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等凤归来 > 第二百四十四章:藏身之处 终是暴露
    于是他穿过拥挤的人群,小心的来到了一处巷子附近,随便纵身一跃便跳上了一间房子的屋顶,在上头坐了下来独自一人赏起了烟花。
  
      因为今日是城主夫人的寿宴,城主确实下令满城欢庆,纪莞尔在寿宴上将夜明珠送给了娘亲,待晚宴结束后,她便从娘亲那里获得了准许,带着向妍出了城主府,在城内一起跟着人群赏烟火去了!
  
      满天烟火绚烂,一点一滴都似繁星一般,绚丽耀眼,不过可惜的是,这烟火绽放时间仅是一瞬,过目既消,不留下任何痕迹,虽然惋惜,可新的烟火总是绽放不停,所以大家也都看得兴致盎然。
  
      “小姐,你那夜明珠选的真是好,夫人收到礼物的时候,那笑得可开心了!”向妍高兴的一边看着烟火拍手叫好,一边对纪莞尔说。
  
      “那是,从绛纱阁里买来的东西,娘亲能不喜欢吗?”纪莞尔一脸小小的得意。
  
      “是是,都是小姐有眼光!”
  
      “不过,也要多亏了昨天的那个人,如果不是他施法修好了我的夜明珠,恐怕,今日我还不知道怎么办了!”
  
      “小姐说的可是昨日那个酒鬼?”
  
      “嗯。”
  
      “小姐感谢他做什么呀!昨天可是他弄坏了夜明珠啊!”
  
      “那……那倒也是!”纪莞尔想了想,好像事实确实如此,“不管了,反正既然礼物已经送了出去,娘亲也喜欢,这些事情就不要追究了,向妍,今晚我们好不容易可以出府,一定要玩个尽兴!”
  
      “可是小姐,老爷和夫人都派了些侍卫跟着我们呢!”向妍小声的对纪莞尔说,然后转身示意了一下站在不远处的几个便衣侍卫。
  
      纪莞尔看了他们一眼,脸上也渐渐浮现一丝不悦之色,可随即她又开朗的笑了起来,对向妍说:“没事的,今晚人那么多,找个机会甩掉他们就好了!”
  
      “这不太可能吧?”向妍有些怀疑,可纪莞尔却说:“我们好不容易出府,总不能被他们破坏了兴致吧!放心好了,我自有办法。”纪莞尔神秘的笑道。
  
      “嗯!”向妍用力的点了点头,既然小姐都这么说了,那自己也没有必要再质疑什么了,说罢,二人便手牵着手朝大街上的集市上走去,那里人多热闹,而且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不少,两人游走在各个卖摊小贩,穿梭在人群之间,轻而易举的便将身后的侍卫给甩掉了!
  
      两个人朝一处小巷子里头狂奔,想暂时停留在这躲过那些侍卫的追寻,二人气喘吁吁的看着彼此,随即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前俯后仰,像两个傻子一般。
  
      这笑声惊动了旁边屋顶的南空浅,他蹙眉不解,回头一看,就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站在巷子里笑得稀里糊涂的样子。
  
      “你们有病啊?”他不禁看着那两个人出声骂道。
  
      听见这声音的时候纪莞尔和向妍都吓了一跳,两人顿时止住了笑意朝声音的源头望去,月光泻下,那人背对月光只显轮廓黑影,纪莞尔和向妍都看不清他的模样,只是大概的知道有这么一个男子坐在别人家的屋顶上。
  
      向妍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开口怼道:“我们在这笑我们自己的,关你什么事啊!好端端的插句话进来,有病的是你吧!”
  
      南空浅一惊,没想到这天底下居然还有这么粗鲁无礼的女子,于是他又说:“这位姑娘,我在这静静的观赏烟火,却被你们二人突如其来的笑声扰乱了兴致,你说,这责任该是谁的?”
  
      “这……”纪莞尔刚想开口,向妍又拦住了她,示意她别出声,而后自己说:“我们又不知道你在这观赏烟火,扰乱了你的兴致又如何!?”
  
      南空浅一听倒真是不高兴了,本来他还想给人家一个台阶下,道个歉这就算了,可没想到人家还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了!不行,他还真是得下去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流氓!
  
      于是他纵身一跃,从屋顶一跃而下,顿时落在了纪莞尔和向妍的面前,她们二人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动手,可刚一看清他的脸时,两个人都不由得惊讶出声——
  
      “是你啊!”
  
      “怎么是你啊?”
  
