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魅君休想逃 > 第68章 大婚

  知道了情阁的仙障是父亲所设,远馨心中有了数。接下来就是考虑怎样弄到父亲的血。让天君受伤出血,万万不能,那么意外总是许有的。
  远馨悄悄与桃儿商量,怎样弄到天君的血。桃儿看看公主,“公主,弄到天君的血不容易,可您是天君的骨肉,血脉相连,是不是也同样有用?”
  “是啊!就算不能完全打开那仙障,只要令其减弱,弱到我的仙力能够打开就好了”
  说干就干,远馨毫不犹豫地用短刀在手臂上划了道口子,又用桃儿递上的手帕拭了流出来的血,然后拿着那手帕又去了了情阁。
  远馨伸手试试,仙障还在,她拿着染了自己血的手帕去触碰那仙障,依旧不见有任何变化。再用仙术去探,那仙障还是牢固得很。
  远馨正拿着手帕百思不得其解,身后有人说话:“馨儿,你在这里做什么?”
  不好,来得正是天君。远馨赶紧把手帕揣进袍袖,支支吾吾地说:“花香,我是闻到了这里的花香才来的,不知道这是。什么花,香气如此特别”。
  “此花唤作鸳鸯藤,也叫金银花”
  “这就是金银花,还有鸳鸯藤这么好听的名字”
  远馨在民间见过入药的金银花,却没有见过整株的,今日才知道原来它长这个样子。
  “父君,为何我从没在九天见过这鸳鸯藤?只在人间见过入药的金银花”
  “这花样貌平平,大概是九天上的仙家都不喜欢吧!”
  “怎么会,这花香气如此特别,怎么会不喜欢。只是隔墙串了根才长了这一株在这里,想必这院子里还有很多,父君你把仙障打开,我们进去看看吧!”
  “不行,此处封印了十恶之人,不能打开”
  “既是恶人,囚去九幽好了,为何要囚在我们天宫之中,究竟是什么人”
  “天机不可泄露”
  远馨听到了她最烦听到的话,好奇心也被打消了一半。不让看算了,还好墙外长了这一株,远馨将那株鸳鸯藤移去了她的折桂宫。
  明日便是大婚之日了,桃儿再次央求公主试试吉服,远馨懒洋洋地任凭桃儿摆布。桃儿费了好大力,总算是把吉服给远馨穿好了,“公主您看好漂亮啊!合不合身”。
  远馨向铜镜中望了一眼,那吉服不是她在人间穿过的大红色,而是九天是时兴的白色。雪白的软缎上用银线绣了簇簇桂花,那花朵立体逼真,只比真的桂花差了些香气。吉服上的流苏都是用白色珍珠串成,美而不俗。头上的凤冠也是白银色的,镶了能将日光折射成五色的金刚石。
  是很美,不过她与武曲星君的婚礼,不必穿的这么美吧!远馨想起杜蘅去昆仑山之前和他说过,“若是成亲,一定要穿红妆”。
  “吉服理应是大红色,红色才吉利,为何我周身上下都是一片白色,看起来与昆仑山上的雪一样,冷冰冰的”
  “公主,我们九天上历来不喜欢大红大绿那样俗气的颜色。再说您身上的吉服真的好漂亮啊!明日就是婚期,想改恐怕来不及了”
  远馨一听“来不及”三个字,更笃定要穿红色吉服。
  “来不及正好,将婚期再推迟些时日不就好了”
  桃儿心里想:姑奶奶您说得轻巧,婚期是玄机仙子推算的,天君亲定,推迟婚期如同抗旨。桃儿知道公主不想嫁,可是这样硬抗也不是办法啊!远馨的脾气她也知道,若明日她死活不肯出门,那谁也没有办法,到时候大家脸上可都不好看。
  桃儿去禀报天君,没想到天君丝毫没有生气,朝身边的侍从招招手,那侍从立刻端了个大托盘出来。天君示意侍从将托盘递到桃儿面前,桃儿不解地掀开盖在托盘上面的红布,顿时笑开了颜。
  “天君,这是……”
  “公主的红妆,我九天公主出嫁,岂能只有一套吉服”
  “天君英明”
  知女莫若父,天君知道远馨不会乖乖出嫁,所以早已做了多手准备,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桃儿捧了红妆高高兴兴回了折桂宫,再次伺候公主穿戴起来。大红吉服,绣满龙凤,头上的冠是黄金打造。远馨看看铜镜中的自己,这吉服与虞倾城给她做的那套很像。那次是杜蘅送她出嫁,这次,恐怕杜蘅来都不会来吧!
  “好了,脱了吧!我累了”
  桃儿小心伺候远馨脱下吉服,此时她可不想惹这位姑奶奶不开心,若误了明日的吉时,她可吃罪不起。
  远馨给翠微谷中的叠翠,凝烟,篱落也都发了喜帖,昆仑山上却只给了苏合一人。公主大婚,六界同庆,下界很多得道的修行之人也都收到喜帖。平日没有资格上九重天的妖界,鬼族也都派了代表前来道贺。
  苏合叠翠等都早早到了九天,齐聚在折桂宫中。九天的一切在他们眼里都异常新鲜。虽然没有母亲送嫁,杜蘅也没露面,但是有了苏合他们,远馨的心情还算平静。叠翠盯着远馨身上的红妆看了又看,哀叹自己此生大概与这红妆无缘。远馨却嗤之以鼻:“一件衣服罢了,想穿便穿”。
  云霄殿上,美酒佳肴,歌舞升平。大喜之日,无论仙位高低,都可就坐,连鬼族长老也端端正正坐在席间,只是缺少了魔族。
  歌舞退下,司礼官高唱“吉时已到,请新人上殿”。在座诸位都齐齐向云霄殿门口望去,只见远馨公主满身红妆,轻移步履,缓缓走了进来。武曲星君起身迎了上去,远馨上下打量他一眼,竟也是一身大红,肯定是为了迎合她才这样穿的。
  两人并肩向天君的方向走去,一路上,众人投来的都是痴迷艳羡的眼光。
  司礼官再次高唱:“新人行礼”。
  武曲星君悄悄瞟一眼身边的远馨,满身红妆映红了她可爱的脸,较平日的不羁更添几分妩媚,惹得他有点挪不开眼睛。直到司礼官小声提醒:“星君,此时莫看了,先行礼,稍后回您的开阳宫慢慢看”。
  武曲星君被说得不好意思,那张十几万年都不见老的脸竟也红了。
  “一拜日月星辰”
  武曲星君与远馨刚要拜,云霄殿外有人大喝一声:“等等,武曲星君,我这个岳叔公还没有到,怎么就开始行礼了?”
  座上的天君手一拍海文珠站了起来,“离天,他怎么进的天门,天门武士呢!”
  一听离天两个字,整个云霄殿上都乱了起来。武曲星君将远馨护在身后,百草仙君与瑶光星君又挡在他们俩前面。
  离天哈哈大笑,那笑声如洪钟一般,回响在整个云霄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