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莫道人归晚 > 第六十章 遇见

  秦归晚已经想不起来这是第多少次被自己的母上大人催着谈对象了。
  刚开始秦父还会拦一拦,大约是怕勾起秦归晚什么伤心事。但到后面看到秦归晚已经从过去中走出来的时候,也就装作没听到秦归晚的声声抱怨,只是安慰安慰秦归晚让她随着石红雁安排的走。
  于是,迫于母亲威严的秦归晚就这么被她远程操控着去见一个又一个的相亲对象。
  虽然说她真的目前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想法,但是石红雁有呀,秦归晚无数次在电话里试图说服秦母,但都以失败告终。
  石红雁威胁秦归晚道:“如果你不去见人家,简单,我明天就坐高铁过去!归晚呀,你这确实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结婚生孩子了。难道你还打算一辈子单着过?”
  石红雁这句话算是戳到秦归晚心窝子上了。她还真就打算如果没有碰到一个合适的,就先这么单着。如果以后没有一个可以让她产生强烈结婚念头的人,她宁愿这辈子就像现在这样过着。
  但是为了不让母亲操心,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见一下这些相亲对象。不是为了说是能相着个人结婚,而是她想她母亲知道,自己已经不再为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
  另外,她其实也存着一点点想看看来相亲的人的意思,说不定会看上一个然后陷入爱河。
  虽然说秦归晚的目的是这样,但是石红雁不知道啊,她以为是秦归晚看不上或者不喜欢,就更加积极地联系各路青年才俊,朋友介绍,玫瑰网推荐,亲戚介绍……搞得秦归晚是苦不堪言。
  也是因为这个经历,秦归晚这段时间才能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奇葩。
  除了第一个相亲对象还算有礼貌之外,剩下的男的简直是一次又一次地刷新着她的三观。
  就说自己妈妈让自己去的都还算正常,什么亲戚朋友介绍的人让秦归晚都觉得对方不盼她好。
  四十多岁,五十岁中年男性的,腿跛了的,听力障碍的。
  最让秦归晚想不通的是,有的男的刚上来就问,你是处女吗?然后接下来就叨叨什么:我妈说了,我结婚就要找个呆在家里照顾照顾孩子的女性,毕竟女的嘛,还是不要抛头露面,有点丢人;我妈说了,以后结婚后买房子就必须写他一个人的名字,然后我希望我的女朋友是硕士,这样以后生了孩子作业就好辅导了。
  秦归晚听到这儿以为这个男的的学历最起码在硕士研究生,谁知一问却得知他是技校毕业的,一个月才拿两千五的工资。
  说实话,她都不知道这群人怎么想的?难道他们都没有最基本的礼貌吗?上来就问隐私问题?还有,这都多大了还一句一个我妈,一句一个叠词?她十岁都不把自己妈挂嘴上了,这是什么?巨婴吗?
  甚至还有个男的约她在麦当劳,刚一看到她就开始点名批评:不行,你太胖了。头发还有点少,鼻子也没我想象中的挺拔……要不你去做个抽脂,种个头发再去整个容?我觉得以你现在的形象,如果是想和我结婚,那咱俩就没戏。
  嘿?!秦归晚就想不通了,这些人是得有多大脸才能说出来这种话?要说这人是个牛皮哄哄的人秦归晚倒能接受这样的口气,可是现在面前的是一个离了三次婚的五十岁大叔,还带着两个孩子过来,像是在顺便在蹭饭。
  秦归晚出言暗里讽刺了几句,在发现这个男的连暗示都听不懂,竟然还在乐呵呵笑着时,无力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她觉得,事情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表明态度,现在情况都这样了,再这样下去的话,她迟早会被这些相亲对象逼疯,然后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
  她和面前这个人假意聊了几句后便推脱着有事情,在送走了面前这尊大佛之后,秦归晚才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
  她就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
  期初还抱有一线希望,想着过来看看说不定缘分就在这的秦归晚现在只想仰天长啸,什么坠入爱河念头早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想到石红雁锲而不舍地给她介绍对象,催她结婚,她觉得自己应该去做点什么来摆脱现在这种尴尬又令人烦躁的局面。她正头疼应该怎么解决,是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自己的母上大人还是随便找个人糊弄糊弄时,却被一个男声打断了思路:她听到有人叫了声她的名字。
  秦归晚回头一看,是穆肃。
  说实话,自上次她搭警车当顺风车之后,再看到穆肃都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自在。秦归晚把它归于不适应对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男人叫“警察叔叔”。
  其实秦归晚还觉得挺巧,上次见穆肃还是等围观群众都散的差不多了才看到,当时穆肃在出外警,秦归晚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这次在这个地方,两人竟然还能碰见,也算是缘分了。
  今天穆肃穿的没有平常那么正式,极具混搭风:黑白格子衬衫,里面是薄款高领白色打底,外面搭了一件非常具有设计感的黑色风衣,下身搭配深灰色烟管裤,脚踩一双黑色帆布鞋。惯例,还是戴着他那副看起来闪亮的金色边框眼镜儿。
  其实秦归晚曾无数次想问穆肃他戴金边眼镜的缘由是什么,但是碍于这件事是个人隐私问题不好开口便将好奇心压了下来。
  秦归晚站起身子道:“穆大哥你好!”穆肃提了提嘴角笑着点头:“你好。”
  她正打算借口有事儿离开却被穆肃抢先了话头:“秦小姐,你待会儿还有约吗?”
  她正低着头,听到此猛地抬头道:“没!没有!”
  听到此,秦归晚百分之百确定穆肃这是在周围有一阵儿了。
  “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我有些事想找你聊聊。”
  “好。”
  刚说完,穆肃便站了起来给秦归晚拉开了凳子:“这边有点吵,对面有一家书吧,咱们去那儿谈。”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