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女 > 第十二章 灵魂碎片

  “哎呦——云宝儿的屁股好疼!坏姐姐!”
  云宝儿说着,便躺在地上一边撒泼打滚儿,一边号啕大哭起来。
  妊乔大囧,只觉得自己额角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当云宝儿躺在地上打滚儿的时候,脖颈间一个细细的红绳系着的吊坠无意间露了出来,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不规则晶体,只有黄豆大小,通体散发着淡黄色的幽光。
  妊乔的视线被这个晶体吸引,不自觉地伸手想要去触碰。
  “这是云宝儿的!”孩童也不哭了,也不闹了,双手死死地攥住晶体吊坠,脸上还挂着几颗泪珠儿,神色警惕地看着妊乔。
  妊乔老脸一红,自己只是好奇而已,并不是要跟小孩子抢东西。正准备上前去跟云宝儿解释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开始剧烈地疼痛起来,仿佛有什么重要的记忆在妊乔的脑海中闪现,待妊乔刚想要捕捉这些记忆的时候,又忽然消失不见。
  “那是你的灵魂碎片。”识海之中的声音响起。
  我的……灵魂碎片?
  妊乔的眼眸一暗,瞳孔倏然放大,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迈了两步,走到孩童身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孩童,一脸严厉之色。伸出一只手,在孩童面前隔空一抓,瓮声瓮气地道:“就凭你,也配!”
  只见孩童双目圆睁,如同被施了术法一般无法动弹,脖子上的晶体吊坠瞬间碎裂开来,变成了数道黄色光线,丝丝缕缕地朝着妊乔的掌心汇聚而来。直到最后一丝光线消失在妊乔的掌心之后,妊乔眸光一亮,恢复了神志。
  怎么回事?刚刚那是什么?
  难不成自己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吗?一定是那条该死的狗子,现在居然还敢上自己的身了,妊乔心中暗气,心想回头再找那条死狗算账。
  妊乔抬起右臂,盯着自己吸收了灵魂碎片的这只手,跟先前相比似乎并无二致,可她明明亲眼看着那些黄色光线穿过自己手掌,钻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妊乔并不知道的是,此刻她的体内如同干涸已久的河床,正被一股精纯的灵魂之力滋养,这股精纯的灵魂之力顺着妊乔的经脉缓缓流动,最终汇聚到妊乔的气海之内。
  妊乔微微定了定神儿,上下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不知是否是错觉,感觉自己的魂体比方才更加凝实了一些,疲乏之气也一扫而光。
  连身上的伤口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痛感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又麻又痒的酸胀之感。
  低头看了眼身上的鞭伤,既而惊讶得合不拢嘴,此时此刻,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地愈合着,瞬息之间,纵横交错的伤口便消失不见,只剩下几道深浅不一的红痕。
  不消片刻,连红色的痕迹也不见了,皮肤仿佛根本不曾受过一点儿伤一样,光滑复初。
  妊乔感觉身体之内充满了能量,一扫之前的萎靡神色,整个人变得耳聪目明、神采奕奕起来,仿佛一挥拳就能打死一头牛一般。
  这就是拥有力量的感觉吗?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妙!
  还不待妊乔静下心来细细去感受这种力量之时,就被一声凄厉地尖啸声打断。
  “坏人!抢了云宝儿的宝贝!”
  云宝儿此刻脸色巨变,一双眼睛变得血红,皮肤也渐渐转暗,倏而变得漆黑如墨。头顶生角,嘴露尖牙,呼啦一声展开背后的双翅,足下一蹬,翅膀一扇,便悬于半空之中,一双血目愤怒地盯着妊乔,杀气腾腾、凶相毕露,哪儿还有半分孩童模样。
  是秽,居然还是有灵智的秽?
  难道是因为长期佩戴灵魂碎片,潜移默化之间被净化,才会开启了灵智吗?妊乔不紧不慢地转身,向身侧行去,看样子免不了一战了,但至少也要远离骷髅小骨。
  妊乔一边吸引云宝儿的注意力,一边道:“我乃是九天任女转世,这灵魂碎片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何来抢夺一说?
  你既然在因缘际会之下得到了它,并且开启了灵智,就应该心存感激。这也是你我之间的缘分,就算我托个大叫你一声‘孩儿’也不过分,毕竟我对于你而言,恩同再造。”
  待走的足够远了,妊乔便定住身形,抬眼望向云宝儿。
  云宝儿的神色之间露出一抹挣扎之色,但转瞬间,又变得狠戾起来:“抢云宝儿的宝贝,坏人!该杀!”
  云宝儿抬起手臂,不知从哪里变幻出一把长弓出来,蓄力拉满,五箭齐发,朝着妊乔疾射而来。
  妊乔定睛看去,这箭矢是由秽制成,不仅腐蚀性极强,又不失凌厉地攻击之气。妊乔条件反省一般想要避开,却快不过风驰电掣般飞来的箭矢,站也不是,动也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箭矢朝着自己的方向射来。
  “哧哧哧——”
  云宝儿惊愕失色,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但见妊乔的身体表面宛如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虽然薄如蝉翼,却坚韧无比。五支箭矢射到金光之上,无一不应声消散,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
  此时的妊乔,恍若降临人间的神祇,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仿佛将此间永暗的天地,都照亮了一般。
  妊乔的神情有一瞬间的错愕,她没有想到这么一小片灵魂碎片居然蕴含如此强大的能量。要知道这可是让守城石兽都头疼不已的秽!若是自己今后收集更多,甚至将散落在各处的灵魂碎片全部集齐,那自己将拥有怎样强大的力量?
  只是想想,妊乔心中就已经激动万分。
  此刻,酆都城门前,战斗仍然在继续,而且,战况似乎愈演愈烈。
  虽然超过一半的秽已经被联手清剿,但剩下的秽却越战越勇,甚至三只五只地陆续开始合体,最终变成了一只硕大无朋的独角巨怪,手持流星锤,一锤一锤地向守城石兽砸去。
  战场之内金鼓齐鸣、杀声阵阵,四周一片愁红惨绿、刀光剑影,倒也没人注意妊乔这边的动静。
  =========
  《小剧场》
  旁白:此时的妊乔,恍若降临人间的神祇,周身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六娃:蛇精,还我爷爷!
  场记:哎,这位熊孩子,你走错片场了你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