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百万可能 > 第四百五十五章 黑袍打破次元壁
“呼噜呼噜。”
  
  库市路边的某个小摊,室外放了一张桌子,周围放着粉色的塑料凳子,此刻却是坐满了人。
  
  程林坐在最东边,草薇坐在他右手边,正专心对付一碗热腾腾的羊杂汤,整个人将那只大海碗捧起来喝,那只碗几乎比她脸都还要大,看起来很是滑稽。
  
  在程林左手边则依次坐着付仲庭、肖宁雨和谢青珂,朴素的木桌上每个人面前都有一大碗汤,桌子中间的一个竹篮盆子里则堆满了表皮金黄的馕,刚出锅,很烫,夹杂着大粒芝麻和洋葱的香味,看着就很有食欲。
  
  面前的汤颜色清淡,羊头、心肝、肠等等下水用大锅煮熟、然后切碎,混合特殊的调味料用小锅煮好,香气腾的一下就冒了出来,让人垂涎欲滴。
  
  在这九月初秋,晨光熹微的冷空气中,这一晚热腾腾的羊汤喝下去既爽口又暖胃,几个人瞅着草薇大口喝汤的模样忍俊不禁之余也胃口大开,纷纷用手揪下来一块馕,就着羊汤吃了起来。
  
  “老板,再来一碗。”程林笑着朝屋里喊了一句,然后细心地抽出一张纸巾给小姑娘擦了擦下巴上的汤汁,弄得草薇一下红了脸,“我……我自己可以……”
  
  看到她这模样,其余三个人纷纷笑了起来。
  
  如果说在此前他们对于这位十院的第一天才还充满了陌生感,那经过昨晚上的一起等待以及今早上的这顿饭,那层梳离感就一下子散去不少。
  
  他们甚至觉得很奇怪,因为在九院流传的消息中,十院的这个小姑娘性格据说相当恶劣,在本学院里都几乎没有朋友,可今天他们一看,都觉得传言实在太过了,分明就是个很安静听话的小姑娘嘛。
  
  “来,小草,不要光喝汤,吃囊嘛。”
  
  文文静静的肖宁雨柔声细语地说着,撕开一块主食递过来。
  
  结果就只看到草薇哼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不理会。
  
  “哼什么哼?谢谢你肖姐姐。”
  
  程林拍了拍她的脑袋,小姑娘这才不情不愿地接过来,咬了一口,鼓着腮帮子含糊道:“蟹蟹。”
  
  “都吃吧,趁热。”
  
  程林这才露出笑容,然后招呼着,自己也低头吃了起来。
  
  他的回归在九司队伍中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
  
  虽然大部分小翻领仍旧不很了解他,但他失踪的事却依旧被众人所知。
  
  反应最大的还是黄茵,看到程林回来终于长长舒了口气,之后一脸幽怨地拉着他问长问短,在得知程林竟然意外卷入一场一司抓捕间谍的案子,并被“雪山神秘巨人”所救后瞪圆了眼睛,吃惊之余拉着他大呼庆幸,然后就是一串牢骚。
  
  大概就是批评程林不该孤军深入,自己跑那么快,脱离队伍太远,深入绿洲导致发生危险之类的。
  
  虽然嘴很碎,并且一副埋怨的模样,但程林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黄茵嘴上埋怨但实际上又何尝不是担心?
  
  确认了程林没事,黄茵扭头就忙去了,把他踢开让他自己休息去,而程林了解到昨天几个朋友一直等他到深夜,心中感动,干脆拉着几个人一起跑出来找了个店吃早饭。
  
  ……
  
  “呼噜呼噜。”
  
  将第三碗汤喝光,程林伸手去抓馕却抓了个空。
  
  有些愕然地抬起头就看到其他几人都一脸呆滞地看着他,然后就听付仲庭苦笑道:“之前我以为草薇就挺能吃的,没想到你更能吃,以前没见你食量这么大啊,难道这就是晋升四品的代价?”
  
  程林有些尴尬地抹了抹嘴角,解释道:“被抓走这两天,一口水都没喝,所以有点饿了,不过吃这些已经饱了,再吃下去恐怕就真的要伤胃了。”
  
  听到他这话,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付仲庭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认真道:“辛苦了。”
  
  程林很想回答一句为人民服务不辛苦……但终究还是忍住了,只是笑笑。
  
  “不过说起来,你这次真的是运气好啊,被五品抓走竟然还能毫发无损地回来,”谢青珂唏嘘不已,转而又道:“相比之下,那个贝内特运气大概是衰到了家,竟被神秘巨人硬生生杀了……说起来,之前我听到一些消息,这神秘巨人可能与精灵投影中的那个黑袍有关。”
  
  关于那段火遍全网的短视频,他们这些人几乎都看过了。
  
  在得知这件事刚好便是程林所卷入的事件的时候,谢青珂等人嘴巴张的几乎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接着就是朝他一阵打听,程林只能将地梁靖说的那番话又讲了一遍。
  
  “黑袍?你说之前蜀都投影里的那个?”
  
