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等凤归来 > 第二百二十九章:以大困小 黑雾弥漫
    “走吧,我们现在就回灭合宫去禀报爹!”白凝夕对千梵梦说,而后两人看了苏府一眼,转身就离开了那里,既然玄幽王城封印被解,那还是得尽快将此事告与爹知,至于那个寒烟尘嘛,他本就是魔界之人,就让他留在这里好了!
  
      白凝夕心中这么想道。
  
      另一边,苏卿和寒烟尘走到了一处小池塘边上,“公子,方才凝夕姑娘,为何会唤你‘寒烟尘’,还有,看她的态度,似乎对公子不如从前……不知这是为何?”
  
      一停下来,苏卿便按捺不住心中好奇开口询问,而寒烟尘看了他一眼,说:“寒烟尘是我现在的名字,以后这世间,也仅有寒烟尘,没有林水寒,至于凝夕,在我死后发生了些事情,她已经不记得我们之间的往事了,你以后也小心些,不要在她面前说漏了什么,我不希望她再忆起从前。”
  
      苏卿顿时明了,点点头道:“是,苏卿知道了。”
  
      “对了,在你和苏辞回魔界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紫色魔石会变成结界将整个玄幽王城都给封印起来?”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苏卿瞬时陷入了回忆,开始和寒烟尘将事情娓娓道来——
  
      当初在麒麟门之时,瞳门圣使带着苏辞和苏卿离开,然后施法打开了瞳门让他们回到了魔界,原本这一切都没有什么,进去了大不了再利用封印缺口出来便是,可是在回到苏府之后,他们二人似乎都察觉到了凌虚空间的封印有所加强。
  
      苏辞心中不满,知道定是那两个瞳门圣使弄的名堂,恰巧之前在麒麟门的时候,寒烟尘将紫色魔石交给了他,而他和苏卿也将紫色魔石带回了魔界,苏辞便想用紫色魔石的力量突破凌虚空间的封印,在玄幽王城内打开一道封印的缺口。
  
      苏卿觉得在玄幽王城打开封印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是方便大家行事,所以他也没阻止,于是就和苏辞齐心协力的施法控制紫色魔石,但是让人没想到的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却忽然冒了出来,伸手握住了紫色魔石,害得苏辞和苏卿前功尽弃。
  
      那人握住紫色魔石站在原地嘴里一直絮絮叨叨的,苏辞想让他归还魔石,可他一直不肯,无奈之下,苏辞只好动手,可刚一动手,那人便将紫色魔石狠狠的往空中一抛!
  
      苏辞和苏卿都惊讶无比,纷纷抬头去看,本以为魔石会就此落下,可并未想到,那被抛向了空中的紫色魔石,已然在他们抬眸之瞬化作了一道强大的封印屏障,在顷刻之间便将玄幽王城牢牢的罩于其下!
  
      在那之后,苏辞和苏卿也就不省人事了,直到今日,他们才在苏府的院子里清醒过来。
  
      “原来是这样。”寒烟尘终于了解了整个事情经过,可顿时又困惑起来,“这紫色魔石放在苏辞身上如此之久,他居然,还能安然无恙?”
  
      “在麒麟门的时候那紫色魔石便被公子施了法屏去了光芒,本来就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了,再加上苏辞有法力傍身,短时间内,他也不会受到紫色魔石的伤害的。”
  
      寒烟尘闻言点了点头,随后又道:“既然你们被封印在紫色魔石之中,想来,对外界时间流逝应该也不清楚吧?”苏卿闻言微抬目光,心中似对寒烟尘此话感到不解,“公子……这是何意?”
  
      “离你们回到魔界之日已经过去三年的时间了,你可曾意识到?”
  
      “什么!?”苏卿大惊,“已经三、三年了?!”
  
      寒烟尘点头。
  
      “这……”苏卿还是感到十分不可思议,没想到恍惚之间,居然三年时光过去了!
  
      他想到这三年来公子一个人孤身在外便不由得心生愧疚,急忙跪下向寒烟尘请罪,“公子恕罪,苏卿一直被封印在玄幽王城里,忘了时光飞逝,一眨眼,三年时间已过,当初跟公子约定好的,可是苏卿却深陷封印之境困于时间流逝,让公子独自在外漂泊,还请公子恕罪!”
  
