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等凤归来 > 第七十章:议论纷纷 令人咋舌
    ()“原本今抢夺渡笙镜,也只是率先做个试探,那东西能知晓下事,你以为,南凤竹不知道我们要抢夺渡笙镜?”千梵梦毫不客气的还嘴。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宫主计划夺取渡笙镜那么多年,好不容易万事俱备了,难道就因为渡笙镜本身的灵性,就要将之放弃了吗?那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不是功亏一篑?”
  
      千梵梦笑笑,“这个你不用担心,苏卿,他已经找到了渡笙镜的下落了。”
  
      秦慕澜嗤之以鼻,“可不是,那东西就在南空浅手里,有什么不好找的,明眼人都能看见。”
  
      “南空浅手里的镜子只是一面普通的镜子罢了,你以为,南凤竹那个家伙真的会在南家之宴上给所有人展示渡笙镜吗?”
  
      “你的意思是他有本事邀请各派前来见证,又没本事把真东西拿出来,这可能吗?”秦慕澜挑眉。
  
      “谁他没拿出来了,那东西,他确确实实交给了南空浅。”千梵梦阴阴的笑着,秦慕澜顿时察觉不对劲儿,蹙眉逼问,“到底怎么回事?”
  
      “渡笙镜,不见得,就一定是面镜子啊。”千梵梦缓缓的开口,语气带着一种温柔的得意,这句话,倒是给了秦慕澜当头一棒,将他的脑子立刻打醒!对啊!九灵之一的渡笙镜,没人过,它是一面镜子啊!
  
      “所以,苏卿找到了渡笙镜的下落?”秦慕澜两眼放光,万分期待的看着千梵梦!
  
      千梵梦既不点头也不摇头,“他叫我们去倚霜城的东郊树林,在那里一切都能见分晓,我们快去吧。”秦慕澜点头,然后就和千梵梦一起赶往了倚霜城。
  
      回到南家之后,李释然和其他几个弟子都已经将那个血鬼拿下了,地面上还并排列着五具干尸,浑身皱巴巴的,已经看不清原来的模样,顾擎则是在怀龙阁里收拾烂摊子,其他各派的弟子有些不知所踪,大部分的人还是集中在大厅里,想南凤竹给个交待。
  
      毕竟,那吸血的怪物可是活生生的吸食了几个人的鲜血啊!
  
      “城主大人,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都是受您之邀,才来城主府参加南家之宴的,现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你总得给我们一个法!”
  
      待南凤竹一回来,大厅里的人就坐立不安了,纷纷开口向他讨法。
  
      “依我看这都是那个灭合宫搞的鬼,这个吸血的怪物就是他们带来的,他残害了这么多条无辜的性命,我看,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没错!这个怪物可千万不能放过他了!我看啊,就应该把他斩首示众,这样才能对得起无辜死去的人啊!”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南凤竹坐在大厅正前方,看着下面五具干尸和那个依旧散发着猩红血光颤颤抖抖的人,心里也免不了重重叹了口气,没想到!灭合宫居然还有这样的怪物!真是太可怕了!
  
      林水寒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五具尸体,心里免不了再一次袭来一阵强烈的恐惧,当初,自己恐怕就是变成了这副样子吧,那种被紧紧掐着抽空了全身的感觉……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他甚至都不敢去看那个血鬼,生怕一个不心,再次落入了他的手里。
  
      南凤竹扭头问身旁的家仆,“查明了这五具尸体分别是何人吗?”
  
      家仆恭敬答道:“回禀城主,查到了,其中三名是城主府内的下人,另外两名,其中一个是刘府刘大人的贴身侍卫,剩下那个,是李府李大人的贴身侍女,和李大人有些非比寻常的男女关系。”
  
      最后一句话,家仆的非常声,生怕别人听了去,南凤竹听了之后神情立刻松了一口气,幸亏不是什么大人物,不然,他还真是没法交代了!
  
      他开口让大家安静下来,然后站起来对众人道:“各位,今的南家之宴因为灭合宫的忽然出现而被打断,发生了很多出人意料的事情,也正因如此,闹出了人命,所幸大部分的人都相安无事,经过查证,这五具尸体其中一个是刘大人的贴身侍卫,一个是李府李大人的贴身侍女,剩下的三个,都是我南家的奴仆,对于他们的牺牲,我表示非常遗憾,对此,我也郑重的告诉大家,我南凤竹一定不会让他们白白牺牲的!”
  
