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等凤归来 > 第二百一十一章:三日清晨
    而白凝夕看着眼前那透明的棱锥,听着书谢真人的这番话,她似乎也有些能明白,当初爹是什么样的情况了,以前看到棱锥,莫名的就察觉到一股杀气,而此时此刻,她内心却无比平静,先前的恐惧也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她忽地想起,爹从不记得以前发生过的事情,包括,娘亲……难道……这是就是他心底里最干净纯澈的记忆了吗?被魔道尘封?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世间,本没有人魔之分,欲念多了,心就变了,当你回归本心,一切,才会归于平静。”书谢真人不知何时站到了白凝夕的面前,白凝夕抬眸看他,而书谢真人却淡淡一笑,轻轻的手一挥,那棱晶便顿时飞进了白凝夕的身体里。
  
      白凝夕吓得身子一颤,本以为自己会受伤,可后知后觉,自己什么反应都没有,“你修炼过魔界之法,后又得了人界修为,未曾失去,也未曾得到,天下之大,万物,都是一样的。”书谢真人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
  
      这些话听得白凝夕是一愣一愣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说什么!?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用!你以为你跟我说这些,我就不会杀你了吗!?”
  
      书谢真人闻言轻叹一声,而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说罢,他便转身想要离开,而白凝夕本想追上去杀了他,可让她觉得奇怪的是,自己内心那种杀戮的欲望,似乎……不是那么强烈了……
  
      怎么会……?
  
      而书谢真人一直向自己的小屋子走去,经过南空浅的时候,他忽地停下了脚步,轻声在他耳边道:“三日清晨,天降白羽,烟尘,自现。”说罢,他便继续往前走,走回了自己的屋子,而南空浅听到他说的那句话不由得心中一颤……烟尘,自现……寒烟尘……他会来?
  
      南空浅想想觉得也是,他回头看了白凝夕一眼,他这么在乎白凝夕,一定会想尽办法找到她的下落,知道她在涵彦峰,那还不得立刻赶过来啊!
  
      于是他没多说什么,看了白凝夕一眼之后,也走进了屋子,想着,既然寒烟尘三日后会出现的话,那这两日自己就暂时先在此歇一歇吧!
  
      在书谢真人和南空浅都进去之后,白凝夕还傻傻的站在原地,脑海里一直回荡着的都是方才书谢真人对她说的话,还有刚才……她不禁垂眸看向了自己的手……想起自己刚才施展魔界之法的事情,她始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明明就已经没了魔界的修为,怎么还能……?
  
      她百思不得其解,被书谢真人这么一弄,她倒是愈加好奇爹的事情了,想着想着,她便来到了先前书谢真人所站在的那个位置,她独自一人顶着晚风站在涵彦峰的悬崖边上,往下俯瞰着满眼青葱翠绿,在夜色笼罩之下不禁显得黑暗和朦胧。
  
      无欲无念,为道之本,欲念遮心,变欲为道……这句话不知怎地就忽然出现在了白凝夕的脑海里,书谢真人他说,修炼之法没有人魔之分,这怎么可能呢!这世间人和魔本就不是一体,他们所修炼的法术,又怎么可能一致?
  
      白凝夕依旧是想不明白,或许,真如书谢真人所言,总有一天,她会明白的吧!
  
      她不禁扭头看了一眼书谢真人所在的方向,沉默了半晌,心里的冲动最后还是被她克制压抑了下来,她转过头去,再无任何动静。
  
      三日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白凝夕一直都待在悬崖附近,有时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南空浅有时候会拿些吃的给她,而她也毫不客气的就接受了,只是自那夜之后,书谢真人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有时候白凝夕好奇去问南空浅,南空浅也摇了摇头,示意不知。
  
      第三日清晨,寒烟尘果然如书谢真人所想的那般,出现了。
  
      那是在清晨,太阳还未现身之时,白凝夕靠在悬崖边的一颗石头上休息,忽然眼前一道白光出现,天降白色落羽,半空飘零飞舞着,强烈的光芒刺得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还未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一个人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定睛一看,才发现来者居然是寒烟尘!
  
