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女 > 第七章 酆都城外

  这美轮美奂的夜色对妊乔来说是如此熟悉,却又十分陌生。
  妊乔不禁心生感慨,自言自语地感叹道:“没想到冥界也有如此璀璨的夜空,只是不知道是否也有人曾踏入那一片星空呢?”
  骷髅小骨歪着头思考着妊乔说的话,眨了眨大眼,道:“小骨虽然不知道大人所指是什么,但是所有的生物都是有其局限性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也未必是真实的世界。如果大人用小骨的眼睛去世界,那看到的自然会是另一番不同的景象吧。”
  妊乔呵呵一笑,抬手轻轻拍了一下骷髅小骨的头,道:“没想到你还是个哲学小骨!”
  骷髅小骨嘿嘿一笑,有些骄傲地道:“大人,小骨也是受过教育的,不然是无法进入‘引路司’,成为一名正式的‘引路使者’的。”
  “哦,果然厉害……”妊乔啪啪啪地鼓掌,不禁也想起了自己的大学时光。
  自己曾经立志要当一名警察,因此被警校选中时别提有多高兴了,父母送她去学校的那一天恍若昨日。
  她忘不了父母那殷殷期盼的眼神,以及父亲地谆谆教诲,父亲说,父亲说……
  哎?父亲说什么来着?妊乔挠了挠头,算了,反正如今天人永隔,只是可惜自己无法在他们二老身前尽孝了。
  两人继续前行了一段路,终于走到了主路上,酆都城已经近在眼前,往来的阴魂也逐渐增多,一个个都被引路骷髅用枷锁锁着,缓慢地朝着酆都城前行。
  妊乔微微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用锁链绑着他们?”
  骷髅小骨神色间有一丝尴尬,对着妊乔道:“大人有所不知,所有来到冥界的阴魂,不论生前好坏,死后都是怨念颇重,尤其是因为不明原因意外死亡,或冤死枉死的,如果不用锁灵锁拴着,随时都有可能化成怨灵,甚至修炼成魔也是有的。
  锁灵锁可以磨灭人的心智,戴的时间久了,前尘往事都会遗忘,生前的怨和恨自然也都会随风飘散了……”
  妊乔轻哼一声,暗道:好一个锁灵锁,人死之后已经变成了阴魂,如果再被磨灭心智,那又变成了什么?行尸走肉都算不上了吧。
  骷髅小骨畏畏缩缩地拿出了一幅锁灵锁,牙齿打颤地道:“大大大……大人!前方就是酆都城了,小骨若再不给您上锁,我们也无法进城。”
  妊乔暗自叹了口气,自己还替别人担心,如今自己还不是一样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只能被人任意地牵着鼻子走。
  妊乔一边伸出双手让骷髅小骨给自己上锁,一边打趣地道:“小骨,你为何这般惧怕我?”
  “啊?”骷髅小骨双手颤抖着给妊乔锁上了锁灵锁,心中略定。
  便道:“小骨本来就胆子小,虽然相处时间不久,但也十分欣赏大人的气魄,大人又跟那位……神君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小骨对大人,自然是又敬畏又害怕!”
  妊乔瞥了骷髅小骨一眼,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要我说……我是你们那位神君的妻子,你信不信?他是叫璃吧?”
  骷髅小骨双目圆睁,嘴巴张大,正待尖叫,妊乔忙地一把捂住骷髅小骨的嘴巴:“嘘——别叫,信任你才告诉你的。”
  妊乔说完自己先笑了,这叫什么事儿啊,她自己都不相信好么。
  骷髅小骨眼中魂火快速地闪动不停,看起来似乎有些精神错乱,妊乔暗道:坏了,不会把这家伙吓傻了吧?
  虽然消息是有点儿雷人,但也不至于呀,这家伙承受能力也忒差了吧。
  终于,骷髅小骨眼中的魂火停止了闪动,一动不动了。妊乔顿时一头黑线,看来下次跟小骨说话要把握点儿分寸了。
  妊乔抬手打了骷髅小骨一巴掌,骷髅小骨眨了眨眼,终于恢复了正常,双手捂着脸,有些委屈地道:“大人为何打小骨?”
  “不打你魂儿都没了。”妊乔没好气儿地说。
  骷髅小骨回了回神儿,一脸震惊地道:“大人,您真是那位神君的妻子?您莫不是九天任女转世?可是……不可能呀,神女早在几千年前那场震动三界的仙魔大战中就已经香消玉殒、灰飞烟灭了……”
  “仙魔大战……么?”这已经是短短的时间之内妊乔第二次听到这个词儿了,第一次是八大王说的,这次小骨又一次提及。
  妊乔正待进一步询问,还没等张口,便被一声低吼粗暴地打断了。
  “闪开——日游大将办案,闲杂人等速速避让!”
  只见一辆漆黑色的马车飞驰而来,卷起了漫天烟尘,四匹健壮的高头大马正在撒蹄狂奔。马匹的头部都用红布罩着,嘴角处口沫四溅,一看就是刚跑了远途回来的。
  马车上坐着一个青面獠牙的大汉,此刻正手执马鞭,一鞭一鞭的抽向来不及躲闪的路人。
  路边的引路骷髅及阴魂们纷纷下跪,骷髅小骨也跪了下来,还拉着妊乔让她跪拜。
  妊乔身形站得笔直,白色连衣裙的裙摆在风中轻轻摇曳。
  “啪——跪下!”
  皮鞭狠狠地抽在了妊乔的身上,裙子上立即染上了一道血痕,妊乔措不及防,疼得一机灵,但她还是咬唇忍住了。
  笑话,上拜天地,下跪父母,况且,她妊乔如今死都死了,唯有那么一丝信念和尊严尚存,如果这都可以不要,那还不如魂飞魄散来得痛快。
  “啪啪——我让你跪下!”
  又是两鞭子接连而至。妊乔身形晃动,疼得一口气差点儿没提上来。
  心中暗想:照这样再来两鞭子估计小命儿就得交待在这儿了,可脚底却仿佛钉了钉子一样钉在原地,她就是跪不下去。
  她突然想起了刚进入警校的第一天父亲说对她说的话:“乔儿,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你如今既然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哪怕将来目光所至尽是无尽之夜,唯有意志不倒,方能于黑夜中前行。不怨不怕,不屈不挠,不忘初心,方得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