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空超市 > 第七十五章 人族有毒

  看到这一幕的人不多。
  除了宫重明就只有月星河无月,还有不远处的花木兰!
  “师祖,值得么?”月星河眼神闪烁。这种法术月星河会用,但是为了一个练气的弟子这样做就不合适了,换做自己,月星河都要斟酌好半天。最关键的是宫重明师出有名,换成任何人遇到石虎做的那一些事情,都恨不得杀了石虎。从这点出发,宫重明没有错,他唯一错的是用了金印!
  “星河,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只有你愿意不愿意。我辈修道人,不光光是追逐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大道,不光光是追求绝顶修为,站在众生顶峰,最重要的是要求一个心安。”无月轻声说道,“身体无垢需要不断的凝练,而灵魂无垢则需要不断的拷问自己。现在的水月宗不是以前的水月宗,需要有人修炼到巅峰来保护宗门。现在的水月宗是在云州人皇治下,没有那么多的纷争,也没有必要攀登巅峰。所谓的修行不是必须,只是兴趣,你明白么?”
  当需要守护的东西没有了守护的必要,追求力量还会是必须么?
  花木兰听到无月这一席话,也陷入了沉思。
  有生灵修炼是为了更高的境界,因为想活得更久!
  有生灵修炼是为了掌握更强的力量,因为他想得到更多资源!
  那自己修炼是为了什么呢?
  也许生在蛮荒,需要力量保护自己,或者内心的渴望需要自己变强。修炼对自己而言仿佛是一种本能?
  一时间,花木兰居然魔怔了!
  无月刚要进宗门,忽然感觉到远处有人,回过头,看到花木兰呆呆的站在远处。
  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无月一时间不知道该走还是留下打一个招呼。
  看到无月的异样,月星河也看到了花木兰。
  “化神修士不是我们可以揣度的,但是在云州,一个外来的化神应该也不敢怎么样。我上前打一个招呼!”
  “花前辈!”月星河对着花木兰招了招手。
  花木兰惊醒过来。
  自己考虑那么多做什么呢?修炼就完事了!对于天生地养的灵族而言,做事情不必非要找一个目的!随心随性几万年都过去了,现在反而看不透,这人族,有毒啊!
  “原来是你!”花木兰飘了过来,微笑着看着有一面之缘的月星河,这个人是石虎的师父?
  “前辈来到水月宗,晚辈理应尽地主之谊。”月星河施礼之后,问询:“不知前辈来水月宗是.......”
  “我找一下石虎。我觉得石虎考虑得很好,正好我带了一些高品质的灵石过来。”
  无月看了看花木兰,良久之后才苦笑道:“对于前辈来说,下品灵石应该没有多少用,前辈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
  “下品灵石对我的修炼没有帮助,不过用来买时空超市的商品,实在太浪费了。”花木兰说道:“现在时空超市重新开业了,里面有很多新的商品,也还不错。”
  “时空超市重新开业?”无月和月星河都是一愣。时空超市这是回家探亲赶回来了?
  看到两个人神色讶异,花木兰忙询问了一下经过。
  这石虎真的是无敌了!
  “时空超市这一次离开看起来给你们造成了很多困扰。”
  “谁说不是呢?”无月叹了一口气,然后指了指宗门:“我们边走边说吧!”
  经历了时空超市的去而复还,加上损失了一半真灵,无月算是彻底放下了,什么修行,什么高阶修士,都不重要了。因为不看重,所以对于前辈的说话方式就变得随意了。
  “若非知道时空超市不在了,我又何必浪费一半的真灵呢?”
  前文已经叙说过,升级之后的灵根和天生的灵根有本质的差别,要想升级之后的灵根圆润自如如同天生,那需要耗费的资源还有时间都是巨大的。时空超市可以加快这个进程,可时空超市不是没有了么!没有了时空超市,这个过程就会无限缓慢,而听了云河的说法,化神必须要身体一心,内外圆满,否则化神的境界你就算看得到也达不到。既然达不到化神,那么命元一天天的消散,到了最后不知道能不能支持无月达到化神。无月现在的修炼意味不强,对此也是放弃了,所以这一次为了一个小小的弟子愿意牺牲一半的真灵。
  结果,时空超市又出现了!
  一切的欲望源自时空超市的存在,一切的祸患源自时空超市的消失。
  “那水长天我看过,一身修为已经凝婴中期巅峰,马上就能后期,只要不断的使用修行丹再加上其他的东西,蜕化成龙是早晚的事情。对于妖族来说,进化到更高血脉是一种烙印在灵魂之中的本能,难怪水长天会如此的愤怒,换做是我,也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花木兰分析道。
  “石虎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他以为手上有东西就不把天下人看在眼中了。”无月叹了一口气。世界上的人大多数对于未知是不恐惧的,因为他们不明白未知代表着什么。但是修炼者接触了太多东西,对于修炼界的未知,他们都是心存畏惧。
  “那敌敌畏确实可以把水长天和宫重明弄死,可是宫重明并非一个人。”无月接着说道,“水长天不能出手,他修为高,可是他抵抗不了敌敌畏,可是宫重明不一样,他手上有代表着此方天地意志的权利金印。那半瓶敌敌畏能把这一方天地抹除干净么?就算抹除这一方天地,还有天地之外的天地呐!”
