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魔之主 > 第三百一十九章 与你有缘
    陈元苏醒的时候,眼角挂着泪珠。x23us.com在梦里,他看到了许多前世的画面,那都是藏在他心中最深处的记忆。
  
      “你的人生一定很精彩!”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陈元猛然用力,一种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身体被四分五裂一般。
  
      此时他发现自己的骨头碎了多半儿,记忆慢慢袭来,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侧头看去,令狐熙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狐疑道:“是道长救了在下?”
  
      他当时面对的是五个脱胎境强者,昏死过去之前他以自己自己真的要死了。
  
      但自己还活着,而令狐熙又出现在这里,换谁都会这么想。
  
      “算是吧。”令狐熙一脸笑意的看着陈元,说道:“敢问道友,是有不愿面对的人,还是有不愿意面对之事,才隐姓埋名用苏元的身份闯荡江湖?”
  
      陈元心中咯噔一下:“在下不知道长下是何意!”
  
      令狐熙说道:“我这里有一个故事,道友想听吗?”
  
      陈元不知他是何意,却感觉他救自己绝非那么简单,运转周天搬运法,慢慢恢复。
  
      令狐熙开口说道:“在一个乡野道观,一个老道士带着一个小道童度日。若是没有意外,老道士仙逝后,小道士便不会继承他的衣钵。
  
      小道士会在那个小道观终老,或许会成为那个山村受人尊敬的道士,也许会一辈子碌碌无为。
  
      但是,老道士在临死前告诉了小道士一些事,让小道士知道了一些从未理解过之事。
  
      老道士仙逝后,两个神仙一般的男女来到了道观,说老道士是当今武道世界中的巨擎真武道宗的人,是他们的师叔,要带走老道士的遗体,还问小道士愿不愿与去真武道宗。
  
      小道士之前便已经想好,与其一辈子默默无为一方强者。
  
      小道士本来只是普通人,但在半路遇到魔族之人后,却将魔族强者杀了,等她到了真武道宗之后,就成了真气境强者。
  
      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很难达到真气境,但小道士却天赋异禀。
  
      小道士为了继承师父的衣钵,刻苦修炼,三个月后,居然突破到了真气三转。
  
      天下不乏天才,比小道士修炼神速的大有人在,本来不足为奇。
  
      奇怪的是,那些从小在宗门长大之人,却不如小道士修炼的快,而小道士的天赋不是最强的,修炼的功法是众所周知的功法,又没有名师知道,修为却一日千里。
  
      他的解释是,师父从小就给他筑基,打下了良好基础,但事实是这样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令狐熙手中把玩着一颗黑白圆珠:“我想那个小道士是得到了一种奇异的传承,是什么不得而知,但就是因此他的修为才能一跃千里。”
  
      陈元脸上古井无波,尽量克制,不让情绪表露出出来,但内心却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些事令狐熙是如何得知的?算的吗?那算天术也才厉害了吧?
  
      “道友还要听下去吗?”令狐熙眯眼笑道。
  
      陈元平静道:“还有吗?”
  
      “当然。”
  
      令狐熙继续讲道:“小道士修炼了三个月,实力达到了真气三转,却打败了真武道宗掌门的嫡传弟子,而后者是真气五转的实力。
  
      然后又抛开一切,与已经达到内景实力的大师姐战平。
  
      一个乡野长大的孩子,本该懵懂无知才对,这个小道士却比自己年长的师兄师姐还要成熟,他之前并没有与人有过争斗,出手却狠辣果决。
  
      可能是这个小道士跟随师父游历之时经历了太多的尔虞我诈,才会如此。
  
      也或许外面有他不想见到的人,便开始闭关,但暗地里却以苏元的名义闯荡天下,管当管之事,随心做事,历经磨难,锤炼自己。
  
      而我也有幸与他相遇,那时我便知晓他不简单。后来仔细一查,这人还真不简单!然后我仔细一算,这人很有意思!”
  
      陈元心里已经恢复了平静,令狐熙如果有歹意,不会让自己活到现在,也不会与自己说这么多。
  
      他好奇的问道:“道长算到了什么?”
  
      令狐熙言道:“贫道算到过不了多久天下便会大乱,而这个小道士极有可能是会改变乱局之人!”
  
      陈元心中微惊,又问:“乱局什么时候来?”
  
      令狐熙笑道:“道友还没回答贫道的问题,小友为何隐姓埋名?”
  
      陈元看着令狐熙,令狐熙注视着陈元的眼睛,俩人对视了有十息时间。
  
      “就如道长所说,在下有不想不得已的苦衷,道长是如何得知的?”在真人面前,若是说假话,丝毫没有意义,陈元要弄清楚令狐熙要干嘛。
  
      令狐熙笑道:“贫道也是个随心做事之人,看到道友的第一眼便觉得你很特殊,便托人调查了一下小友,然后便知晓了。”
  
      两个人都说的模棱两可,谁都没有追问细节。
  
      陈元再问:“道长没有揭穿在下,一直等在下醒来,有何重要的事要谈?”
  
      令狐熙直言道:“师父说我是能改变乱局之人,我算到小友也是能改变乱局之人,我们相遇或许便是天意。我想与小友联合,将来一同改变乱局!”
  
      如果是真的,这是天大之事,就这么说出开了,让人有点难以置信。
  
      但陈元只想了两息,便想通了,在他身上发生的奇怪的是还少吗?
  
      他问道:“如何联合?”
  
      令狐熙将一本古朴的盒子递到陈元面前:“这是一套圣品功法,我想道友一定会喜欢,而且也很适合小友修炼,送与小友!”
  
      单单这盒子,便是一件法器,圣品功法,陈元之前想过,但至少得等自己突破到真武境才能修炼,还太过遥远。
  
      这令狐熙伸手就是这么一件法器,加上昂贵的功法,陈元心思沉稳,并未升起太多波澜。
  
      要说不心动是假的,但他很清楚,天山更不会掉馅饼:“请道长明言,需要在下做什么!”
  
      令狐熙说道:“这套功法贫道与他无缘,既然与道友契合,将功法送与其契合之人,也是一种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