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女 > 第八十六章 流云之殇
    “璃,你快来看,这一副青色的鬼头面具好看吗?是我亲手为你做的!”
  
      “璃,你快一些,再慢我们就赶不上大傩仪式了!”
  
      “璃,你看,那头穷奇虎头虎脑的,多么可爱!”
  
      ……
  
      “姒,我一定会救你出来!”
  
      妊乔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她的鼻头发酸,视线也有些模糊,眼里噙满了晶莹的泪水。她轻轻地阖上了眼睛,豆大的泪珠便沿着眼角滚落了下来。
  
      “你怎么流眼泪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那个声音很有活力,洪亮清脆,传入了妊乔的双耳之中。
  
      妊乔赶紧胡乱地抹了一把眼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没想到她刚一转头,眼前就出现了一张巨大的面孔,在这张面孔的周围还有许多棕黄色的毛发。
  
      只差那么一寸,她就与这张脸撞到了一起!
  
      妊乔下意识地扬起手,给了这张脸一巴掌,然后快速地把衾被裹到了自己身上,向后退去!
  
      “哎呀好痛!”
  
      那张脸孔向后一缩,清秀的面容上,暗红色的巴掌印迹清晰可见。
  
      妊乔此时才看清了这张面孔的全貌,这不就是拍卖会上那头虎纹鸟翼人面兽流云么!怎么会出现在她的房间……呃,这处皇宫的偏殿之内呢?
  
      她记得昨日她握住了那把弯刀,妊乔的双目蓦然睁大,那把弯刀呢!
  
      她甩开了身上的被子,四处翻找了起来!
  
      流云转过头去,再次回身的时候嘴里面叼着一柄弯刀,口齿不清地道:“里(你可是找拉(它!”
  
      妊乔紧忙上前,伸手将残影从流云的嘴里夺了过来,握在手中,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流云歪了歪头,咧开嘴笑了笑,道:“别担心,从此刻开始,我与残影便都属于你啦!怎么样?是不是很欢喜?”
  
      妊乔睁开大眼睛睨视着流云。面色仍然有些苍白,有气无力地道:“刀是我的!你,我不要!”
  
      “哎!?”
  
      流云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这丫头根本不是为了得到他才去握住那把弯刀的,而是打从一开始,她就只看上了那把弯刀……而已!流云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一对长耳也耷拉下来。
  
      妊乔见流云还没有离开的意思,便道:“你自由了,你可以走了。”
  
      自由?流云的眼眸一暗,呆立在了原地。
  
      妊乔不理会在一旁发呆的流云,径自向残影看去。天眼神通开启,果然见到刀身上面有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好像是某种禁制。看来这把半月弯刀并非残损,而是在刀身上有一层禁制封印!
  
      妊乔伸手想要触摸一下这一层禁制,一不留神被残影划破了手指!妊乔还没来记得用止血符止血,受伤的那只手指便被流云含在了口中!
  
      “你做什么!啪”
  
      又一巴掌甩在了流云脸上。流云“哎呀”了一声,他的另一边脸也迅速地肿了起来。流云嘟起了嘴,四蹄轻踏,退后了几步,远远地看着妊乔,一脸委屈神色。
  
      妊乔低头看了一眼受伤的手指,血竟然止住了!便知是自己误会了流云。
  
      她转身想对流云说声抱歉,却见流云的身上也泛着阵阵金光的光芒,好似也有一层禁制一般!
  
      妊乔微微蹙眉,对着流云道:“你可知你身上的这一层禁制是什么?”
  
      流云四蹄狂奔,再次扑到妊乔的床前,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惊讶地道:“你能看到我身上的禁制?”
  
      妊乔点了点头。
  
      流云龇牙一笑,随即又叹了口气,道:“说来话长!儿时的记忆我都记不大清楚了!只是模糊地记得我曾是荣成氏的族人,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人用妖法封印在这头虎纹鸟翼兽的体内,才变成了如今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
  
      “这么说,你并不是异界九阶神兽的后裔?”
  
      流云轻轻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们荣成氏的族人天生就有灵兽的血脉和传承,也许我本来就是一头灵兽吧!只是被封印了之后,便无法再化成人形了!我还是一头幼兽的时候,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几经辗转,才落到了万灵商会的人手里!”
  
      流云见妊乔的目光看向残影,便道:“这把弯刀是我无意中得来的,我见它上面的禁制与我身上的禁制相同,便一直将这把弯刀带在身边!心里想着,也许有一天,能够遇到可以破解这层禁制之人!”
  
      妊乔有些惊讶,抬起头来道:“你能看到这把刀上的禁制?”
  
      流云摇头道:“只是能够感受到而已,毕竟我身上的这层禁制伴随我这么多年了!”
  
      妊乔低头不语,她突然想起了冥界的无伤与夜明,不由悲从中来,洒下了几滴清泪!
  
      “怎么又流泪了!”
  
      流云两条粗眉拧在了一起,看上去有几分可笑。
  
      妊乔看了看他,破颜一笑,随即抬起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头,道:“你受苦了!”
  
      流云浑身颤动,长耳朵一抖!
  
      从来没有人这样抚摸过他,也从来没有人这样软语温言地对待他!从小他就是在鞭笞和蹂躏之中长大的!他所经历的都是非人一般的对待和折磨!
  
      那些人甚至残忍地要割去他的双翼,他为了自保,只能不断地变强!只有这样,才能与命运抗衡!
  
      即使是在万灵商会之中,他也整日被铁链锁着,或是被关在笼子里面,等待他的是一场一场的拍卖会!他痛恨万灵商会,痛恨这一切!
  
      多少年了!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多少年了!他都记不清了。
  
      没有想到,万灵商会的人居然履行了承诺,将他送给了眼前的这个丫头。这个丫头竟然开口说,要还他自由!那是他这么多年以来,日思夜想,求之不得的。
  
      “你没有想过要破除身上的这一层禁制吗?”
  
      流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道:“能想到的办法我都尝试遍了!”
  
      妊乔面露思索神色,看了一眼手指上的玄龟戒指。记得迷老儿曾经说过她这枚玄龟戒指除了寻宝之外,还有破阵的功能,只是妊乔也不清楚如何才能激发这枚玄龟戒指。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热度网文或rdww444等你来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