  “人生于世,就应该有所畏惧,那种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话语,只是小孩子的无知之言罢了。”
  花木兰觉得不能和这个老头多做交流了,再交流下去,道心可能不稳!
  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做我命由我不由天是无知之言?真的很打击修炼的积极心啊!
  石虎还在老神在在的吞吐灵气,知道花木兰来了,差点没有被灵气反噬!
  对于水长天还能使用手段,对花木兰可以使用么?
  时空超市没有了,这花木兰不会来算旧账吧!
  “见过花前辈。”石虎尴尬一笑,眼神却不老实的滴溜溜转动着。
  花木兰已经明白前因后果,知道石虎的担心,可是看到石虎的表现还是忍不住想要笑!原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怕的嘛!
  “石虎,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一些后账没有结清?”
  石虎张了张嘴,并不说话。敌敌畏对其他人有用,可是对花木兰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云河是一个好保镖,可是云河也干不过眼前这一位啊。
  “前辈,你了解过事情的真相,你应该知道这一件事情并不是我的错。”
  花木兰有一些好笑,但是还是紧绷着脸:“你觉得我是在和你讲道理吗?我这一身的修为是用来和你讲道理的吗?”
  要是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讲道理来解决,那么谁还修炼,干脆玩嘴炮得了。
  “前辈,你说的话就是道理。”石虎摇了摇头,“这是我不甘心啊,明明错误不是我,却需要我承担这一份责任。当然,出手是我,你要怎么对付我,我都不会怪你,不过在你杀我之前可否放过水月宗的师兄师姐师父们?”
  “这是何故,一群修为低下的蝼蚁......我会在意么?”
  “你既然不会在意,那就手指漏一下,放过他们得了。”石虎苦着脸。
  对方居然进了水月宗,那就意味着水月宗挡不住眼前这个人。什么解释什么反抗都是无意义的事情。门外发生的事情石虎已经知道了,他明白自己做错了。他手上有敌敌畏,可终究没有办法直接挑衅一个凝婴而不受到代价。
  这个道理他明白了,可是已经晚了!
  “怎么可能放过他们?你不是说你宗门师兄世界走南闯北,认识很多人,可以很方便卖出去灵石么?还是说,你一个人就要帮我卖几千万的中品上品灵石?”花木兰笑着看着石虎。
  石虎眨了眨眼睛,这是什么情况?
  感情你不是来找我麻烦的,还需要我帮你卖灵石啊!
  不过.....
  “前辈,据我所知,结丹修士最适合的修炼灵石是中品,到了凝婴基本上只能用中品,否则灵气品质太低,进境缓慢。前辈的境界很高,没有必要把中品灵石换成下品灵石吧?”
  “可是中品灵石买修行丹我觉得太贵了!”花木兰摇了摇头。
  买修行丹?
  “花前辈你还没有去过苍梧山吧?”难道你不知道时空超市已经没有了?
  “我就是从苍梧山回来的。”花木兰看着石虎。
  “那时空超市......嗯,还有苏景.....”
  “时空超市里面多了几种商品,说不定对你有用。”
  尼玛!
  有你这么吓人的嘛!
  石虎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声喘气。
  “姐,时空超市还在?”
  “还在,不过变了点模样!”
  “修行丹还有?”
  “只要你有钱!”
  “哦,那就好。帮前辈售卖灵石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具体细节,我想一想,在此之前,我要去找人算账!”
  石虎说完,就跑出了宗门。
  苍梧山。
  “宫清寒,我不能修炼,所以我不理解你们这么多修士都想修行是为什么?”
  在异界想要谈一场恋爱真的太难了,团子还在抱着苏景的脚,可是苏景已经顾不上这个蠢货了。你都凝婴了,还是异种妖兽,还需要这种卖萌?
  “除了修行还能做什么呢?”宫清寒也被这个问题问住了。自己修行的初衷是为了什么呢?似乎从生下来开始,在灵魂深处就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要修行,要走的更远,可是为什么要走的更远这个问题,她还真的没有想过。
  “相夫教子啊!”苏景循循善诱。
  宫清寒脸色一红。
  原来这才是苏景的目的。
  “和那一些凡人一样么,那人生会不会太无趣了?”宫清寒微微笑道。
  “我觉得还好吧。”苏景愣了一下,又被那笑容眩晕了一下。
  “你是凡人,嗯,可能不是凡人,但我和你终究不一样,纯阴体质,中品灵根,这样的天资不好好修炼,我自己无法接受。不过,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当初就和你说过了,我保你百年平安,如果我要修改一下,我在你身边百年?你觉得如何?”
  “好啊!”苏景激动了,他在这一刻都想好了自己的孩子叫什么名字了。
  就在苏景想的时候,脑海中一动,封界图里面来人了。
  “苏景,我要买三百万的修行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