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女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做妾也可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庐屋之内,温暖和煦。
  
      屋内的矮榻旁边,杯盏狼藉,包玺和柳飞花席地而眠。火鸢伏在床榻边守着妊乔,也沉沉地睡了过去,唯独不见欢疏和小蛮的身影。
  
      窗外,已经放晴了,天空阔野白茫茫地连成一片。
  
      一袭白衣的欢疏站在庐屋外的雪松下面,行了好几套拳法。他身姿挺拔,面容俊秀,额间已经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虽然体内的灵气暂时无法使用,但打几套拳,强健一下筋骨也是好的。
  
      身着青衣,轻纱遮面的小蛮迎风而立,她的一双眼睛不断地瞟向欢疏,见他打完了拳,才走上前来,给他递上了一条绢帕,道:“公子,擦擦汗!小蛮为公子备好了一些清粥小菜,公子趁热用一些吧。”
  
      欢疏看了看小蛮递上来的绢帕,并没有伸手去接。他侧身施了一礼,道:“多谢姑娘的盛情款待,在下不敢再劳烦姑娘了。等在下那几位好友醒来,我们便会离开。”
  
      小蛮低垂着头,不敢拿正眼瞧欢疏,她将那条绢帕攥在手中,轻轻揉搓了一番,低声道:“小蛮……还未请教公子的大名?”
  
      欢疏微微躬身,道:“在下欢疏,十分有幸能够结识小蛮姑娘。”
  
      小蛮抬起头,睁大了双眼,有些难为情地道:“公……公子此言当真?”
  
      欢疏轻轻点了点头,道:“内子一路奔波劳顿,又受了伤,多亏姑娘收留,她才能好好歇息一晚。”
  
      “内……子?”
  
      小蛮眨了眨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这才分别了多久,妊姐姐便许配了郎君?还是这么一位一表人才的俊俏郎君!不过,她倒是不介意与妊姐姐共侍一夫。
  
      小蛮想到这里,俏脸一红,道:“小蛮做妾也可!”
  
      欢疏脚下一滑,险些摔倒在雪地里。
  
      这位小姑娘的性情怎地如此憨直?自己分明已经回绝了她,她竟没有察觉出来。
  
      “姑娘怕是有所误会,在下……”
  
      小蛮慌忙摆了摆手,笑道:“小蛮还要去看一下妊姐姐,不打扰公子练拳了!”
  
      小蛮说罢,便提着裙子飞也似地逃开了。
  
      庐屋内,火鸢、包玺和柳飞花相继醒了过来。包玺坐起身来,扶了扶额,没想到那个欢疏看上去文文弱弱的,酒量却是惊人,竟把他这个风月散人给灌醉了!从今日起,这个风月散人的头衔让给他也罢。
  
      “啊”
  
      火鸢惊叫了一声,屋内的众人都抬起头来向她看去。
  
      “褪下去了,妹妹脸上的那些图腾褪下去了!”火鸢指着妊乔的脸惊呼道。
  
      欢疏三步并作两步,奔到了床榻前,见妊乔气色红润,呼吸平稳,周身的黑气和面颊上的血色图腾均褪了下去,登时长舒了一口气。
  
      “我早便说了,妹妹吉人天相!定可以撑过这一关!”火鸢取出了一条绢帕,试了试眼角的泪珠。
  
      包玺和柳飞花也凑身上前,包玺伸出手探了探妊乔的脉搏,心中暗暗称奇,虽然不知是何原因,但小丫头体内的魔种的确被一股力量压制住了。
  
      见众人都向他望了过来,便点了点头,道:“小丫头无事了,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太好了!此事全因在下而起,妊姑娘没事,在下便安心了。”
  
      柳飞花本就生得清秀,如今,去了那一身浮夸的粉衣绿和头上的那一朵大红花,便给人一种温润如玉,如沐春风般的感觉,看得包玺频频皱眉。
  
      柳飞花见包玺一直盯着他瞧,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着,见并不无妥之处,便抬起头来,满脸疑惑地看向包玺。
  
      包玺轻轻咳嗽了一声,背过身去不再看他。
  
      床榻上的妊乔悠悠醒转,缓缓睁开了双眼。
  
      “小丫头!”
  
      “妊姐姐!”
  
      众人都围聚在妊乔身前,妊乔有一瞬间的晃神,她的视线环顾了一周,最后落在了欢疏的身上,微微点了点头。
  
      欢疏拉住了妊乔的手,道:“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妊乔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缩回了被欢疏紧握着的手,道:“谢谢各位的关心,我无事了。”
  
      “妊姐姐可还记得小蛮?”
  
      小蛮凑上前来,将覆在面上的轻纱掀去,露出了真容。
  
      “小蛮……”
  
      妊乔思索了片刻,道:“你可是巴图的妹妹?”
  
      小蛮莞尔一笑,道:“正是!上次在地下石城中一别,许久未见了。小蛮安葬了哥哥之后,便只身一人来到了这里,离群索居。没想到,竟在此遇到了妊姐姐和……欢公子!”
  
      小蛮垂了垂头,面色有些泛红。
  
      众人都有些诧异,没想到竟有此等巧事,妊乔与这位小蛮姑娘竟是相熟之人。
  
      “时候不早了,小丫头也醒了,我们该上路了。”包玺在一旁催促道。
  
      小蛮扑通一声跪倒在妊乔的床榻边,颤声道:“妊姐姐,你收下小蛮吧!小蛮愿意跟着妊姐姐和欢公子夫妇二人,当牛做马,为奴为婢也在所不辞!”
  
      “夫妇……小蛮,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妊乔坐起身来,神色淡淡地道。
  
      欢疏将小蛮搀扶了起来,道:“小蛮姑娘,这恐怕不大合适,我们此行,凶险异常,生死未卜,怎好再拖累姑娘?”
  
      小蛮作势抓住了欢疏的手,道:“欢公子,小蛮会浣衣烧饭,不怕苦,也不怕累,更非贪生怕死之辈!小蛮只求可以留在公子身边,贴身伺候!”
  
      “既如此,你便跟着我们吧。”妊乔走下了床榻,瞟了欢疏一眼。
  
      “这……”
  
      欢疏没有想到妊乔如此痛快便应下了,这个小蛮分明是别有心思,难道她竟看不出来么!
  
      小蛮对着妊乔和欢疏磕了个头,道:“多谢妊姐姐!多谢欢公子!”
  
      小蛮开心地跳了起来,开始忙着打点行装。
  
      包玺靠近了妊乔,从怀中取出了一颗闪闪发亮的透明状晶体,递给妊乔道:“这是方才斩杀那头孟极时,从那头冰兽体内掉落的,在下仔细辨认了一下,此物并非魂晶。”
  
      妊乔轻轻一笑,道:“这自然不是魂晶,这是一枚仙晶!”
  
      包玺二目圆瞪,嘴巴大张,一脸惊讶地道:“此物……竟是传说中的仙晶?可是,仙晶不是已经绝迹了么!这头孟极冰兽的体内怎么会有一枚仙晶?”
  
      --上拉加载下一章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