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等凤归来 > 第二百三十四章:摄魂失控
而通灵狐目光一狠,整个人便再次飞身而上,白凝夕见势目光一惊,立刻伸手幻出了骨魄笛,同时扭头对鸾素说:“想办法吸引她注意力,我用骨魄笛来控制她!”说罢,通灵狐的长剑已然挥了过来,白凝夕脚下一蹬,整个人飞身而起!
  
  她向后一仰,整个人便在半空翻了个跟斗而后稳稳落地,通灵狐见势转身便欲一剑砍去,鸾素急忙上前阻止,施法幻出灵光来跟她交手,以此吸引她的注意力,而白凝夕则是飞身跃上了山坡旁边的大树枝,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切,开始吹奏起清幽乐来。
  
  白凝夕一心一意的对付通灵狐,将清幽乐施法用以法力灵光的形式一点一滴的钻进了她的耳朵里,通灵狐虽然知道白凝夕意欲何为,也想要出手阻止,可无奈鸾素一直挡在她前面,通灵狐很快就心烦意乱起来,脾气也开始变得暴躁,面对鸾素,眼里的杀气不禁越来越多!
  
  她越是烦躁,就越是暴怒,越是暴怒,她的动作就越来越钝,而鸾素从头至尾用灵光坐阵,身姿轻盈如燕,很快便用灵光幻锁缠住了通灵狐,让她动弹不得,通灵狐拼命的挣扎,而白凝夕眼看情况差不多了,便从树上一跃而下,来到了通灵狐的面前。
  
  通灵狐顿时直勾勾的盯着白凝夕的眼睛,白凝夕还未察觉到什么,忽然之间,鸾素便伸手挡住了她的眼睛,“娘娘小心!这妖狐欲对娘娘施展魅惑之术!”话落,白凝夕才恍然大悟,急忙撇过头去,借着鸾素挡住了通灵狐的视线。
  
  而这时,寒烟尘和苏辞已经打得如火如荼!
  
  陨殇绝和天魔兵依旧如此,两方势均力敌,谁也无法略胜一筹,整个山谷里也因此鲜红满目,血流成河,寒烟尘意识到苏辞的法力高强,单凭自己和玄刺的力量,是没办法直接取他性命的,最多,也只是让他身受重伤而已,不过那样,恐怕自己也会被消耗过多灵力!到时候再一不小心给苏辞逃了,他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寒烟尘不顾一切的施法拿出了摄魂棒,而苏辞在看见摄魂棒的那一刻,心里也蓦地颤了颤,“无论如何,今日,你非死不可!”寒烟尘看着苏辞,咬着牙一字一句道,而后双手一放,他便将摄魂棒悬浮在空,开始施展噬魂之力!
  
  而苏辞就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他,从一开始,苏辞就知道,寒烟尘想要置自己于死地,只是他们二人法力相当,如果寒烟尘不施展噬魂之力的话,单凭他自身修为和凰天神诀,他是没办法彻底杀了自己的,最多,也是两败俱伤。
  
  苏辞正是意识到这个事实,所以,他宁愿冒死一试,逼他拿出摄魂棒施展噬魂之力,宁愿他们之间来个你死我活,也绝不要再继续这样浪费时间,对于凰天神诀,他无力反抗,可摄魂棒是魔界之物,纵使噬魂之力再厉害,同为魔界之人,指不定,他还有一丝胜算,更何况,他手上还有血池里的无数鲜血!摄魂棒对于鲜血毫无抵抗力,如果能因此从寒烟尘手里夺回摄魂棒,那这一切就皆大欢喜了!
  
  苏辞这般想道,而后也悄然在掌心凝聚了一股嗜血之力,而寒烟尘瞥见了他手中的动作,目光一紧,他便开始释放嗜血之力,一点一滴的布下嗜血之阵,将苏辞一步一步的囚禁在血阵之中,苏辞眼见自己被一片如云雾般的血腥之气所包围,整个人依旧无动于衷,站在原地不为所动。
  
  他,在等。
  
  等寒烟尘用摄魂棒吸摄他的精血!
  
  寒烟尘见苏辞一动不动,甚至连一丝反抗之意都没有,心里不禁开始困惑起来,他知道苏辞一定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不管了!寒烟尘眼下顾不得那么多了,摄魂棒既出,那么今日,他无论如何都要杀了苏辞!永除后患!
  
  想到这里,寒烟尘目光一狠,五指一张,指尖便冒出了暗红色的气息,那气息迅速的进入了摄魂棒之中,顷刻之间,摄魂棒便亮起了红色的嗜血之光,寒烟尘目光一紧,而后双手汇聚一道玄力用力的将其往前一推,刹那间,所有的嗜血之光变直直汇聚往苏辞飞去!
  