  付仲庭愣了下,追问道,“和他有什么关系?哪里听来的消息,我怎么没听说?”
  
  肖宁雨慢条斯理地擦着嘴角,解释道:“昨晚你去司局帮忙错过了这个消息,听说是韩仑找到了黄副司,说他见过视频里的这个神秘巨人……就是上次蜀都投影,他不是遭遇了黑方会长,然后受伤了么?后来不是说黑方会长是被精灵族的那个神秘的‘黑袍’所杀么?就是这件事,韩仑说他在昏迷前曾见过类似的巨人,怀疑这是黑袍的某种精灵族魔法。”
  
  “精灵族的魔法?这不可能吧,投影早就消失了,精灵们早已经不复存在,精灵魔法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边?难道说是有人学会了这种能力?可……这也说不通吧,听说目前全世界对于精灵魔法体系才刚刚开始研究,怎么可能被人学会呢?而且,还是这种一看就特别高级的能力。”
  
  付仲庭那双淡淡的,稀疏的眉毛挤在一起,很不解的模样。
  
  谢青珂叹气说:“这个的确说不清,不过我倒是有另外一种猜测。”
  
  “什么猜测?”
  
  将小肚子撑的滚圆,一直坐在旁边竖着耳朵偷听的草薇忍不住问道。
  
  “或许……施展这个能力的,或者说救了程林他们,同时杀掉贝内特等人的就是黑袍!”
  
  谢青珂说。
  
  “怎么可能?!”
  
  “不会吧!”
  
  几个人被吓了一跳,纷纷质疑,毕竟这太过于匪夷所思。
  
  按照经验,图影中的一切都会随之消失,投影内部的生命一旦强行穿过投影“界限”就会当场暴毙,绝无幸免,这是试验过很多次的事。
  
  那作为精灵族强者的“黑袍”怎么可能成功突破“界限”,滞留在现实世界?
  
  “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没有根据,但是我想这也并非完全不可能,毕竟我们对于投影的了解依旧太少,谁敢确定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在没有方向之前,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不正是研究的方法么?”
  
  谢青珂解释道。
  
  “你说的倒也不是没道理……只不过,我还是觉得不太可能,”付仲庭想了想,说,“假如真的如同你所说,那这件事怕是会震惊整个世界,如果投影里的人能够滞留在现实……那……简直不敢想!程林,你觉得呢?”
  
  “啊?我?”
  
  坐在旁边的程林怔了怔,然后挤出一丝笑容,说,“我觉得万事皆有可能。”
  
  ……
  
  ……
  
  关于黑袍的讨论戛然而止,程林却不由多揣了一份心思。
  
  谢青珂的猜测的确很“大胆”,韩仑果然如同程林所料将这件事上报了上去,也的确将此事导向了“黑袍”。
  
  至于帝都特理部那群大人物究竟会如何想,程林无法猜测,也无法左右,只能等待,相信等回到学院应该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吃完饭回到聚集点,各大司局的战后统计终于出来了。
  
  黄茵如愿以偿地得到了“第二名”的成绩,在2号投影六个探索司局中仅次于二司,程林刚回到院子里远远的就听到了黄茵的那独特而张狂的笑声:“哈哈哈哈哈。”
  
  “看上去,黄副司心情不错。”程林朝迎面走来的一个小翻领说。
  
  对方点点头,同样面带喜色。
  
  程林知道他高兴的缘由,一来是司局成绩显著本身算是荣耀,二来按照黄茵的性格,既然探索前做过承诺,那如今自然不会食言,可想而知,这次大家都能得到不少好处,比如奖金什么的,运气好没准还能得到额外奖励的贡献点。
  
  就在程林琢磨着是不是趁着黄茵高兴去找她要一把新武器的功夫。
  
  忽然间。
  
  他只觉周围天地灵气骤然变幻,无穷灵气从四面八法向小院中汇集而来。
  
  在“朦胧之眼”下,灵气丝带如鱼龙飞舞,瞬间淹没了院落中的某个房间。
  
  黄茵的笑声骤然一停。
  
  周围忙碌的小翻领们同时停下手里忙碌的事。
  
  扭头看过来。
  
  面露愕然。
  
  便是连隔壁的其他司局的人都发现了这边的动静。
  
  纷纷跑过来。
  
  围在大门口。
  
  将小院门口堵的水泄不通!
  
  片刻后,暴躁的灵气浪潮归于平缓。
  
  小院中再次传来黄茵那更加明媚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程林?你在哪?快过来看!你说的果然没错,旅游真的可以破境啊!哈哈哈哈,卡在瓶颈好几个月,今天本司首终于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