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等凤归来 > 第二百二十四章:好字道尽
他的一句反问顿时让寒烟尘一愕:“摄魂棒……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摄魂棒是我魔界之物,其效用在于吸人精血,摄人魂魄,当初,我就是用摄魂棒吸摄了魔界诸多高手以及神族的那些人才凝聚出了一颗九璃珠,幻化成你,而今,你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活死人,肉白骨,这些对于摄魂棒而言都是小菜一碟,你体内有我魔界至高无上的噬魂之力,只要你收集了足够的精血和人魂,你可以让任何人死而复生,任何人!”
  
  寒烟尘不由得瞪大了瞳孔,脑海里顿时就闪过了苏辞的模样,苏辞他,也是想用摄魂棒,复活他最爱的女子……“是、噬魂之阵吗?”寒烟尘缓缓开口问道。
  
  “不,是噬魂血阵!”
  
  “噬魂血阵?”
  
  “对!就是噬魂血阵!这个阵唯有噬魂之力才能开启,你,就是天底下唯一能启动噬魂血阵的人!只要你收集到足够多的精血和魂魄,你就可以利用噬魂之力打开噬魂血阵!到那时!天底下就再也无人能奈你何了!”
  
  他说着说着情绪不由得就越来越激动!越来越亢奋!黑暗中仿佛有一股力量正悄然而生,而寒烟尘闻言缓缓垂下了眼眸,虽然他有些心动,可他的理智却依旧在悄然无声的提醒着他,这是用无数人的鲜血和魂魄才换回来的东西,无数人的鲜血、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命啊!
  
  “怎么,你不敢?”那人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他的话在黑暗中犹如一双鹰眼般犀利的眼神落在了寒烟尘的身上,让他不禁打了个哆嗦,“父皇,难道……只有这个办法吗?”
  
  “不敢杀人?还是不想救人?”
  
  “不!我当然想救凝夕!只是……”
  
  “只是什么?”
  
  寒烟尘张了张口,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
  
  “只是你不想杀人!又或者,救不救那个女子,对你而言也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他似乎看穿了寒烟尘的心思,开口揭穿。
  
  “不是的!”寒烟尘立刻出声反驳,“凝夕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就算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救她!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要想救人!就只有这个办法!这是世界弱肉强食,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来杀你!你经历了这么多!难道这么浅显的道理还不明白吗!?你若不想亲自动手!魔界里这么多双人,让他们去替你办就是!
  
  如今,我已然将方法告诉你了!做与不做,是你自己的事情!救与不救,也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是我的儿子,是整个魔界的主人!你生而不凡!你的存在注定要为我魔界成就一番大事!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你就该不择手段不遗余力的去做!
  
  心软!可不是我门魔界之人的本性!心软只会让你变得越来越弱,心软只会让你失去的更多!人魔两界既已开战,那便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结束!你若继续这么优柔寡断,日后你所失去的会更多!若真到了那时你才醒悟!那可就晚了!所以你绝不能心软!绝对不能!”
  
  他的话如五雷轰顶,一下子就惊醒了寒烟尘,他猛地一惊,猛然睁开了双眼,眼前,依旧是黑树林里的一切,而他面前莹莹洒落的,依旧是紫色魔石的光芒。
  
  他起身,发现眼前空无一人,自己依旧独自一个人站在黑树林里,方才父皇说的话还萦绕在他耳边,每一字,每一句,都刻进了他的心里,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他说,你绝对不能心软!绝对不能!
  
  寒烟尘缓缓垂下了眼眸,不知为何,心中仿若有了主意,听了父皇说了那么多,他总算找到了一些方向,于是他转身,直接离开了黑树林,回到了寒凝宫,想要将父皇的话再仔细斟酌一番,他来到了天羽殿,独自一人待在寝殿里,仔细回想父皇说过的话。
  
  第二日,天光亮起,寒烟尘还待在寝殿的时候,屋外便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寒烟尘顿时抬头,正欲起身,白凝夕便已然来到了他的寝殿,当时寒烟尘只穿一件薄衫,还未来得及更衣,白凝夕便闯了进来,寒烟尘见来人是她,心里不由得一颤。
  
  “凝夕?”他出声唤道。
  
  而白凝夕见他刚起身,身着薄衫,心里顿时也明白了自己有些冲动,于是她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跟他解释,“那个,我有话要跟你说,本该用了早膳之后再来找你的,可又想到你昨夜在天水殿外,所以一天亮就直奔了过来。”
  
