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透视眼 > 第2715章 小小宗师
    “怎么,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赵金德脸上带着一丝戏谑之意,唐枫不过二十多岁就能够重创钟海洋,无论是放在那里都是堪称天才,能折辱这样的天才着实让人心生快感。
  
      “啪!”
  
      清脆的耳光响起。
  
      赵金德下意识的捂着脸,然后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唐枫唐枫。
  
      他堂堂宗师竟被一个年轻人扇了耳光,这要是传出去他的脸面放在何地,只是下一瞬间赵金德心中突然恐惧起来。
  
      他惊骇的发现,自己竟然没有看清楚刚才唐枫是如何出手的。
  
      “小小宗师也敢在我面前张狂!谁给你的勇气?”
  
      唐枫反手又是一耳光抽出去,这一耳光又狠又快,赵金德刚刚聚集起真气护住脸部,便被唐枫一耳光扇散。
  
      霎时间,鲜血,牙齿四处乱飞。
  
      “这怎么可能!”
  
      “赵宗师竟然被那个年轻人连扇了两个耳光!”
  
      眼前这一幕不仅让赵金德不敢置信,更让四周各家眼线一脸震撼。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像教训小孩子一般在扇一个宗师的脸?
  
      更可怕的是那个宗师竟然反应不过来!
  
      仅仅是第一下也就罢了,你可以理解为是偷袭,但是连续两次都如此,就是傻子都知道其中肯定不简单。
  
      “小子,老子要杀了你!”
  
      赵金德感觉浑身都是火,咆哮一声朝唐枫冲过去。
  
      “滚出去!”
  
      唐枫厌恶的伸出一只手,这一只手带着道道残影穿过赵金德的双手,轻轻印在赵金德的胸口上。
  
      一掌落下,赵金德倒飞出去。
  
      整个人被砸进客房门口的墙壁中,赵金德的胸口直接轰塌下去,鲜血不要钱的从他的口鼻中流出来。
  
      对于自己的这一手,唐枫很是满意。
  
      没有鲜血流进客房,客房也没有遭到破坏,也就可以不用麻烦的换地方住。
  
      “先生,先生,你的晚餐!”
  
      这个时候送餐的服务员终于来了,看到眼前这一幕差点吓死,只是想着唐枫更恐怖之后,只好硬着头皮将东西送来。
  
      “幸苦了!”
  
      唐枫看着满头大汗的服务员,从包里掏出几张钞票递给他,笑道:“多的是小费,不用找了。”
  
      “谢谢先生!”
  
      接过钱服务员逃一般离开。
  
      等服务员离开,唐枫转身走进客房,临关门之前突然开口道:“我只是个过客,不想惹事,也不怕惹事,不想杀人,也不介意杀人!”
  
      他的声音不大,但整个楼道都能听到。
  
      暗中的探子们哪里还不知道,这话就是说给他们身后的人听的。
  
      “现在怎么办?”
  
      一群探子面面相觑。
  
      他们没有想到赵金德竟然如此不堪,同为宗师在唐枫面前一招都扛不住,这让这群探子有些茫然无措。
  
      “怎么办,救人!”
  
      一个探子冷哼了一声,冷笑道:“屋内那位会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我不知道,倒是我们真要是让赵金德死在了这里,他身后的师门一定会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众人醒悟过来,急忙涌进过道。
  
      急救的急救,汇报的汇报,几个探子把赵金德从墙壁上抠下来,马不停蹄的送下楼去。
  
      “赵金德败了!”
  
      “一招都没有撑住!”
  
      傅永山看着送来的消息一阵苦笑,他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赵金德和唐枫的实力在半斤八两之间,谁想到却是泰山鸿毛的差距。
  
      “大哥,现在怎么办?”刘国辉坐立不安。
  
      傅永山见状,一脸失望的看着他,“老二啊,有时候太过聪明不是好事情,你记住,再也没有下一次了。”
  
      “多谢大哥!”刘国辉一脸感激。
  
      “你去休息吧!”
  
      傅永山示意刘国辉离开,眼中隐隐有些怒火。
  
      他原本不想掺合唐枫和赵金德之间的事情,谁曾想刘国辉竟然想讨好赵金德,在唐枫回来的时候就向赵金德通风报信。
  
      阳光从窗外洒落。
  
      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唐枫的心中难得的静霭。
  
      只是这种宁静很快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所打破,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消息,唐枫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怎么会在狂欢城?”
  
      这是凌莉发的信息,内容是关于归灵藤的,根据凌莉的情报,归灵藤几周前在宋卡出现后就被送到了狂欢城,多日之前还在狂欢城出现过。
  
      信息后面还有一个的附件,记载了一些相关情报。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荫了。”
  
      看完信息后唐枫颇有些无语,他昨日放过裘利本来只想预留下一颗暗子,谁想这么快就要用到了。
  
      简单的洗簌了一下,唐枫提着包走出酒店。
  
      沿着大街朝汽车站走去,到了车站唐枫才发现,宋卡根本没有直达狂欢城的车,要想去狂欢城只能去边界转车出境,然后再搭车去狂欢城。
  
      唐枫无奈只好租了一辆车径直往边界去。
  
      随着他离开,宋卡的大佬们齐齐松了一口气。
  
      “去通知赵金德的师门吧,赵金德被一个外地宗师打伤了!”宋卡南城的一座高楼上,傅永山吩咐道。
  
      赵金德重伤残废,他必须要给对方师门一个合理的解释,而选择唐枫离开宋卡后才通知赵金德的师门,无非是抱着两边都不得罪的心思。
  
      “我去!”刘国辉闻言起身。
  
      “老二,记住,别忘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傅永山言语中不乏警告之意。
  
      “大哥,我明白。”刘国辉急忙道。
  
      大巴车摇摇晃晃的穿过森林和原野。
  
      长途旅行带来的疲惫让车厢内的乘客昏昏欲睡,唐枫安静的看着窗外的风景,脑中不时筛检关于这片三不管地带的消息。
  
      “兄弟,你是去狂欢城么?”就在这个时候,他而耳边响起夹杂着边疆风味的普通话。
  
      “对啊。”
  
      听到这个声音,唐枫侧过头笑了一下。
  
      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黝黑的脸庞上带着憨厚的笑意,让人不禁心生好感。
  
      唐枫并不反感路途上多一个陪聊的人。
  
      “是去做生意的吧,不做生意谁去那鬼地方啊,上回啊,我一个朋友在狂欢城大街上刚刚掏出一把钱,然后一辆摩托车就开了过来,紧接着你知道发生了什么?”男人明显是一个话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