右。”
  
  “军粮不大够啊!”史可法又点犹豫。
  
  没有了大运河这条生命线,北伐大军的补给可就是个难题了!历史上南朝和南宋的许多次北伐,都吃够了后勤的苦头。
  
  所以史可法现在也得数着军粮打仗了
  
  “够了!”田卿意道,“大帅,咱们不是要去扑顺治吗?”
  
  “对啊!”史可法说,“机会难得万一运气好抓到了,北京许就能兵不血刃拿下了,到时候就不缺粮食了。”
  
  田卿意笑道:“运气不好,无非就是遇上抓不到或是扑了个空遇上抓不到,就是顺治躲进了天津卫。咱就把他围困起来,然后派人下乡征粮!
  
  咱都把满人的皇上给围困了,天津卫周遭的百姓还不得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到时候还怕没饭吃?
  
  若是扑了个空,那就是顺治弃城跑了他当皇帝的跑了,天津卫城还有谁敢守?咱吓唬一下,说不定就能把天津卫城拿下。有了城池,还怕征不到粮食?”
  
  “哈哈哈,说的好!”史可法笑着点点头,“传本督将令,全军改变方向别离那些不中用的蒙古人了,咱们扑天津卫,抓东虏皇帝去!”
  
  “喏!”
  
  跟在史可法身边的传骑们轰然应喏,然后纷纷飞马而去了。
  
  一旁的田卿意又提醒史可法道:“大帅,还有高节帅呢!他还在运河以西追蒙古人呢,要不要叫上他?”
  
  “不必,”史可法道,“那么多人挤在一起没必要可以让他到青县和李元胤汇合,然后走大城、文安、保定县(不是保定府,也不在保定府境内,而是在顺天府境内)、霸州,然后再向东转向,去抄顺治的退路。”
  
  史可法给高杰的任务是插到北京和天津之间。在他看来顺治皇帝一旦在天津卫以南兵败,又被他史大总督率兵扑击,很有可能会弃了天津往北京走运气不好就会撞上高杰的大军,到时候一个“大明恭亲王”就没跑了!
  
  洪兴七年,正月初四下午。在河间府战场上的明军中路和西路两军,就在史可法的命令下开始改变行军方向了。
  
  本来明军的中路贴着冰冻起来的运河行军的,两个师分别在运河左右,在岸堤旁浩浩荡荡的开进,还不时会和小股的蒙古人发生交战。根据史可法的机会,中路军的目标是青县,在击溃了包围青县的蒙古人后,他们会和守在青县的李元胤会师。现在他们的目标就只有一个,顺治帝所在的天津卫!
  
  而高杰的西路军则在运河以西三十里开外急行军,目标是包抄青县一带蒙古军队的侧后。现在他们的目标变成了两个,一是青县;二是包抄天津的顺治帝的退路。
  
  如果再算上东路的黄得功,史可法这次是分三路进军的。而顺治倒是真的“一路去”的,只是他的“一路去”,也不见得能打赢明军三路之一的黄得功。
  
  初四日下午,观音堂一带的战斗已经变得越来越激烈了。
  
  一处战场,现在分成了内线和外线两部分。外线部分,是步兵骑兵之间的混战。黄得功派出了四个团,全都拆成了营,16个营散成一圈,分布在观音堂庄桥村周围,挡着清军的骑兵,不让他们靠近正在发生激战的观音堂。
  
  另外还一个枪骑兵营(骡子兵兵),以连为单位,轮番出动,担任救火队,在战场各处奔忙。支援陷入苦战的步兵营或是向被打退的清军骑兵发起冲击。
  
  而内线是阵地攻坚战,黄得功派出了四个团轮番上阵,一轮轮的在12门3磅炮的支援下扑击死守观音堂的清军。
  
  血战从清晨开始,一直持续到了下午!
  
  卓布泰指挥的2500名清军全力以赴,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硬是顶着四倍于己的敌人,苦战了几个时辰,前前后后打退了明军的十余次攻势,其中的几次明军的长枪兵甚至冲进了观音堂的围墙和清军打起了肉搏!
  
  在肉搏战中,清军的刀牌兵发挥出色,一次次将明军的长枪兵击退,守住了观音寺不失。
  
  但是随着战事的胶着,清军这边的危机也渐渐降临了!
  
  他们使用的火绳枪质量稍差,而且没有后备枪支,所以在几个时辰的交火之后,损毁严重,许多火枪的枪管出现裂缝,还有一些干脆炸膛无法使用。他们的火力变得越来越弱,到了当天傍晚,卓布泰手下的战兵人数已经不足1500,而能够打响的火枪只剩下不到500支。
  
  所有的人都精疲力尽,战场四周则尸横遍野明军那边,至少付出了2000多人的伤亡包括在外围抵抗清军骑兵的16个营的损失。
  
  但是黄得功的八个团共有20000之众,现在的损失刚过一成。
  
  所以新一轮的进攻,很快就被黄得功组织起来了。
  
  还是由12门3磅炮的疯狂射击开始,然后是8个补齐了人员的步兵营组成了营方阵压了上去黄得功这回也使出了全部的力量,整整投入了4000名战兵!
  
  攻守双方都知道,这就是最后的决战了!
  
  观音堂外围,爱新觉罗.拜音图也投入了最精锐的骁骑营和前锋营,四千多名全副武装的骑兵,全都在观音堂外围战线的北面展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冲击队形。
  
  黄得功当然也注意到清军骑兵的动向了,他将手头剩下的8个残缺不全的营整合了一下,凑出了4个还算完整的步兵营,加上所有的“黑枪骑兵”,全部压上了自己的北线。
  
  8个明军步兵营一字排开,摆出了8个营级莫里斯方阵,在他们的后方,还有16个骑兵排(骡子兵),也展开了冲击队形,随时准备发起逆袭。
  
  拜音图站在马镫上,看着明军的8个方阵,再伸着脖子眺望了一下远处的观音堂,那边正在挨炮轰呢!估计史可法(他不知道被他“包围”的是黄得功)也要拼命了!明军的猛攻就要开始了,也不知道这一波能不能顶得住?
  
  如果卓布泰的火器营被明军吃掉了,那么接下去的仗就不好打了!
  
  拜音图吸了口凉气儿,对左右道:“擂鼓,吹号,这回一定要让史可法和他的尼堪们知道咱们的厉害!”
  
  随着拜音图的一声令下,军号和战鼓声顿时响彻云霄,然后就是人的呐喊,马的嘶鸣。满蒙骑兵的精华,开始发起了山崩地裂一般的冲击!
  
  第一波的冲击是由纳穆生格率领的1800名怯薛骑兵发起的。他们清一色的重骑,都是从八旗蒙古和漠南、漠北各部中选出的勇士,人人都披着两层重甲,骑着最好的蒙古马,持着长枪,集结成了一个横阵,在号角和战鼓的催动下,如潮水一样向明军战线中央的三个方阵漫了过去。
  
  冲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几千只马蹄敲打在地面上,仿佛整个大地都在震动。可是挡在他们前方的明军方阵,却岿然不动,长枪兵们甚至都没有把一丈多长的长枪放下。火枪兵们已经在他们的前方列成三排,后两排枪口冲上,只有站在最前面的将手中已经装填好弹药的洪兴三年式火绳枪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