      “凝夕!”寒烟尘幻身落地之后一眼就看到了白凝夕,见到她平安无事,他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而白凝夕见到他出现也是十分诧异,急忙跑上前去不可思议的问他道:“寒烟尘!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我……”寒烟尘刚想开口解释,另一边,小屋中,南空浅已然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一步一步的缓缓的走下了台阶,寒烟尘余光瞥见有人,转头一看,看见南空浅的时候,他骤然一怔,随即他小心翼翼的将白凝夕护到了身后。
  
      南空浅见他小心翼翼保护白凝夕的样子,嘴角不屑一笑,又缓缓上前了几步,“如果我真想杀了她的话,你以为你还能见到她吗?”
  
      白凝夕不语,可寒烟尘知道南空浅是什么意思,他说:“南空浅,想必之前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不要伤害凝夕,我知道这次掳走凝夕是为了什么,你放心,纪姑娘已经没事了,她现在应该已经回到载空城城主府里了。”
  
      而南空浅沉沉的盯着寒烟尘,过了半晌,他才不屑瞥了他和白凝夕一眼,“我早就知道了。”
  
      说罢,寒烟尘这时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你早就用先知秘术看到了,我会放了纪莞尔?”
  
      南空浅不语。
  
      寒烟尘就默认他承认了,便又继续问他,“那你为何还要掳走凝夕?还将她带到涵彦峰来,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吗……?南空浅也在问自己这个问题,他原本真的是想杀了白凝夕的,可是她一个将死之人,对寒烟尘又如此情深义重,拼了命的想要在临死之前为他多做一些事情,南空浅回想起那一日白凝夕的神情,想起,她不过也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可怜女子,白念宸已死,灭合宫又没了,而她,又因自己的缘故而成为了六山六星的祭品……
  
      南空浅思前想后都觉得于心不忍,况且他知道,若是寒烟尘甘愿为魔,那白凝夕必定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带他走出迷途的人了!
  
      他垂眸犹豫了半晌,后来终是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而后抬起眸来看着寒烟尘的眼睛说道:“没什么,你们走吧。”
  
      寒烟尘和白凝夕闻言都不由得感到惊讶,寒烟尘更是对此感到诧异不已,他始终记得,上一次,在北蛮祭和山的时候,南空浅也是这样对他说,‘你们走吧!’而今,他又一次放过了自己,寒烟尘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只是心中百感交集,各种难受、痛苦、愧疚、隐忍、决绝、坚定和狠心在他心底里云海翻涌,将他一颗心搅得不知所措!
  
      他缓缓抬眸,视线略过了南空浅,望向了在他身后的在屋子里悬浮半空的圣天石,目光幽深而昏暗,从他一开始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屋子里的圣天石了,原本,他今日来涵彦峰也不仅仅是为凝夕而来的,关于圣天石,他早就计划安排好了一切,只是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圣天石,居然会被放在这里!他还以为这东西还在麒麟门的圣洁宫里头呢!
  
      而南空浅还未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圣天石身上,只呆呆傻傻的以为他是在看着自己,白凝夕看着寒烟尘的侧脸,看到他目光里的坚定的时候,她便恍然了解了他想要做什么。
  
      于是,她也转头看向了屋子里的圣天石。
  
      白凝夕的目光一扫过来,南空浅顿时就明白了他们二人的目光是落向何处的了,南空浅回头看了一眼,发现那圣天石还悬浮在半空微微散发着光芒,他目光一紧,随即五指一张便幻出了长剑紧握在手!他抬剑,狠狠的指向了寒烟尘!
  
      “你若想夺取圣天石,有种就先从我南空浅的尸体上跨过去!”
  
      寒烟尘不语,只是默默的手中汇聚了一道紫色光芒,随即大手一挥,那紫色光芒便飞上了天际,在天空中绽放出无比绚烂美丽的烟火!
  
      南空浅见势知道他在释放信号!他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了他,原本以为他是孤身一人前来的,可是他居然……“你竟然……带了人来?!”
  
      寒烟尘不语,对于南空浅的话不置可否,而白凝夕闻言此时也才知晓,原来他今日并非是空手前来,他已经计划好了此次来麒麟门,要一并夺取圣天石了!于是她急忙问他,“其他人在什么地方?”
  
      “都在山脚下埋伏着,昨天夜里,应该已经悄然上山了,很快,他们就会攻入麒麟门内了。”寒烟尘淡淡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