      寒烟尘伸手扶起了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无需过于自责,我也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如果不是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不会遇到苏劫。”
  
      “苏劫原是魔界的魂祭魔魇,法力不在我之下,有他相助,想必公子日后要对付苏辞会简单许多。”苏卿看着寒烟尘认真的说。
  
      寒烟尘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忽然就想起了他和雀儿之间的事情,便问:“苏劫说,你本是守护魔灵,可是和雀儿灵肉互换了,如果不换回你的灵躯,恐怕你不会是雀儿的对手。”
  
      苏卿闻言微微颔首,“是,当初是我一时疏忽,给雀儿那孩子钻了空子,进入了我的身体,而后在麒麟门他又施法跟我灵肉对调,我当时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也只能任其宰割,不过现在既然苏劫已经控制了雀儿的身体,那我便可趁机换回我自己的灵躯。”
  
      “嗯,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办吧,既然玄幽王城的封印已解,一切都已经恢复了正常,那苏辞接下来应该就要对付我了。”
  
      “公子无须担心,你是魔界的九代魔皇,七域之中有许多人都和我与苏劫一般,誓死效忠魔皇!有他们在,苏辞定不会轻举妄动,况且公子身边有我和苏劫在,我们一定会誓死保护公子的安危。”
  
      “可我暂时还不想跟苏辞正面交锋。”寒烟尘听明白了苏卿话里的意思,开口同他说道,苏卿顿时一愣,眼神不解,“那公子的意思是……”
  
      寒烟尘垂下了眼眸,缓缓的转过身去,双手背在身后,一边举目望天,一边对苏卿说:“我听灭合宫的人说,之前瞳门圣使的人来看过玄幽王城的封印,他们说,这是魔界的内部之争,所以,也就没有插手此事。”
  
      “内部之争?魔界这些年来一直和平相处,并未有彼此纷争啊?”苏卿蹙眉,可转念他便明白了一切,“噢!想来,他们应该是知道公子的存在了,他们此话所言,应该是指公子您的出现。”
  
      寒烟尘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管他们是胡说的,还是确有此事,但现在我既然回来了,那也是时候该激起魔界的内部之争了。”
  
      “还请公子示下,苏卿一定全力以赴!”苏卿轰然下跪请示命令,寒烟尘想了想,说:“你之前跟我说,魔界之人从不自相残杀,是吗?”
  
      “是,但那是雀儿收复七域之后的事情,现如今的魔界才能如此安定。”
  
      “既然如此,那得想办法让它变得不安定……”寒烟尘缓缓沉下了眼眸,苏卿心中一惊,“公子的意思是?”
  
      “待你和雀儿灵肉互换之后,你留在魔界,四处散播九代魔皇已经现世的消息,并且说我已经给苏辞软禁在地宫,将这一切都指向苏辞和雀儿,添些油,加些醋,不停的给他们制造麻烦,这样一来,他们便没有精力来对付我了。”
  
      “苏卿明白了,那之后呢?”
  
      “之后嘛……”寒烟尘又细细的想了一番,虽然心中因为凝夕百般犹豫,可现如今,他和凝夕已经没有可能了,而他,也没有回头路了……
  
      他闭上了双眸,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睁眼对苏卿说:“之后,在苏辞和雀儿手忙脚乱之时,就是对付灭合宫的最佳时机,到时候在山下随意闹出点动静,把麒麟门的弟子引下山,暴露灭合宫的具体位置,借着麒麟门之手,除掉灭合宫,到那时,苏辞在外也就没有高手可用了,而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魔界内部之争。”
  
      最后一句话他一字一句的说,让苏卿不由自主的就感到了一丝狠戾和杀气,他微微抬起眼眸,发现现在的公子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一身尊贵霸道的王者之气,说话时命令的口吻毋庸置疑,让人不得不为其效命。
  
      苏卿这时才深刻的意识到,现在的魔皇,是真正值得他鞠躬尽瘁为之肝脑涂地的魔皇陛下!想到这里,他用力的点了点头,“公子放心!苏卿定当全力以赴,绝不会让公子失望的!”
  
      “好!”寒烟尘满意的点头,“好了,回苏府去吧,苏劫该是醒了。”
  
      “是。”
  
      说罢,两人便一起转身回了苏府。
  
      回到苏府的时候,苏劫确实已经醒过来了,只不过他和苏辞两人在院子里相对而立,剑拔弩张,一副要打起来的气势,寒烟尘和苏卿一踏入苏府大门,便赶紧到一股杀气迎面而来。
  
      走进去一看,苏劫和苏辞都已纷纷幻出了灵光,见门口有人进来,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转头去看,发现来人是寒烟尘的时候,苏劫立刻欢喜的跑到了他的面前,“公子!”
  
      “林水寒!你说苏劫醒了之后就能救雀儿!你现在倒是动手啊!”苏辞见寒烟尘回来了顿时就想起这件事,急忙冲着他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