      “那城主打算怎么做?”南凤竹话刚一完,李府李大人就站出来反驳,“这些人追究起来都是因为灭合宫而死的,若不是灭合宫的人带来了这个吸血怪物,这些人自然是不会丢了性命,依我看,城主还是下令将这个吸血怪物处死并将他的尸首挂在城门上,这样才能以泄我们心头之恨!!”
  
      李释然闻言立刻出声阻止,“城主万万不可,这个吸血怪物大有来头,千万不可如此鲁莽将他处死,要知道,底下能催动人嗜血如狂的,是魔界宝物摄魂棒啊!”这句话,他一早就想了,只是碍于大家都在各自谈论,便一直未开口。
  
      从一开始见到这个血鬼的时候,他就心生困惑了,三年前,血鬼第一次出现在北蛮,残害了多条无辜性命,那时,他将他制服,带回了麒麟门,取出了他体内的摄魂棒,由掌门发落,那时他以为,九灵之一的摄魂棒就此被封印起来了,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
  
      今,摄魂棒又出现了!
  
      而且,又带来了一个新的血鬼!
  
      “我看你是糊涂了吧!”李大人公然开反驳李释然,“三年前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啊,你们麒麟门的弟子在北蛮的一个村子里找到了摄魂棒,带回了麒麟门,在书谢真人和流夜掌门的共同施法之下被封印起来了,你现在又这是摄魂棒搞的鬼,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你……!”李释然一时无言以对,对于这件事情,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们两个的话在人群中激起了不的涟漪,大家都在窃窃私语,讨论着那个血鬼和摄魂棒的事情,萧远见势站出来对南凤竹道:“城主,不然我看这样,我们先将这五具尸体好好安葬起来,然后这个血鬼就交给我们麒麟门,毕竟摄魂棒在麒麟门,所以由我们将此人带回师门调查清楚所有事情最好不过,您意下如何?”
  
      南凤竹甚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边开口安慰着大家,并按照萧远的想法将大家一一安抚,同时心里却在感叹,萧远还真不愧是掌门首徒啊!在这么乱七八糟的场面都能如此镇定自若的想出这么好的解决办法,看来他确实是长大了,见得多了,这种事情也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
  
      “既然这样,那就交给你们麒麟门的弟子好了。”刘府的刘大人沉寂了半,终于在此时此刻开了金口,但是他的语气有些慵懒,而且还带着困意,摆明了就是对这件事没什么兴趣,只见他完话之后懒洋洋的站了起来,看着南凤竹了一句‘城主,我先告辞了。’,然后转身便是朝外走。
  
      南凤竹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能什么,有些人也跟着他离开了,大部分人都对萧远的想法没有太大的意见,反正当初的那个血鬼就是他们拿下的,而今摄魂棒也在他们手里,自然而然,这个血鬼也由他们处置了。
  
      可是李大人视线一直在萧远和南凤竹身上来来回回,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李释然一直暗中观察他,觉得此人十分不对劲,可是碍于这里是城主府,他作为这里的贵客也不好意思去得罪别人,索性就乖乖闭上了嘴巴,一门心思全放在那个血鬼身上。
  
      后来,府上的客人渐渐的离开了,其他门派的弟子因为追不到灭合宫的弟子,也都相继的回来了,想看看城主府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他们能帮上忙,本来一切都很正常,可是直到流心谷的弟子出现,事情,开始慢慢的变得诡异起来……
  
      那是在流心谷的弟子跟萧远开口要那个血鬼的时候……
  
      “血鬼的事情关乎摄魂棒,而摄魂棒又被封印在我们麒麟门,自然而然,这个人是交给我们麒麟门处置。”萧远神色平静的回答他们道。
  
      “那是自然,只是这血鬼牵涉了太多条人命,若是让你们这般冒然将他带回麒麟门,那……那些无辜受害死去的百姓,又该何人给他们交待呢?”这话的是流心谷一位长老的弟子,名唤越,二十出头的样子,眉目清秀,谈吐虽然温雅,却总是给人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这件事城主大人自会处理,我们只负责将人带回麒麟门。”萧远显然不想和他话,完就欲转身离开。
  
      越在他身后,不屑一笑之后出声喊住了他,“如果死的人,不止那五个呢!”
  
      萧远顿时停下了脚步,猛然转身看着越,蹙眉追问:“什么意思?”
  
      越走到他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死于血鬼手里的,不止今的五个人。”
  
      “你这话可有依据?”萧远眉头蹙的更紧。
  
      <font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