      南空浅看着她们两个一人一句,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我们……见过吗?”他将视线看向了纪莞尔,她立刻微笑,“对啊,昨天你喝醉了,我们见过的,你还把我的夜明珠摔坏了,后来,又是你修好的。”
  
      “什么?”
  
      “小姐,你跟他说这么多干嘛?”向妍没好气的扫了南空浅一眼,“他昨天喝得醉如烂泥,他怎么可能还记得这回事儿啊!”
  
      向妍说得没错,南空浅确实是不记得有这么件事了,他视线在纪莞尔和向妍身上来来回回,怎么着也想不起来自己昨天有碰到这两位姑娘,不过……夜明珠这三个字,他倒是有些印象……
  
      “你不记得了吗?”纪莞尔看着南空浅问,他一愣,而后摇头,“不好意思啊,昨天喝得太多,实在记不得了,若是有冒犯二位姑娘的地方,还望海涵。”
  
      “海涵?!你知道你昨天对本姑娘做什么了吗!”向妍一听这话立刻对南空浅吼了起来,南空浅闻言顿时将视线转移到了这个趾高气昂的女子身上,听着她的话他心里竟莫名的涌上了一丝恐慌,他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我……做了什么?”
  
      “你对本姑娘施展了定身术,将我牢牢的定在原地不得动弹,害得我全身上下酸痛不已,到现在还疼着呢!”向妍双手叉腰对着南空浅说,南空浅顿时挑眉,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困惑的视线移向了纪莞尔,‘这是真的吗?’
  
      “嗯。”纪莞尔乖乖的点了点头,南空浅顿时咽了咽口水,然后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对向妍道:“对不起啊姑娘,我昨天,真的是喝得太多了,抱歉,抱歉。”
  
      “道歉就完了?”向妍开始得理不饶人,纪莞尔觉得向妍有些过分了,于是便急忙走到她的身边拉扯着她的袖子示意她不要胡闹了,而向妍也微微收敛了些。
  
      “那你们想怎么样?”南空浅看着纪莞尔和向妍问道,这时,巷子口忽然传了几个男子说话的声音——
  
      “我听到了女子的声音,应该在这里面吧。”
  
      纪莞尔和向妍一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那些侍卫追上来了,天啊,她们还没玩够呢!
  
      想到这里,向妍急中生智,立刻对南空浅说:“那个,道歉就不用了,眼下我们有一个麻烦,你若是能帮我们解决,那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一笔勾销!”
  
      “对对!一笔勾销!”纪莞尔也出声附和。
  
      “你们是说,后面那些刚才在说话的人?”南空浅回头看了一眼,纪莞尔和向妍拼命的点头,“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着你们?”他又是不解。
  
      “他们、他们是……”纪莞尔想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倒是向妍,一个嘴快直接开口,“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是方才在街上的时候一直跟着我们,你帮帮忙,帮我们甩开他们就好了。”
  
      向妍这么一说南空浅也大概明白了,于是他立刻让纪莞尔和向妍找个地方躲起来,那些人交给他对付,在纪莞尔和向妍刚走,那些人就来到了南空浅面前。
  
      “真是奇怪,明明听到她们说话的声音的。”其中一个侍卫左右张望了一番,随即看到南空浅站在原地,便上前问他,“这位公子,请问你有看到两位姑娘吗?”
  
      “没有。”
  
      “怎么会这样?”那人不解,于是又打算往前走了走,而南空浅便是在这时偷偷的释放了灵力,给纪莞尔她们所躲藏的位置布下了隐形和隔离结界,而后,那些人走过去了些,也没发现她们的踪迹,随后,他们便离开了。
  
      南空浅觉得奇怪,本以为这些人是灭合宫的人,可是刚才他施法释放灵力的时候,那些人似乎并未察觉,说明他们的法力很浅,亦或是,他们根本不懂修行,这倒是奇怪了,难不成,是那两个小丫头片子自己在这城里招惹了什么人吗?
  
      在他们离开之后,纪莞尔和向妍便出来了。
  
      “刚才真是好险啊!差点就给他们发现了!不过小姐,他们似乎,看不到我们啊……”向妍奇怪的目光投向了纪莞尔,而纪莞尔则是看向了南空浅,他转身,跟她们解释道:“我刚刚给你们布下了结界,他们是看不到你们的。”
  
      “原来是这样。”纪莞尔甜甜一笑,看着南空浅一副俊朗面孔,嘴角淡淡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恍若出尘俊俏的少年,这倒是让纪莞尔有些羞涩了。
  
      “想不到你这个酒鬼,还挺厉害的嘛!”向妍一副欣赏赞许的目光看着南空浅,他垂眸一笑,说:“我不是什么酒鬼,我是麒麟门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