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几率系统 > 422、余秋的搭讪法
    夜中天开始滔滔不绝,说着岚家小姐岚琳是如何的蕙质兰心,才智双全。
  
      而自己如何粗鄙不堪,只要远远看着岚琳就心满意足了。
  
      看着夜中心那痴心十足的眼神,余秋知道这位只怕是初陷情网的初哥,连忙打断他说道:“好了。”
  
      夜中天意犹未尽,还想再多述说一些,余秋摆了摆手说道:“你只想多看她几眼就满足?”
  
      夜中天肯定的点了点头。
  
      “那她嫁给别人你也不心痛?”余秋好奇问道。
  
      “这个......”夜中天脸色痛苦。
  
      “行了,我来教你怎么追岚家小姐吧。”
  
      “你这样在外面站桩,只是让自己降身价,现在早就不流行苦情派了。”余秋摇摇头说道。
  
      “那应该怎么做?”
  
      夜中天确实盼望,能够靠日夜守护感动岚家小姐,但是看余秋说的有把握,不禁也好奇起来。
  
      “首先呢,要追女孩,先让她笑。”
  
      “让她笑?这...我若有这样的能力就好了。”夜中天苦笑。
  
      “这其实不难,附耳过来......”
  
      余秋传授几个地球上,视频看到的逗女孩笑方法。
  
      夜中天脸色古怪,似乎将信就疑。
  
      “然后呢?”他又问着下一步。
  
      “她一旦笑了,心防松懈,下一步就要投其所好,展现出你的才华,你不是说她是文坛才女吗?就来一首好诗感动她。”余秋指点道。
  
      “好诗......我哪能啊!”
  
      夜中天倒不是不能,不过在岚琳面前,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岚琳,文坛百年难得一出的才女。文学造诣极高,又聪慧灵敏。
  
      在她面前做诗,夜中天觉得是在做死啊!
  
      “我提供你几首吧。”余秋张口念了一首诗。
  
      “伫倚危楼风细细.....”
  
      一首凤栖梧吟唱完,夜中天又惊又配。
  
      他虽然不是文坛才子,但也通文墨,如何不知道这是好诗。
  
      而且这里面绵绵深挚的情意,正好何他心啊!
  
      好一个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是你做的诗?”夜中天眼神发光问道。
  
      如果有这么一个大才子帮忙,自己确实有机会更多接触兰琳小姐啊!
  
      “不是,不过你放心好了,包管岚琳没听过。”
  
      “是吗?真正的好诗文,她怎么可能没听过!”夜中天迟疑。
  
      余秋却是心里想道:“她能听过地球的诗才奇怪吧!”
  
      余秋说道:“好了,去试试看吧,这首诗你就说你做的好了。”
  
      夜中天迟疑了:“这......真的能行吗?”
  
      这时,旁边一个气质女孩经过。
  
      夜中天说道:“她是兰琳的好友徐萱萱。”
  
      “来我试给你看看。”余秋向前走了过去。
  
      这追女孩子,绝对要厚脸皮,羞耻先丢一边。
  
      余秋经过徐萱萱旁边,脸色一奇。
  
      “咦,小姐,你脸上有点东西。”余秋做出惊讶的表情。
  
      “是吗?”徐萱萱连忙伸手摸着脸。
  
      “有点漂亮。”余秋说道。
  
      “噗哧!”徐萱萱笑了出来。
  
      “还有呢?”徐萱萱觉得这人挺有趣的。
  
      “还有你也太不像话了吧!”
  
      “什么?”徐萱萱一呆。
  
      “你美得不像话。”余秋语气轻松说道。
  
      徐萱萱咯咯笑着,觉得这人好有趣。
  
      夜中天旁边看呆了,居然这么有用?
  
      这时候不是应该要被骂一声“无聊。”然后掉头走掉吗?
  
      “吱嘎!”岚府大门打开,一个绝色女孩走了出来,身上高贵气质逼人。
  
      她旁边跟着一个丫鬟模样的婢女,两人似乎正要外出。
  
      她的眼神连看都没看夜中天一眼,这样的门口痴情守候,对她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咦?萱萱,你已经到了啊,快进来吧。这位是?”岚琳问着自己好友徐萱萱。
  
      她很少见自己这好友笑的这么开怀,甚至有些......不正经。
  
      “咯咯,刚刚路上遇到的,这人挺有趣。”徐萱萱笑道。
  
      “快上啊!”余秋用眼神催促夜中天。
  
      “咳,岚琳小姐!”夜中天鼓起勇气走到了前面。
  
      “怎么?”岚琳面色变得严峻起来。
  
      夜中天吸了一口气说道:“岚琳小姐,我结婚的时候,请你一定要来参加。”
  
      “为什么?”岚琳好奇问道。
  
      她还以为这夜中天是自己追求者,没想到就要成婚了?为何又邀请自己参加呢?
  
      她一瞬间被勾起好奇心。
  
      “因为,婚礼不能没有新娘。”夜中天说道。
  
      “噗,哈哈哈。”徐萱萱开怀大笑,有趣。
  
      岚琳却是脸色一寒说道:“无聊。”
  
      夜中天:“......”
  
      余秋连忙救场:“兄台不是最近有首好诗吗?”
  
      “是...是啊。”
  
      夜中天连忙吟唱余秋刚刚教的那首诗......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岚琳听完,眼神确实一亮,但随即摇了摇头道:“纠葛于情爱,太过小量,我们走,萱萱。”
  
      她已经没有兴趣理会夜中天了。
  
      夜中天眼神露出一抹痛苦。
  
      余秋却是说了:“且慢。”
  
      “哦?有话快说。”岚琳对情爱纠葛一向没有兴趣。
  
      “你也太污辱这诗了,有辱斯文啊!”余秋摇头叹道。
  
      “我怎么又污辱了?”岚琳不服说道。
  
      “这明明是说着读书,你居然将它下沉到男女之情,俗不可耐啊!”余秋眼神鄙视。
  
      “读书?”岚琳又细细读了一遍。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她突然有些醉了,确实,这就是她醉心文坛的写照啊!
  
      她忍不住轻轻唱吟,这次把主题带入读书,这味道完全不同了。
  
      岚琳深深向余秋一礼:“是小女子孟浪了。”
  
      她又说道:“这首诗莫非是先生所作,高雅非凡。”
  
      “不是,这是宋代柳永的诗。”
  
      “咯咯咯。”徐萱萱又笑了起来:“那里有宋代,又哪里有柳永这人啊,你又在说笑话。”
  
      看起来,似乎是徐萱萱笑点比较低,其实不是这样的。
  
      因为岚琳已经觉得夜中天在追求她,所以自然防心较高,不易攻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