  来了!苏辞嘴角一勾,将掌心原本汇聚的力量于顷刻之间抬手挥出,化为同样的血红色光芒与摄魂棒的嗜血之光于眨眼之际冲撞在一起!相互交互!相互抵触!就像是两股力量在摩擦冲撞,彼此互不相让,躲在山坡上的白凝夕和鸾素看着这一切,心里也不由得开始担心起来。
  
  同样都是嗜血之力,可寒烟尘这边因为噬魂之力和摄魂棒的加持,他的嗜血之力明显高出苏辞许多,眼睁睁的看着苏辞在用同样的嗜血之力抵抗,寒烟尘心中一顿,又一次朝摄魂棒使了暗劲,刹那间,摄魂棒的嗜血之光已然开始一点一滴的吞没苏辞手中的嗜血之光,苏辞见势眉头紧蹙,依旧在原地苦苦支撑!
  
  直到寒烟尘的嗜血之光离他只有半步之遥的时候,他嘴角一勾,迅速收手而后双手猛地往胸前一张,一道结界便顿时从他两手之间开始连接成形,化为一道血色屏障!摄魂棒的嗜血之光就那般直直冲进了这道血色屏障里!
  
  寒烟尘也察觉到了那血色屏障的存在!他目光一惊,立刻就察觉到了那血色屏障的不对劲,于是他想收回摄魂棒一探究竟,可他没想到,摄魂棒,忽然被一股力量所牵制住了,竟然……!竟然开始不受他的控制!
  
  怎么会!寒烟尘心里一惊,而苏辞已然扬起了阴谋得逞的微笑!他的血色屏障,其实就是他多年来利用摄魂棒所收集的鲜血!这些鲜血对于已经散发出嗜血之光的摄魂棒来说,简直是致命的吸引!所以,摄魂棒一旦接触到这些鲜血,便会迅速被其所吸引,从而失控!
  
  苏辞洋洋得意的笑着,同时另一只手开始施法,想要将摄魂棒一点一滴的引过来,而寒烟尘现在才彻底明白了苏辞的所作所为,也明白了他手中的那血色屏障是何物,没想到,他居然会利用血池来吸引摄魂棒,难怪他之前一直无动于衷,原来,他一直在等自己施展摄魂棒的嗜血之力!
  
  寒烟尘不明白苏辞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好容易收集到了这么多鲜血,一旦释放,这些鲜血都会被摄魂棒尽数吸摄,难道他不知道吗?还是说……?寒烟尘目光一顿,察觉到摄魂棒开始逐渐离自己而去!他心里一惊,立刻就明白了苏辞的目的,他是想借此机会一举得到摄魂棒!
  
  不行!他绝不能让摄魂棒落入苏辞手里!
  
  寒烟尘心里这般想道,而后再次聚合手中之力凝聚幻引出自己体内更加强大的噬魂之力,猛地往前伸手一握,原本移动的摄魂棒便忽地猛地顿在了半空,左右被两股力量相互牵扯,左移右晃,苏辞心有不甘,于是又更加使劲的施法控制摄魂棒,同时加大了手中血色屏障的范围!
  
  而寒烟尘也不断的召出体内的噬魂之力,如流水一般,血红色的气息源源不断的从他体内散发而出,将摄魂棒牢牢控制!
  
  “娘娘,摄魂棒,好像失控了……”鸾素看着这一幕开口猜测道。
  
  “怎么会……?”白凝夕不解,“魔界里唯一能控制摄魂棒的人,只有寒烟尘啊。”
  
  “可摄魂棒被魔圣尊者手里的那血色屏障给吸引了,那东西,好像对摄魂棒有着致命吸引力一般,娘娘你看——”鸾素伸手一指,“摄魂棒的光芒正不停的往血色屏障里汇聚呢。”
  
  白凝夕定睛一看,发现果然如此!能够吸引摄魂棒的,普天之下,除了鲜血也再无其他了!白凝夕这时才猛地想起,苏辞手里有之前在人界收集的凡人的鲜血!他一定是用这个鲜血做引牵制了摄魂棒!“糟了!”白凝夕大叫不好。
  
  “怎么了,娘娘?”
  
  “苏辞用鲜血牵制摄魂棒,他一定是想趁机夺取摄魂棒,寒烟尘控制不住鲜血对于摄魂棒的吸引力,现在摄魂棒被他们两个人的力量所牵制,恐怕很快就会失控的!”
  
  “那怎么办?”
  
  白凝夕闻言顿时陷入了沉思,而这时,因为寒烟尘太过强大的噬魂之力牵制了摄魂棒,而苏辞这边又有源源不断的鲜血之流吸引摄魂棒,左右相互持恒之间,摄魂棒终于失控,猛地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摄魂之力!顷刻之间将寒烟尘和苏辞冲倒在地!
  
  苏辞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而摄魂棒也随之掉落在地,寒烟尘摔倒之后,白凝夕二话不说便冲了过来,跑到了他身边,将他扶了起来,寒烟尘看见凝夕还有些惊讶,虽然早在意料之中,可他还是忍不住问她,“你怎么出来了?这里危险,你快点离开。”
  
  “我……”白凝夕刚想开口,便听见身后一阵动静,她回头一看,寒烟尘也抬眸去望,发现苏辞正在利用自己的血迹施法吸引摄魂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