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女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连夜出城
    “什么?诛杀大阵……竟然被破开了?”
  
      司空静满目惊骇地退后了两步,抬起头来看向天空中那片青色的火光。
  
      小蛮眼中的红芒熄灭了,周身青色的火焰也尽数褪去,她双目紧闭,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
  
      欢疏飞身上前,从半空中接住了小蛮,缓缓地落到了地面上。
  
      小蛮的眼皮向上抬了抬,她看了一眼欢疏,幽幽地道:“我不是在做梦吧……”
  
      说完,便再次昏迷了过去。
  
      “贼婆娘!拿命来!”
  
      包玺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火蝠骨镰,对着司空静奋力一斩。
  
      司空静的唇畔现出了一抹冷笑,一把巨大的铁扇凭空出现,抗住了包玺火蝠骨镰的一击!她抓住了包玺的手腕,整个人借势攀到了包玺的身上。她的身躯柔若无骨,将包玺紧紧地缠住了。
  
      “你做什么?你放开我!”
  
      包玺挣扎着想要甩开司空静,司空静却越缠越紧,勒得包玺有些透不过气。
  
      司空静高眉毛一挑,冷哼了一声,看向柳飞花,道:“速速交出化金粉的解药!如若不然,我便与他同归于尽!”
  
      柳飞花疾步上前,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玉瓶,道:“你先将他放了,我便将化金粉的解药交给你!”
  
      “不要将化金粉的解药交给这个贼婆娘……”
  
      包玺话未说完,便被司空静捂住了嘴巴,点点金光从司空静的手臂上附着到包玺的面颊上,包玺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住了,整张脸都变成了淡金色。
  
      柳飞花心急如焚,直接将手中的玉瓶丢向了司空静。
  
      司空静抬手接过了玉瓶,打开瞧了一眼,将一颗龙眼大小的黑色药丸丢入了包玺口中,见包玺脸上的金芒渐渐退去,才松开了包玺,反手就是一掌,一道凌厉的掌风狠狠地拍到了包玺的后背上。包玺身形一个踉跄,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你……”
  
      柳飞花扶住了包玺,满脸愤恨之色,正想上前与司空静分辨,却被包玺一把拉住了。包玺对着柳飞花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们走!”
  
      包玺心中看得分明,他们这几个人根本不是司空静的对手,方才也只是侥幸才破开了司空静布下的天罗地网诛杀大阵!趁着此刻司空静正在解化金粉之毒,他们要尽快溜走才是,若是等司空静回过神儿来,恐怕他们就逃不掉了!
  
      柳飞花心中也明白这个道理,他远远地对着龙吉、蛟月和流云三人抱了抱拳,便搀扶着包玺便快步离开了,欢疏、小蛮和火鸢紧随其后。
  
      诛杀大阵被破开了,整片冰窟都倒塌了,一阵阵寒风呼啸而过,吹刮到脸上如刀割一般疼痛。
  
      躲在这片冰窟中避寒的众人都三三两两地离去了,蛟月与流云对视了一眼,正准备离去,却从周围冲上来一群身穿兽皮衣,手持弓箭的士兵。那些士兵拉满了手中的长弓,将箭头对准了冰窟内的众人。
  
      身穿一袭黑衣,头戴斗笠的花翊走上前来,哈哈一笑,道:“这里好热闹啊!司空堂主,许久未见,你依然……风韵犹存!”
  
      司空静横眉冷目,轻蔑地看向来人,冷声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昔日的手下败将!”
  
      花翊面容扭曲,他沉着脸看向司空静,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若不是义宗的这些人三番五次地来找他的麻烦,边陲之城也不会在他的手中沦陷!
  
      过了片刻,花翊将握紧的双拳松了松,微微一笑,道:“司空堂主,过去发生的事情花某可以不去计较,只要你把九天任女交出来,你我之前的恩怨便一笔勾销!如何?”
  
      司空静双眸微眯,嗤笑道:“什么九天任女?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花翊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毒怨之色,他将青色的月牙镗握在了手中,道:“少在那里揣着明白装糊涂!那名女子向这片冰窟的方向逃窜了过来,刚刚,这里分明发生了一场恶斗!”
  
      司空静冷哼了一声,撑开手中的铁扇,拉开了架势,道:“要战便战,无需聒噪!我司空静奉陪到底!”
  
      花翊大喝了一声,挥舞着月牙镗便向司空静冲了过去……
  
      寒夜还未散去,天边却泛起了一丝暖白。
  
      柳飞花一行人从北城冰窟一路疾驰,赶到了万灵客栈门前,看着门庭若市的万灵客栈转眼间就变成了一片残墟,遗骸遍地,不禁有些唏嘘。
  
      火鸢眉头轻蹙,低声道:“怎么会这样,妹妹……他们没出什么事吧?”
  
      欢疏抱着昏迷不醒的小蛮,轻轻摇了摇头,他向不远处的屋檐上瞥了一眼,那里人影一闪。
  
      欢疏在妊乔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神识,他能够感受到妊乔他们就躲藏在附近,既然他们平安无事,又不愿意现身,他也不会揭穿。
  
      包玺感觉喉头一阵甘甜,倾身又吐出了一大口血,鲜红的血液迅速将他脚下的那片雪地染红了。
  
      “包兄!你怎么样了?”
  
      柳飞花搀扶着包玺,满面焦灼之色。
  
      欢疏转头看向包玺,见他脸上青气环绕,唇色青紫,便猜想他可能是中了毒,但却不知他身中何毒。定是那司空静暗中下的毒手!
  
      他伸手在包玺的身上连点了数下,止住了他体内毒素继续扩散。开口道:“包堂主中毒了,看来今夜我们走不成了。”
  
      包玺推开了柳飞花,道:“不用管我,你们快走!”
  
      柳飞花上前扶住了包玺,道:“要走便一起走!”
  
      小白蛇素素从欢疏的怀中探出头来,一双冰蓝色的眼睛看向包玺,白影一闪,窜到了包玺身上,张开蛇口,对着包玺的脖子便咬了下去。
  
      包玺的脖颈一痛,一滴青色的黏液顺着小白蛇的尖牙滴入了包玺血液之中,他脸上的青气迅速地褪了下去。
  
      小白蛇嫌恶地瞪了包玺一眼,又飞回至欢疏怀中。
  
      欢疏看向小白蛇的目光一柔,道:“素素,做得很好!”
  
      小白蛇眯着眼睛,贴着欢疏的面颊轻轻蹭了蹭。“嗖”地一下,再次钻入了欢疏温暖的怀中。
  
      “冰虺的唾液可解百毒,包堂主身上的毒应该无碍了。”
  
      包玺正了正神色,对着欢疏抱了抱拳。
  
      远处,传来了一阵杀喊声。
  
      欢疏的转过身,向城门的方向望去。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要即刻动身,连夜出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