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神武帝 > 第0117章 狼心狗肺
贺朝瑛一步迈出,将古绝尘护在身后,同样望向东北方。
  
  那里气息波动,似乎有人在动手。
  
  “宗主,你走一趟。”古绝尘开口。
  
  贺朝瑛诧异的望了古绝尘一眼,却什么也没说,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
  
  “怎么了?”洛清音不解的问。
  
  “有人在对妄邪出手。”
  
  嘶!
  
  此言出,长老倒吸凉气,俱都震惊。
  
  他们只能感应到细微的气息波动,刚才宗主的反应告诉他们,宗主也如此。
  
  可古绝尘居然能感应到气息属于何人,这太过恐怖了吧!
  
  要知道古绝尘修为只有黄极四品,不是地煞四品。
  
  如此远的距离,竟瞒不过他的感知,简直可怕。
  
  “是白淑雅。她想要杀了妄邪,嫁祸给公子你!”宫菱蝶惊呼声起。
  
  言出,众人齐齐变色。
  
  这下他们终于知道古绝尘刚才发现异常的瞬间,为何会那般动怒了。
  
  “我早已料到她会行动,只是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动手。”古绝尘神情恢复如初,气息也消失。
  
  “她们很强,宗主一人不保险。”阮九刀开口,准备去帮忙。
  
  古绝尘却阻止,道:“不用了,白淑雅不会出手的。出手的是皓月宗的人。如果我没感应错的话,是程万里。”
  
  古绝尘的确没感应错,此时五原府外,东北方向,程万里蒙面在追杀妄邪。
  
  白淑雅之所以之前会转身离开,为的就是对妄邪出手。
  
  原本,她打算让张嬷嬷动手。
  
  程万里自己送上门来,不用白不用。
  
  万一要是失败,她还可以置身事外。
  
  程万里不敢忤逆白淑雅,况且以他们几人的实力,对付一个妄邪,已经绰绰有余。
  
  为了表忠心,程万里决定亲自动手。
  
  却不想,妄邪十分了得。
  
  压制修为后在古绝尘手里走不了一招的妄邪,对上程万里,竟躲过其绝杀一击。
  
  受伤的妄邪转身就逃,弹丸飞射般,冲出五原府,往东北方狂奔。
  
  《万灭枪决》催动到极致,妄邪人枪合一,时不时以刁钻角度轰出一记回马枪,硬生生将程万里的绝杀阻挡。
  
  疯狂出手的程万里大急,地煞一品修为尽出。
  
  妄邪修为在玄阳六品,两者相差巨大。
  
  好在《万灭枪决》功法强大,修炼得到的是有镇灭一切威能的寂灭真元。
  
  真元的强大弥补了部分差距。
  
  但依然不够。
  
  妄邪不是古绝尘,没有以玄阳抗地煞的能力。
  
  眼看程万里要得手,贺朝瑛出现。
  
  程万里不敢停留,闪电激射,消失在贺朝瑛面前。
  
  贺朝瑛实力比他要强,和其动手,绝对会暴露。
  
  噗——
  
  早已是强弩之末的妄邪喷血,以银枪支撑,才没让让摇摇欲坠的身体坠地。
  
  “你也是来杀我的?”妄邪看着贺朝瑛,虽脸色惨白,可依然毫无惧意,在微笑。
  
  贺朝瑛一脸冷意,道:“烟霞宗不会做趁人之危之事。更不会恃强凌弱。”
  
  “我劝你现在杀了我,不然以后会后悔。”
  
  “收起你那点小心思。”
  
  妄邪没有被看穿的尴尬,反而打蛇随棍上,道:“既然你都看出来了,应该知道干什么了吧?”
  
  贺朝瑛不动。
  
  “带我回五原府,送我去王家。”妄邪开口,一副吃定贺朝瑛的样子。
  
  他是聪明人,自然知道谁想要杀他。
  
  他相信贺朝瑛同样知道。
  
  现在最不希望他死的,就是贺朝瑛。
  
  因而,他才如此开口。
  
  贺朝瑛却突然笑了,道:“如果站在你面前的是古绝尘,不是我,你还敢说这话吗?”
  
  妄邪神情一僵。
  
  真要是换了古绝尘,他如此说话,最坏的结果是古绝尘出手,将他击杀。
  
  他相信,古绝尘绝对敢这样做。
  
  别人畏惧他背后的宗门,古绝尘不会。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看来我们都小看了烟霞宗。不知道他是宗门哪位老祖教出来的弟子?”虽然明知道无法得到答案,妄邪依然忍不住问了句。
  
  贺朝瑛不答,转身就走。
  
  过了十余息,她的声音才响起,“烟霞女皇。”
  
  跟上的妄邪身体猛顿,脸上尽是惊骇。
  
  等他回神,贺朝瑛早已消失不见。
  
  妄邪神情不断变幻,摇了摇头后将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慢悠悠往五原府走。
  
  他相信白淑雅不会那般愚蠢,再对他出手的。
  
  妄邪往五原府走的时候,城主府内,程万里跪倒在白淑雅面前,身体微颤,惶恐开口:“夫人饶命,我一定完成任务。”
  
  “打草惊蛇,没有机会了。”
  
  这模棱两可的话,吓得程万里心颤。
  
  “放心,本宫不会杀你,否则岂不落他口实。”
  
  “多谢夫人,多谢夫人。以后皓月宗,唯夫人马首是瞻。”
  
  这次没能击杀妄邪,程万里知道后果的严重性。这个时候,他唯有投靠,才有苟延残喘的机会。
  
  “程宗主有心了。”
  
  白淑雅话音刚落,白少宇的声音在外响起:“姑姑,古开山觐见。”
  
  “古开山是谁?”
  
  “平阳古家的家主,古绝尘的亲大伯。”
  
  这下,白淑雅有了兴趣。
  
  她以眼神示意程万里退下后,开口让古开山进来。
  
  “草民古开山,叩见夫人。”进屋的古开山低垂着头,行跪拜大礼。
  
  白淑雅没有回应,古开山额头触地,大气都不敢出。
  
  “古绝尘是你侄儿?”古开山有强烈窒息感的时候,白淑雅终是开口。
  
  “是。他是草民二弟之子。”
  
  “说吧,你为何来?”
  
  “回禀夫人,草民有办法除掉古绝尘。”
  
  “虎毒尚不食子,侄儿相当于半子,你好狠的心。”
  
  “夫人,草民也不想。可为了家族,必须如此!他在外到处惹事,迟早会连累家族。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夫人这样的胸襟的。”
  
  “牺牲小我,保全大我。古家主实在是深明大义。有你,古家当兴。起来吧。嬷嬷,看座。”
  
  古开山大喜过望,起身的同时抱拳道谢。
  
  不过,看着悄然无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椅子,他却不敢坐下。
  
  “夫人面前,哪有草民的位置。”
  
  “说吧,什么办法?”
  
  古开山不答反问,“草民斗胆,想问夫人要他何时死?”
  
  “这倒是有趣了。”
  
  “他的小命现在就掌握在夫人手中。夫人让他三更死,他绝活不到五更。”
  
  白淑雅咯咯娇笑,道:“古家主竟有如此自信,这让本宫更好奇你的办法了。”
  
  古开山嘿嘿一笑,这才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