  “昨夜……我去找你的时候,你在?”寒烟尘听到了话里的重点,白凝夕一愣,随即摇头,“不是、昨夜我早些睡下了,是今早鸾素他们跟我说的。”
  
  “哦。”
  
  寒烟尘淡淡点头,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转身来到了桌案前坐了下来,“昨天晚上我确实是去天水殿找了你,不过那时你已歇息,我怕打扰了你,所以便先行离开了。”
  
  “那你找我,什么事?”白凝夕缓缓的走到了桌案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他,而寒烟尘手中动作一顿,也缓缓的抬头看着她,问:“那你呢?你来找我,所为何事?”
  
  两个人彼此相问,语气如此陌生,彼此相望,白凝夕听着他的那句话,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她本有些退缩之意,可转眼又想到自己今日来的目的,索性也不跟他打哑谜了,直接整个人豪爽的坐了下来,坐在桌案前,与他面对面,目光坚定的看着他。
  
  而寒烟尘看她这副干脆直接的模样,心里也不由得‘咯噔’一声。
  
  “我知道,你昨夜去找了南空浅。”白凝夕看着他说,寒烟尘一听这话,也知道她想要说什么,于是看着她微微一笑,“所以,你是想问我,从南空浅那知道了什么吗?”
  
  白凝夕摇头,“该知道的事情,你迟早都会知道的,南空浅知道的事情,你也会知道的。”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瞒我?”寒烟尘褪去了笑意,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白凝夕。
  
  白凝夕蓦地一惊,但很快她又恢复了镇定,顿了顿,深吸了口气之后对寒烟尘道:“我知道,这件事我不该瞒你的,只是我听说,当初我被丢进魔界的时候,你为了救我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不断的耗费圣水救我性命,明明我已经活过来了,摆脱了六山六星,可到头来,一切都是一场空,我不想让你的付出白费,让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我只是不想,让你难过……不想让你再为我,耗费心力……”
  
  白凝夕缓缓的垂下了眼眸,整个人明显有些不知所措,心中似有愧疚之意,“我只是不想让你知道真相,让你为我担心而已。”
  
  寒烟尘闻言喉咙一哽,也不知自己该作何回应,只能默默的垂下头,两人沉默了半晌,寒烟尘又一次开口问道:“那你今日来找我,是想告诉我真相?”
  
  白凝夕摇头,“不是。”
  
  “那是为何?”
  
  “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白凝夕鼓起了勇气,起身来到了寒烟尘的身边,她伸手握住了寒烟尘放在桌案上的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转头看着他的双眸,坚定的对他说道:“寒烟尘,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不管我是不是将死之人,也不管我还有多少时间,我只是想留在你身边,好好的陪着你,不管你是要冲破封印还是要对付人界,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寒烟尘闻言心头蓦地一颤。
  
  “有些事情既然已经改变不了,那我们就试着去接受,趁现在,六山六星还没有到来,我还有时间,这段时间,无论你想做什么,我白凝夕都奉陪到底。”白凝夕说罢,坚定的目光依旧落在寒烟尘的身上,她看着他的双眸,眼神里出奇的淡然和开朗,仿佛那些事情对她而言,已经无所谓了。
  
  可白凝夕表现的越是镇定,越是毫不在意,寒烟尘就越心疼,他听着凝夕的那些话,心里就不由得开始滴血,一颗心如针砭一般刺疼刺疼,他的眼泪都不由得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只是他极力忍耐,极力克制住自己不在凝夕面前失态,他顿了顿,缓缓的回过神来,温柔的伸手将白凝夕抱在了怀里,轻声应允她道:“好。”
  
  一个好字落地,道尽了无数心酸和无奈,他最心爱的女子,最心心念念的女子,此刻就真真切切的站在他的面前,可是,她又仿佛那样的遥不可及,她说的那些话,他都懂,无非是在这一切还未到来之际珍惜最后的时光,她说,她会一直陪在他身边,可是,天知道,他想要的是永远。
  
  他以前曾经以为的最为简单的永远,如今却成了无法触及的奢望。
  
  不!不行!他绝对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凝夕死去!绝不能让六山六星就这么轻易的得逞!他和凝夕,好不容易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他绝不允许任何人将凝夕从他身边带走!绝对不行!寒烟尘心里想着,抱着凝夕的手不由得越来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