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任女 > 第四百零一章 刮目相看
    妊乔站起身来,拭去了唇边的一缕鲜血。水麒麟的攻击力实在是太强悍了,只是随手一击,她身上的几根骨头就被震断了!但妊乔却牢牢地抓住手中的缚仙索不放,她想给五爪金龙敖芮制造一些攻击的机会。
  
      由于修炼了五通之术的原因,她的听觉变得异常敏锐,就算没有开启天耳神通,刚刚封和封焱长老的对话她也听得一清二楚。她朝着那棵枯树望了一眼,眼中的神色晦暗难辨。看来,当初神女封说的话并不翔实!这个封长老因为一时的仁慈之心,反而被无辜牵连。那些能让人体内生机消散的淡绿色种子,应该也与眼前的这棵枯树有关。
  
      “吼”
  
      五爪金龙敖芮缠住了水麒麟的身躯,一爪拍向了水麒麟的脑袋。水麒麟怒吼了一声,张口吐出了一个银白色的光团,向五爪金龙射了过去。五爪金龙被这个明亮的光团击中了,身躯上炸开了一个血洞,大片的金色鳞片从他的身体上脱落了下来。他低嗥了一声,缠在水麒麟身上的身躯逐渐收紧,同时,张口喷出了一股赤色的火焰,烧向了水麒麟!
  
      水麒麟头上的鬃毛被点燃了,它眼底戾气隐现,瞬间狂性大作,张开巨口向五爪金龙的身躯咬去!妊乔被它拖在身后甩来甩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张开血口咬向敖芮。
  
      水麒麟尖利的牙齿刺穿了五爪金龙的身躯,一团血雾在水底扩散开来。五爪金龙眼中的光芒一暗,身躯渐渐瘫软了下来。
  
      “敖芮!”妊乔双目一赤,失声吼道。她化作一团黑气,冲到了水麒麟面前,手执雷公锤,对准水麒麟的头颅奋力一击!
  
      “轰”地一声巨响,水麒麟被雷公锤砸在头上,登时眼冒金星,它松开了口中的五爪金龙,向身后猛退,摇晃着大脑袋看向妊乔。
  
      无数道金色的符印射入了敖芮体内,修复着他重伤的身躯,他已经不能继续战斗了。敖芮每一次出来帮妊乔,最后都以重伤收尾,妊乔的心中十分愧疚。
  
      “敖芮,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敖芮轻抬眼睑看向妊乔,道:“傻丫头,不要说这种傻话了,若不是你将我救了出来,此刻,我恐怕还在看守着那处地狱之门!只是,这头水麒麟的实力太强了,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你为我做的够多了,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妊乔说完,掌心之中七彩的光芒闪烁,将五爪金龙敖芮罩在了其中,五爪金龙巨大的身躯再次凭空消失了。
  
      妊乔眼中黑气涌动,一道暗色的图腾攀上了她的面颊。她的头顶长出了一对尖角,身后拖着一条巨尾,整个人身上的气息瞬间改变了,变得嗜血、残暴了起来。
  
      她转头看向身后的水麒麟,勾唇一笑,道:“我管你是什么上古神兽!只要挡住了我妊乔的路,下场便只有死路一条!你这一缕残魄在这里徘徊了万万年,如今,是时候还你自由了!孽畜,受死吧!”
  
      一根暗色的藤条像一支利箭一样刺向了水麒麟,水波一荡,水麒麟庞大的身躯在原地消失了。
  
      妊乔冷哼了一声,数十张黑气缭绕的金色符印飞射而出,霎时间,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妊乔开启了天眼神通,见到隐匿了身形的水麒麟正朝她飞扑而来。
  
      “啪”
  
      缚仙索抽打到水麒麟的身上,将它的身躯紧紧地缠住了。
  
      一息过后,水麒麟才吃痛大吼了一声,它的身躯在不断地挣扎着,想要挣脱缚仙索的束缚。它张口吐出了一个明亮的光团,射向了面前的妊乔。
  
      妊乔化作一股黑气避开了那个光团的袭击,她的脚下,一座黑色的莲台渐渐凝聚而成,一片片黑色的莲花瓣在她的身体周围飞旋着,将四周平静的海水搅得动荡了起来。
  
      水麒麟隐隐感受到了一种威胁,它张开巨口怒吼连连,像是在发出某种求救信号一般。若是真被他搬来了救兵,就麻烦了!妊乔不再犹豫,双臂一扬,那些黑色的莲花瓣飞射而出,没入了那头水麒麟的身躯之中。
  
      “吼”
  
      可以焚烧天地的白莲业火将水麒麟的身躯引燃了,它怒视着妊乔,眼中的神色十分不甘!最后,它的身躯化作一片片淡蓝色的光点消散了。
  
      妊乔为了杀死水麒麟,将体内最后一丝力气都用尽了,她的面色惨白,紧闭着双目,身躯缓缓地向后倒去。
  
      “妊姑娘!”
  
      封冲上前来,将妊乔抱在了怀中。只见怀中的妊乔双唇黑紫,周身魔气翻腾,脸上的图腾也没有退散下去,她体内的魔毒似乎越来越控制不住了。
  
      封焱长老走上前来,伸手探了一下妊乔的鼻息,道:“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我身中魔种之毒,最清楚这种力量的凶悍之处!为了守住心神,压制住体内的魔气,我不断地自残,才变成了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她小小年纪,不仅能够压制住体内的魔气,还能为己所用,其意志力可见一斑!”
  
      “轰隆隆”
  
      水麒麟死了,麒麟护阵被破开了,这座水牢开始坍塌了起来。
  
      “焱长老,我们先出去吧!”
  
      封抱紧了妊乔,转头看了一眼水牢中关押的那些金乌族人,道:“只是,这些人该怎么办?”
  
      封焱长老摇了摇头,道:“他们被抽尽了体内的生机,就算救出去,也活不成了。”
  
      封的视线又落在了那棵枯树上面,面色沉痛地道:“那……封长老呢?”
  
      “你先带着妊姑娘出去吧!我来解决这个老家伙!”
  
      封双目睁大,道:“你要杀死封长老?”
  
      “他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和善的封长老了,而是一个害人的妖物!因为他,许多金乌族中都相继遇害了,被吸干了体内的全部生机。此事,也应该做一个了断了!”
  
      “可是……”封的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
  
      “没有可是!儿,你如此妇人之仁、优柔寡断,将来如何能堪当重任?这一点,你要向你怀中的女子好好学一学!”
  
      封叹息了一声,心知封焱长老说得有道理,若不是自己对封百般纵容,就不会将射日神弓弄丢了。